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燕山大讲堂47期 胡泳:众声喧哗(三)  

2009-11-12 11:19:37|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同时具有强烈的公共性

 

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地来看,比如说这篇博客《警察不能成为暴力的对象》写于200938,博主是贵州的一个刑警,叫沈雪。为什么讲到这篇博客,原因在2008年发生了一个贵州瓮安事件。在瓮安事件当中,一个非常致命的东西,就是警民之间关系的紧张,老百姓不信任警察,最后竟然把县公安局的大楼烧了。实际上,在事发前几个月,我们看到,曾经在瓮安工作的女警察沈雪,在她的博客当中其实就透露了地方干部作风粗暴,甚至随意动用警察。原来的博客已经删掉了,我这一篇是她后来的博客。当时那篇博客,她说短短的十天里我们一共处置了六次群体性事件,没完没了的“处突”通知,随时待命,让人的弦绷得很紧的。我不知道现在公安机关到底是什么样的工具?处置的这六起事件,有些完全没有必要出动那么多的警力。为什么相关部门要把公安机关当作拳头当成暴力工具?而又如何让公安机关跟群众搞好警民关系?真的说不清。

为什么说这个博客是有意思的,重要的?这是一个工作在一线的警察在跟我们讲她的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为什么这篇博客后来被删除了,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们知道警察是内部运作的,让局外人了解警察内部的运作,以及警察内心的想法,这是很危险的。

为什么用这样的例子讲博客的公共性?你会看到很多人用博客把以前你不知道的一些机构的事情说出来。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无论是美国的军方还是台湾的军方,都严禁军官和士兵开博客。因为他有可能透露一些组织秘密,有的时候对于这种内幕的揭露具有非常大的政治意义。

再举一个例子。这个是湖北黄石的一个普通民警吴幼明。他应该是第一个公开讲,为什么我们交警喜欢罚款?因为我们有任务。很多人都知道交警可能是有任务的,但是没有人给你证实他是有任务的,你没有证据。这是一个黄石普通的交管科的民警说交管科每个月给我们下达了多少多少罚款任务,如果完成不了任务,就会被扣工资扣奖金。他其实也不是一个天生的刺儿头,是因为他被扣了奖金。他不服,所以他就向交警大队反应,交警大队的政委和队长都不理他。多次反应无效之后,吴幼明一气之下在天涯上发了帖子。(ppt演示)这就是著名那个的帖子,《交警为什么爱罚款》。当然,这个帖子现在也已经找不着了。其实,这个帖子就是他给领导写的信,换了换口吻,实质上没有太大的差别,只不过由内部变成一个外部的东西了。

当然,吴幼明接下来写了更多的东西,说罚款任务猛于虎,一个民警对于罚款的反思。他写了更多普通民警看到的不平现象。比如说上户口,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当地经常是死了的人下不了户口,活着的人上不了户口。你读这些东西的时候,你能触摸到中国现实的脉动。因为他是很普通的民警,他在工作中发现了一些东西,把这些写出来了。他甚至会写到每年两会的时候要截访,他觉得政府不应该老让警察干这个事,不要去截访。为什么我说对于内部运作的揭露会有政治性,就是这个原因。

如果你按照中国的国情来看,你知道当一个人这么干的时候,这个人一定会被从体制内毫不留情地清除出去的。

所以,媒体把吴幼明叫做另类警察,他称自己是“叛徒警察”。但是他强调说,我写这些文字不是为了毁坏警察的形象,我是为了重建警察形象。我们知道湖北黄石公安局政治部发言人的说法是,吴幼明的行为对我们的工作改进是有破坏性的,不是建设性的建议或意见,至少破坏了警民关系,个别部门、个别地方的有限问题被放大了,他所反应的情况只是代表公安工作的很小的一部分,单个警种有限范围内的问题在网上放大了,让别人觉得整个警察群体都是这样。

但是,吴幼明对此说,全国有180万民警,至少有90万在基层。难道他们都不知道我说的是事实吗?我为自己说了真话而自豪。没有人敢真话,万马齐喑的沉默世界,绝不会是个和谐社会。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够从自身做起,去讲真话,去披露真相。最终,吴幼明的下场,是他被劝退了。吴幼明现在在北京,成了一个自由的艺术家。他当警察的时候就办诗刊,而且曾是一个纪录片的主角。

我们看这里头又出现了异曲同工的东西。吴幼明讲他所遇到的问题是警察体制的普遍性问题,张鸣在博客里也说我面对的不是一个院长,而是一个体制,我实在忍受不了在堕落和沉沦当中苟活。在这里,你会看到一个博士生导师和一个没有读过正规大学的普通民警,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用博客实名揭露他们所在单位的弊端,并且坚持说自己讨论的不是个别性的问题,而是普遍性的问题。

由此你可以看出来博客具有非常强烈的公共性。

这是我讲到的特殊职业者都可以利用互联网揭开自己职业的神秘面纱。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到了一个矛盾点上。我们说博客到底是私人的交流,还是公共的交流?博客提供了一个与传统媒体极为不同的表达的论坛,它是个人化的,但是它同时又能达到广大的受众。它不像传统媒体有专业化的守门人把关,而是依赖于个人用户在一个持续的基础上产生内容。它能够形成很强的自我感,这是在线日记的书写特性所决定了的;然后,所书写的信息又是公开的,能够在大范围内传播,这使得博客又可以成为大众传播工具。

这就是我所讲的新的信息流动空间的出现,你没有办法拿传统空间的定义对它进行框架性的处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