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知道分子热议2009(下)   

2009-12-11 09:47:50|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羽:我长期做这个工作,新锐两个词绝对跟我是掰开的,我谈一点感受,刚才石老师讲得非常好,今年比较2。今年一年的感触,感触我是生活在别处,这种感触非常的强烈,比如发生金融危机了,其实我的生活和我周围的生活明显不受什么影响,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金融危机的雷声很大,但下到百姓的心里影响并不大。金融危机、建国60周年,天天的大事,前两天上了微博,刚才听大家聊,包括对生活的愤懑,我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对周围的朋友也很满意,为什么周围人对生活这么愤懑了?

 

  为什么生活在别处呢?一方面工作让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大事,觉得这个事对我有关和无关。我感触民间的情绪和生活的艰苦感觉,好象跟我有关也无关,我不知道生活在哪。现在认为生活还是自己的,好好过日子就行,其他的都是别人的。为什么认同石老师的话呢?说是二,是二元结构。做新闻的逻辑性比较枯燥,我理一个思路的脉,叫官方智慧也好,这是一层的东西。还有是民间情绪或者民间智慧也好,这是一层的东西。在今年这两个东西都在不断迸发出智慧的火花,或者有交集或者交锋,都可以。我顺这个脉选一些词,比如“被”、“不差钱”,尤其“被”是民间智慧,或者民间情绪,而刚才二狗说不折腾,我也很欣赏,其实这是官方智慧,不容易。今年大家这样的心态,应该把这两种智慧的典型词汇选出来,这是我第一个认为的。

 

  第二是年度人物,寻着这个思路想,我比较认同王立军和陈发树,王立军官方打黑,我特别欣赏陈发树,在盖茨捐了400多亿身价之后,我说盖茨是世界首富,人们很难超越它,但是财富的数字是容易被人超过的。巴菲特捐了200多亿,再次和他坐在一起的时候认为是无法超越的。中国情绪是什么呢?2,仇官、仇富。其实富人日子不太好过,陈发树在这个时候捐出80多亿是不容易,有很多质疑声,我说中国有富人作出这样事情的时候,需要听到掌声,而不是骂声,我们可以鼓完掌后再盯着他,而不是质疑声。所以我说中国富人在转型,由于社会的转型,大家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人对黑幕的想象力达到了历史高峰,这是矛盾冲突的集中表现。其实有人做这种努力,缓解这种矛盾,中国人整体往前走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给一点掌声呢?我王立军和陈发树我都挺欣赏的,如果真要说新锐的,可能陈发树要更新锐一些。

 

  新锐企业我选择腾中重工。中国和世界博弈的时候,中国利用世界的品牌提升自己的品牌,这是非常聪明的做法,至少这点做法很新锐,也很国际化。尤其在金融危机大背景下,中国人做得很聪明。日本在金融泡沫的时候,买了很多资产,最后廉价还给美国人。中国在这个过程中,也交了学费,希望腾中重工不交学费,赚一笔,给中国人做个样子,我非常欣赏腾中重工。

 

  至于年度品牌,我不太懂就不说了。招商银行是我的客户,我挺喜欢,就不说了。

 

  报纸看得也不是很多,我是听道分子。杂志也不说了,最好有两个缺项,显出媒体价值来。

 

  年度传媒电视,我同意陈彤的意见,推选央视频道,我们知道你们不看,我再说两句电视台说的话,第一,中国的进步首先需要党的推进,这是最大的力量,是毫无疑问的。第二,央视新闻频道是党的声音,党的声音要变化是很难的事情,其中背后付出的努力和艰辛,所有人看的时候可以笑话,尤其想做点的事是多么的难。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做事了,只有小部分人还想做事的人,还要往前走一走。我们希望改,在认真的改,但是这种改革的路子非常的大,如果这种改得到中央的承认和民间智慧的承认,就显示出官方智慧的进步。

 

  传媒网站,我是微博的新用户,三天还是四天,非常好玩,我认为肯定是新浪微博。新浪微博,刚才我说了,如果说央视频道是官方智慧的话,新浪微博就是民间智慧,它是民间智慧巨大的口子。我和陈彤说的原话,微博如果放开了,作用太大了。但他说了不可能放开,我就很高兴,因为我已经40岁了,要在中央电视台养老了,希望不要放大。我们已经能感受到了,在未来的半年时间里,大家可以看到微博极大的威力,刚才张老师说寸铁杀人,的确是这样。

 

  电影我建议空选,没有什么好的,包括《疯狂的赛车》我认为不怎么样。 电视剧,我也没怎么看,《潜伏》吧。 书,没怎么看过,不太读报。年度知道分子也不知道,如果要选的话,我选戴自更。年度酷产品,我推拉卡拉,便民的形式,确实提供了很大的方便,我认为还会有更强势的东西取代它,如果没有拉卡拉的话,会增加很多的麻烦。这个在上海特别的火,小网点非常的喜欢,小网点的服务好,大网点的服务差,本来这些人办卡是图服务,这是利与弊的问题,如果能评的话,对商业银行的改革也是有作用的。

 

  梁冬:各位老师大家好,我特别感谢封新城,每次好玩儿的事情都记得通知我。

 

  我从百度出来之后潜伏了一段时间,主要的原因是,我在百度出来之后云游了很多地方,见了一些老先生,这些老先生活得很安逸,也不是说不知道这些事,说民革也过来了,改革也过来了,还有清朝末年的人。我自己的感受就是说,特主动的被社会抛弃。我今年做了一件小事,我挺懒散的,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中医,为什么要采访呢?主要是想学习。如果不是透过这个事的话,不能保证每周上课去听。越学中医的过程,觉得整个社会错得挺严重的,包括医疗体制改革,包括对身体的所有看法都是错的。唯一我现在说的词“国进民退”这是最大的问题,幸好有微博,民可以进一点,我看每一个行业的活力都在递减。我今年投了一个小的旅游公司,大家有钱就买房子、买股票,把企业卖掉,尽量退出,因为搞一个公司太痛苦了,有一个百分之十几的利润就很高,还不如买十套房子,可能什么都不用干,五年之后什么都好,没有任何政策风险,不要行贿官员,不用担心民间对你的打压。所以,我看到一种趋势,这种趋势就是有一种人在逃避这种社会,因为他觉得这个社会很多问题是错的,而且错得很离谱。所以,恕我直言,这里没有我什么特别推荐的东西。

 

  尤其拉卡拉的事情,这是超级金融工具,很多银行金融体系被后台打穿的话,中国人是无所遁形,加上银行体系和保险公司,平安保险公司和太平洋保险公司要做后台数据库的整合,包括微博的出现,包括拉卡拉这样的东西,包括南方都市报的南都周刊,这些所有的东西让中国人变得无所遁形,谁身上都有屎,由于你被别人关注了,所以被暴露出来了。

 

  我学中医的时候,有一个老师讲五运六气,60年一个轮回,你把1949年的社评拿来看2009年的,60年轮回,天地间有一个轮奏的,总体来讲,几个老师跟我讲,2010年中国的经济会很好,人民会很亢奋,因为1950年人们就是这样的,雄赳赳、气昂昂,整个节奏是这样走的。你看51年、52 年、53年是怎么样的,大概就知道。不是说历史一定是这样重复,你看整个情绪,我们看情绪面,而不是看世界面,这个情绪会体现不同的事件。一言以蔽之,反正很感谢听到这么多有趣的东西,觉得还有挺新锐的事情,谢谢。

 

  朱其:最近艺术界发生很多大的事情,但是跟社会没有多大关系,主要在招安,对于方力钧、岳敏君原来讽刺过共产党,共产党也不计较他,让他们参与中国新文化的创新。没有搞懂,一直没有搞懂这个事情,强强联手。现在在市场上或者国际上成功了都是可以。应该说是江湖彻底的崩溃了,成为体制的中心人物,肯定是国进民退。他们说这不是招安,是潜伏,我们在里面彻底把它搞垮。

 

  我认为漏了另外一个词,从个体的角度说,有一本书叫《蚁族》,但这里没有出现。虽然是概括大学生高级研究生群体没有房子住,其实所有的人都像蚂蚁,包括我们今天这群人,在一个庞大的帝国面前像一群高级的蚂蚁,我们虽然有房子有车,但是在精神的把握还是蚂蚁一族,只是高级有房子的蚂蚁族。我们国家不只是中国,越来越代表整个世界帝国的一部分。我前一段到韩国,韩国朋友把中国和美国并论了,说不到美国去发展,一定要到中国发展。中国庞大的帝国,每个人都觉得无所适从,当然这不是一个坏事情,其实是走在十字路口,为什么这样说呢?我跟一个奥地利的策划人在讨论,他发现在北京理想主义者和对抗现实讨论的人比在西方更多,西方的知识分子早就不讨论这个事情了,你该搞宗教就搞宗教,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说也许中国还有希望,为什么呢?因为世界是分成两半,一半是美国,美国是资本控制国家的,国家是被资本控制的。中国,国家还尚能控制资本。如果中国既走资本主义,又能控制资本,中国为人类社会贡献是一个伟大的模式。从这一点上来说,国进民退也是走在一个十字路口。我个人认为也许中国最后要被资本控制。

 

  既然大的格局是这样的,我们还应该关怀更多的人,从感情上,我觉得选蚁族可能好一点,从大的国际判断,国进民退比较好一点。实际上是帝国的蚂蚁,这也许是未来的大趋势。这样的话,媒体应该扮演一个平衡作用,帝国已经很庞大了,不需要媒体推崇帝国,而应该更多报道蚂蚁的声音。

 

  我觉得周立波不应该放在新锐里面,应该放在年度艺人里面,他作为艺人还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时政用玩世不恭的方式表达了一下。我认为中国还不能太玩世不恭,如果是新锐人物,需要正面一点,让人看到一点希望。像王立军还可以,毕竟他让大家看到了一种希望。如果真提选王立军,是否会对他造成麻烦?

 

  我对企业品牌不太了解,就没法说了。

 

  对《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我还经常看。

 

  电视,我认为湖南卫视还有点意思,一个特点是编导是80后,经常参与了他们一些节目,他们以80后的方式在思考社会,这还是比较有意思的,应该鼓励。

 

  电视剧,我觉得《蜗居》比较有意思,但是被停播了。

 

  年度图书,应该把写蚁族调查的书列进去的,涉及到房价的问题,也反映到中国人不仅是研究生、博士的层次,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像一个经济动物。既涉及到房价问题,蚁族也联想到经济动物,又是大家面对一个庞大的大国崛起,这本书提供了很多联想,反映了一小部分人的事情。

 

  年度知道分子,我比较欣赏郎咸平,他说了那么多意见,中央智慧从来没有请他过去听,但是他坚持不懈地在说,这种精神确实很感动。

 

  陈晓卿:对于年度新锐人物,陈发树和王立军让我选的话,我还是选陈发树。年度传媒少了广播,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其实广播拥有非常多的听众。像砍柴做的中国之声非常的好,我拍摄的地点经常在边远山区,我能够感觉到电视的影响力往往没有广播的影响力大,尤其是像四川地震,电视不是最好,广播的声音永远在那里,尤其是中国之声。很多品牌生活类的节目做得非常好,这是一个缺憾。

 

  年度传媒电视给央视新闻频道比较好,因为它能做更多的事情,要给它规范一下,让他老实一点。尤其是电视,现在越来越走向夕阳了,我今天中午得到一个消息,我们曾经都经常看过的一家电视台今天被关张了。

 

  传媒网站,我赞成是新浪微博试用版,但我认为应该更规范一点。这是太有中国特色的标识了,真正是微博,是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我们喜欢它,因为正是试用版。

 

  年度电影我就不知道。年度电视剧,我也不说了。艺人我同意把周立波加进来,包括歌星可爱多都可以加进来。图书我比较喜欢《70年代》,用民间的观点来看,用一个长时间的视点看今天的世界。

 

  杜昌华:我今天到这里来,才知道为什么电视台的收视率这么低,也符合述思的二元理论。我今天有一个发现,今天搞精神文明是一波人,特别是张教授一席话,30年前我是中文系的学生,现在面对伟大的中文系的教授说的话听不懂。实际上我有一个感觉,这个世界,精神世界和普通大众的物质是分离的,我感觉临界点都没有了。在传媒界,我和张羽一样,我在2套,是打工的,也感觉到你刚才说的软弱无力。虽然我们是传媒界,照理说应该切入精神世界,但是这个世界像幽灵一样,看得见摸不着,更不用影响和控制它了。在这个行业我感觉到处是无力,让我选关键词我用另外一个词,为什么呢?第一我感觉领导期待于我们的工作没有完成,感觉很无力,要改版。财经频道改了一次,很无力,改了一次收视率急剧下滑。明天参加一个经济频道的研讨,为什么改完之后,指导思想这么先进,社会效果这么差,我要反差,我自己有一篇很长的总结。我自己也感觉到很无力,我关注有两个,新闻和经济,从这两个角度选关键词,但没有什么见解,就不说了,交一份匿名的答卷吧。

 

  蒋方舟:我今年上大二,基本上半进入到社会当中,这一年都处于很震恐的社会当中,我不知道社会原来是这个样子,我以为自己是不需要积累资源的人,现在很急迫。前两天和石康做了一个节目,他说作家一定要赚钱,赚了钱后才有话语权。你的话语权一定要积累足够的资本才能有,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很震恐,我现在关注下一代的行为,我看周围的清华、北大等一些高校的学生,经常去他们的学生会、学生部的官员走访、潜伏,最后我发现他们那一条官僚体制的作风,基本像军阀时代一样,阶级控制性的那种腐朽,我在真正的官场上没有见过,以后他们会成为中国主要的官僚机制的组成人员或者基本上就是他们这些核心人员了,我们看到他们算是政治资本的原始积累,我认为很可怕,就问他们这有什么意义?想了半天,最后也给我想出一个可能觉得比较有深度的答案,有话语权,积累一定社会资本后到社会上就有话语权。所以我就想难道有话语权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吗?现在是不是大多数太喧闹了,到处都在抢话筒,所以我觉得年度知道分子应该颁给全体公民,因为大家都知道得挺多,现在知识分子只是当成一个转摘和分享的中转站,把大家收集下来的信息转摘出去,只有中介功能。

 

  年度图书的话,我想推《民主的细节》,我很喜欢刘瑜老师,很多人读完之后,第一是很震惊,第二是很启蒙,我们了解民族和一些大的事情是从细节当中,但是如果这种细节最后变得很琐碎的话也是很无聊的事情。

 

  胡泳:我觉得是这样,因为我们可能没有办法谈论时代,谈论时政,所以只好谈论时尚。在我看来特别没有意思。原因倒不是说因为老封同志没有意思,而是因为这个时代太平庸了。如果非要让我表达观点的话,选新锐的人物,只有艾未未当之无愧,原因很简单,我们这个社会是一个庙堂空前进取、江湖越来越失守的社会,需要有人坚守,艾未未是这样的人。不仅《老妈蹄花》在纪录片这样的样式当中是里程碑的发展,而且你可以看到它跟我们的体制短兵相接的程度,直接进到鼻子底下,这样的人物才能成为我们的新锐人物。如果绕来绕去谈论其他的一些东西,我很直观,认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加藤嘉一:感谢封总让我过来,刚才听完大家的发言,我学到很多东西,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大概有三点感受,第一,刚才张羽说到“被”、“不折腾”这两个词是很中国特色的,很难翻译。我03年来到中国的,在当时是很难想到“被”和“不折腾”存在的状态,这是中国的进步。因为民间“被”是对现实的批判,官方的不折腾是对未来的责任心,这两种不同的代言能够并存下去,这是非常好的。

 

  第二,我本来08年夏天看完奥运会离开中国,但是认为还会发生什么什么,这个时候离开有点太情绪主义了,当时我决定继续呆一两年。想想当初选择是对的。在中国最缺乏的是什么,在我看来是所谓的信仰,不是人格那种意义的信仰,是一种能够自由、自信、自律的观点。我刚才在想,今天代替这些所谓信仰的是不是民族主义和实用主义。中国正在摸索或者证明向国际社会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另类,这是一个历史进程的伟大规律,能够让中国这样的国家崛起中、变革中不确定的国家能够自觉意识到跟美国同舟共济。我个人希望中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吧,而不是让别人无路可走或者无话可说。我作为亚洲人,我是自由的亚洲意识,希望中国能够发展。

 

  最后一点,我非常喜欢的一本书是《想象共同体》,我自己重读了一遍,联想到了中国,因为有一个非常大的曲折,中国正在想象,各位老师提到想象力和智慧,中国正在想象共同体应该怎样被接受,我认为这种“不折腾”和“被”还会继续下去。

 

  封新城:非常感谢。听听大家的意见进进脑,我们的目的是达到了,最后可以把它整理出来发表在下一期的杂志上,再一次向大家表示感谢,希望以后多多合作。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