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ways…  

2009-02-10 00:37:31|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国最经典的爱情诗之一。伊丽莎白·巴雷特·勃朗宁(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18061861)作。

伊丽莎白是诗人勃朗宁的夫人。此诗为五音步抑扬格意大利式十四行诗,尽管体例严格,但那种热情、奔放、生死不渝的爱仍旧表达得淋漓尽致。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ways.

I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dth andheight to

My soul can reach, when feeling out ofsight

For the ends of Being and ideal Grace.

I love thee to the level of everyday’s

Most quiet need, by sun and candlelight.

I love thee freely, as men strive forRight;

I love thee purely, as they turn fromPraise.

I love thee with the passion put to use

In my old griefs, and with my childhood'sfaith

I love thee with a love I seemed to lose

With my lost saints, -- I love thee withthe breath,

Smiles, tears, and all my life -- and, ifGod choose,

I shall but love thee better after death.

 

见过三种译文,诗的名字也都译得各不相同。

 

我是怎样地爱你

 

我是怎样地爱你?让我逐一细算。

我爱你尽我的心灵所能及到的

深邃、宽广、和高度——正像我探求

玄冥中上帝的存在和深厚的神恩。

我爱你的程度,就像日光和烛焰下

那每天不用说得的需要。我不加思虑地

爱你,就像男子们为正义而斗争;

我纯洁地爱你,像他们在赞美前低头。

我爱你以我童年的信仰;我爱你

以满怀热情,就像往日满腔的辛酸;

我爱你,抵得上那似乎随着消失的圣者

而消逝的爱慕。我爱你以我终生的

呼吸,微笑和泪珠——假使是上帝的

意旨,那么,我死了我还要更加爱你!

 

用一生来爱你

 

我是如何爱你?说不尽万语千言。

我爱你之深邃,之宽广,之高远

尽我的灵魂所能及之处——犹如探求

玄冥中神的存在和美好之极。

我爱你如每日之必需,

阳光下和烛焰前都少不了。

我自由地爱着你,像人们争取他们的权利;

我纯洁地爱着你,如人们在赞美前会垂首。

我爱你,带着我昔日悲伤时的

那种激情,童年时的那种诚意;

我爱你,抵得上往日对圣者怀有的

如今似已消逝的那种爱——我用呼吸,

用微笑,用眼泪,用我整个生命来爱你!

——假使上帝愿意,我死后将更加爱你!

 

上述两译瑕瑜互见,吕志鲁用仿古六言诗对译,更显随兴。

 

问我多么爱你

 

问我多么爱你

听我细说端详

此情高出云天

此意深过海洋

情意无边无际

任由驰骋想象

即使知觉不存

灵魂也会游荡

总要把你追寻

搜遍人间天上

爱你一日不舍

轮换阳光烛光

爱你天经地义

爱你水火难挡

爱你一心一意

宁可放弃天堂

爱你满腔热血

一扫积年忧伤

爱你童心不改

爱你神魂迷茫

爱得笑容灿烂

爱得热泪盈眶

爱在一呼一息

直到地老天荒

即使去见上帝

爱你更加癫狂

 

这诗的最后一句,有些像丫蛋的“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你,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我最喜欢的是这句:with childhood's faith。第一篇译作“我爱你以我童年的信仰”,十分有力。

如果一个人的信仰,恰好是另一个人的理想,则此二人之恋,足可惊天地、泣鬼神,就如同勃朗宁夫妇的传世爱情:

 

人们无法用世俗的喧嚣将我们分开
大海也不能把我们相隔,更别说暴风雨
我们的双手会越过高山相牵
最后,当天庭滚落在我们之间
我们只有向群星起誓要更加紧密相连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