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凡墙都是门  

2009-11-09 23:56:22|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凡墙都是门

 

2009119日是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

20年前的12月,柏林墙倒塌未久,中国学者刘小枫来到柏林墙前,用铁锤敲下几块碎片,把它们收藏起来。时值圣诞,人们带着欢悦的心情涌到柏林墙,在那里漫步或敲击碎片,把这些碎片当作最好的圣诞礼品。然而,刘在著名的布兰登堡门的柏林墙西侧,见到一篇写在大木板上的优美散文,上面说:“柏林墙被掘开了,但是,这并没有伴随着胜利的凯歌,只有沉重的记忆带来的苦涩思索。”

刘随即发问: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要筑起高墙把人隔绝开?……难道只是在政治领域才有一座座柏林墙?

不然。墙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刘说:“柏林墙绝不是一种仅在德国出现的现象,它不过是世界之中处处可见的各种隔绝人身、诋毁人身的有形和无形切割的显著标志。”

世界上还有哪一个国家,比起我们中国人来对墙更为熟悉和习惯?古有万里长城,今有功夫长城。三年前的116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蔡武在第五届亚太地区媒体与科技和社会发展研讨会闭幕式上作报告时说,中国对互联网的管理采用的都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相对于数量最庞大的网民,管理则显得不足,“因此,中国的网民实际上是世界上最自由的”。此话在中国的网络世界曾激起不小的波澜,原因正在于,监管当局的网络自由观与网民的网络自由观存在着巨大的反差。

我们所拥有的“网络自由”乃是一种罐装式的自由——由政府决定什么可以喂食、什么必须封存的网络罐头政策,且不说配给网民的罐头是有数的,即使网民吃得正香的罐头,如果政府觉得不好,也很可能强行会从他们的嘴边夺走。

这种予取予夺的自由从本质上说是恩赐的自由而不是真正的自由,好比《满城尽带黄金甲》里的韩大王所说:“天地万物,朕赐给你,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不能抢。”你必须接受喂药,习惯控制,你不能反抗,不能生非分之想,因为皇上调的药你便要饮,那都是为你们好。

当自由没有制度保证的时候,所有自由都可以被随时收回。30年来,中国在一些领域取得了进步,特别在基本供应和社会权利方面有了许多改善。对这样的成就必须予以肯定。但是,如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专员君特·诺克所说,如果中国要在国际大家庭中成为受到全面接受的成员,“就必须给予本国人民政治权利和个人自由权利”。

在这种情况下,对网络自由的呼声势必越来越高。Keso所说:“既然石头、水泥构筑的柏林墙都已经被拆除,总有一天我们可以看到GFW轰然坍塌。那些服务器将被放进历史博物馆,告诉我们的后代,他们的前人曾经如此愚昧、顽固、反动。”

让我们把那些被删的帖子、被隐藏的博文、被封的网站保存起来吧,它们,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柏林墙的碎片。这些碎片昭示着中国禅宗的一句古老格言:凡墙都是门。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