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姜锦铭:“曹县帖案”:何以又闻“网言入罪”  

2009-07-24 07:47:19|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09-07/22/content_11749281.htm

“曹县帖案”:何以又闻“网言入罪”

2009-07-22 09:04:25        稿件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3

 

 

新华每日电讯观察员 姜锦铭

 

    山东曹县,作为经济强省的欠发达地区,近日爆得大名,不是因为GDP,而是因为开庭审理一起网上发帖涉嫌诽谤案。

 

    曹县庄寨,作为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强镇,常引以为傲的,不光是GDP,更因此地诞生了高唱“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历史名人黄巢。

 

    曹县网上发帖涉嫌诽谤案的主角分别是28岁青年段磊,和该县庄寨镇党委书记郭峰。这是继河南王帅案、内蒙古吴保全案之后,爆出的又一起“网言入罪”案件,因此被舆论称为“曹县帖案”。

 

79次点击“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

 

    今年2月初,段磊以“写给省委领导的一封举报信”等标题在网上连发6篇内容相同的帖子,称曹县庄寨镇党委书记郭峰大量贪污受贿,利用职务之便为亲戚朋友强揽工程,长期包养情妇,其子郭某经营KTV并卖毒吸毒、卖淫嫖娼等。据《新京报》报道,其中3个帖子未标注浏览量,另3个加起来的浏览次数为79次。

 

   79次点击是否“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南方都市报》认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诽谤行为所针对的对象仍然是自然人,比如引起被害人自杀,或者诽谤党和国家领导人、外国元首、外交代表等特定对象,造成了社会的动荡、巨大恐慌等。如果对外不会产生外交影响,对内也未涉及全局性问题,“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就无从谈起。

 

    《羊城晚报》认为,点击量仅仅79次的3个帖子,就让我们郭书记的社会评价严重受损,这到底是帖子有魔力,还是郭书记的名誉本身就太脆弱呢?

 

一涉“诽谤官员”就立案“先天不足”

 

    据报道,段磊的帖子发表后,庄寨镇党委书记郭峰向当地警方报了案。28日,曹县公安局对该案进行立案侦查,225日将段磊刑拘,44日执行逮捕。

 

    《羊城晚报》认为,在不能证明诽谤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情况下,官员要认为谁诽谤了自己,必须要自己请律师来收集证据,自己亲自到法院击鼓鸣冤。

 

    然而,现实中一涉及“诽谤官员”,因“个人无法进行网络远程勘查”等原因,往往“请”公安机关介入侦查。《新京报》认为,此做法具有“理性的局限性”。侦查机关可能很容易地查出网民发了什么帖,有了多少点击,但是,侦查机关是否负有责任查清那些“诽谤”的事实是否存在?如果侦查机关无法确认一个官员是清官,那么是否能够指控一个说此官员是贪官的公民“诽谤”呢?如果公安机关一开始以诽谤之名将网民抓起,是否承担侵犯公民监督权的责任呢?

 

    519日,段磊涉嫌诽谤案移送审查起诉,次日检察院接受审查起诉。此后,除非退回补充侦查,公安机关便不再有侦查权。然而,曹县庄寨镇派出所最迟到6月中旬,仍搜集到3份证词及2份证据,以证明段磊的帖子“严重危害了社会秩序”。

 

    据郭峰本人称,曹县县委曾组织人员对自己进行了调查,认为“(段磊发帖)内容是虚假的”。《羊城晚报》认为,从段磊发帖被拘留,曹县县委利用了不到20天的工夫,就迅速查清了对郭峰的举报是诬陷,效率真是出奇的高。

 

“不能再以诽谤罪限制网民发言”

 

    73日,曹县人民检察院认为帖子在当地“造成极坏的影响”“严重危害了社会秩序”,对段磊以涉嫌诽谤罪提起公诉。《北京青年报》认为,段磊所发帖子导致“群众议论纷纷”“开始哄抢商住房”“一些投资商担心投资环境的变化而中止了在建项目”,这样似是而非的公诉理由,似乎很难扯到“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上。

 

    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权对国家工作人员提出批评和建议,有权对国家工作人员违法失职行为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对于公民申诉、控告或者检举国家工作人员的行为,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718日,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在《南方都市报》发表文章,从言论自由、官员应当容忍批评意见,以及诽谤罪构成要件等方面进行深刻透彻的剖析,认为“不能再以诽谤罪限制网民发言”。

 

越是“诽谤官员”越应公开审理

 

    717日,曹县人民法院以“涉及隐私”为由,不公开审理段磊案。《羊城晚报》认为,政府官员涉及公共利益的事件并无隐私,因为政府官员掌握公共权力,民众对其有监督的权利。郭书记被举报的内容是否属于诽谤还是客观存在,理应让民众进行监督。当地法院将这些内容当作隐私看待,无疑再次宣示,郭书记的名誉是国家利益,所以不应当公开审理。

 

    《广州日报》认为,越是“诽谤官员案”越应公开审理。面对公众监督,官员必须让渡一部分私人信息,包括财产状况、生活作风、权力的使用状况等。这些个人隐私对公众而言,属于一种公共信息,是维护公共利益的必要前提。

 

    对“诽谤官员案”不公开审理,弊端颇多,不利于错案的追究、也不利于防范地方官员勾结报复和陷害举报公民,更难以保护公民监督举报官员违法腐败的权利。《华商晨报》认为,如果法院判定,一个网民发帖因为“诽谤”镇党委书记,“严重危害了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那么此案在多年以后,一定会成为法制史上的大笑话。

 

加强公权自律也要弥补法律缺陷

 

    在网络传播时代,“网言入罪”案件为何层出不穷?《西安晚报》认为,其根源并不完全在于公权的自律,还在于法律的固有缺陷,于是人们从完善刑事立法、修改刑法诽谤罪条款方面提出意见和建议。《南方都市报》认为,法律条文过于“宽泛”,唯一好处只会有利于执法者,想治你的罪就治你的罪,不想治你的罪就不治你的罪。

 

    《南方都市报》认为,要真正避免“文字狱”现象,防范“因言获罪”和“网言入罪”,就必须完善相关的配套法规,对《刑法》第246条进行立法解释,明确量化“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达到何种程度才能适用法律处置,才能堵住权力滥用的法律漏洞。

 

网络问政常态化是大势所趋

 

    在当下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们热衷发帖举报。《宁波日报》认为,发帖这种非典型举报方式的兴起,折射出常态监督渠道的失位。

 

    《人民日报》720日刊发青海省委书记强卫访谈,认为网络问政是社会发展进步的产物、常态化是大势所趋,网络问政是否被重视,体现出领导干部是否善于从新生的信息交流渠道中捕捉民众智慧、倾听民意民声。早前,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曾多次表示,欢迎网民“灌水”“拍砖”,令网民大为振奋。

 

    网民发帖检举或举报官员而被控诽谤罪的案件似有方兴未艾之势。尊重网络举报的权力,与防止举报对公民个体的名誉可能造成的损害,同样不可偏废。《宁波日报》建议,相关部门开通网上“绿色通道”,受理邮件、短信等举报方式,核实调查和意见反馈都以部门和个人“点对点”形式进行。对于经查属实的举报,再将相关调查及处理意见对外公开。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