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是学校?为什么是孩子们?(二)  

2009-04-01 12:0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孩子们不是死于天灾,是死于危楼

 

在富新二小,记者遍访设计者、施工者、时任乡党委书记,还原19年前一座教学楼从设计至竣工全过程,试图追寻导致这起127名学生死亡的垮塌事故,到底是因为天灾,还是天灾中掺杂着人祸?

然而,设计者、施工者、书记各有说词,校方、教育局、县市省领导……好像都有道义责任,但却说不清谁应该负法律责任。往更大处说,中央政府应不应该负责?谁让它长期轻视基础教育投资?尤其是农村义务教育投入?

上世纪末,农村中小学建设由乡镇自筹资金,建成一批“三无”(无规范设计、无规范施工监理、无规范竣工验收)校舍。这次垮塌的校舍中,相当一批就是建造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聚源中学两栋教学楼一栋建于1988年,一栋建于1992年,北川中学教学楼建于1995年。从这点我们也可以说,地震是沿着中国城乡鸿沟而发生的。

华尔街日报在一篇题为《地震伤亡凸现中国城乡差距》的文章中说:“随着军队和武警全力从坍塌的学校、民房以及医院中抢挖被困群众,现在已经可以越来越明显地看出受灾毁损最重的地区是农村以及那些规模不大但发展迅猛的乡镇。在中国近些年来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许多小乡镇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专家指出,和中国相对富庶的大城市相比,这些从耕地中建起的小城往往在建筑安全标准的执行上非常宽松,因此当地震袭来时,这里的居民处境要危险得多。”

通常灾难发生4-5周后,受害者的家属就会从最初的恐惧中恢复过来,提出质疑和要求。我们不能再对其他场景视而不见。公众需要看到地震中的诸多真相。

此刻,公众的关注焦点是低劣的学校建筑,以及那些忽视建筑安全规定的官员们。人们对学校倒塌事故的愤怒情绪会不断上升,悲痛欲绝的家长们将可能形成非常强大的游说团体。距万众瞩目的北京奥运会仅仅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政府目前不仅需要应对救灾工作,同时还要有效处理家长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

对待他们政府该怎么办?不是出动警察强行阻止他们诉诸法律,也不是在传统媒体和互联网上限制报道,而是应该将此当作一种机会,证明自己能够延续在地震救援行动中所展现的更加公开的施政风格。

这种风格曾经引发了巨大的民意支持,但政府必须懂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众在看政府敢不敢承担推脱不掉的责任。如果政府不能妥善处理善后事宜,无法坚持自己刚刚塑造的“公信力”,那么,以前的资产可能一夜之间就变成负债。

这是一个“试金”时刻,检验的是刚刚焕发的“民众力量”(people power)在中国的限度。这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一位新建小学的家长说:“他们偷走了我们的孩子”)不是政治上的异议分子,也不是破坏社会和谐的不稳定分子,而是在“亲民政治”下的为孩子讨公道的普通百姓。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公正的说法,让逝者如何安息,让生者如何继续前行?

今日庶民之怒,不能再是以头抢地尔!今日政府之仁,岂能仅止于救人济物乎!

 

不能忘记那些求助的手

 

中国人对教育所寄托的希望在全世界无出其右。学校是中国式社会契约的中枢。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够受到良好的教育,过上幸福的生活,中国的父母愿意吃苦受难,牺牲自己的一切。作为回报,中国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孝顺的年轻人。

对于生活在拥有巨大差别的社会环境下的中国人来说,学校代表着希望。那些外出打工、用自己微薄的工钱供子女上学的农民,把教育看作孩子未来唯一的机会。虽然地震也会对其他公共建筑造成损害,虽然天灾也夺走了许多成年人的生命,但是,学校的倒塌、学生的伤亡所带来的痛苦是无与伦比的,因为,所有研究发展问题的人都知道,学生是一个正在挣扎奋进的国家从贫穷到繁荣的动力。

如果你看到地震后,在教学楼废墟上,家长们搭起的临时灵堂中,学生们被定格在照片里的稚气、纯真、灿烂;如果你听到富新二小遇难学生家长毕开伟的那句话,“大多数孩子的遗体在从废墟中被挖出来的时候,眼睛都没闭上,每天晚上想到女儿那惊恐无辜的眼神都会失眠”;如果你曾领略,中央电视台赈灾募捐义演,北川中学地震幸存者白琳同学用痛彻心肺的形象语言,表述的地震发生一刹那间校舍倒塌的惨象,——在她跳楼落地回头的瞬间,“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我看到我们五层的教学楼成了一片二三米高的碎砖瓦堆堆,里面有许多伸出的胳膊、腿和手……”

那么,你就要问一个问题,并要求这个问题得到回答:为什么是学校?为什么是孩子们?

这个问题得不到回答,我们就没有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