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与父亲共送2008年  

2009-01-01 00:47:33|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摔了一跤,颅内淤血,把自己跌进了医院。

年轻的时候,他用自己的双脚丈量辽阔的大地;年老的时候,他坐飞机、火车和汽车饱览祖国的河山。然而,此刻的他,困在床上,如坐监。

他很害羞地说,长这么大,还没有在床上大小便过。我说,爸,你错了,你刚生下来时,就如此。

他笑了,承认我说得对。

我俯身托起我的源起之地,仿佛认清我的原乡。

 

我像喂女儿一样给他喂饭。唯一不同的是,当米汤从他的嘴角流出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擦。

隔床的老爷子吐了,把孩子们辛辛苦苦喂进去的汤汤水水吐了一地,犹如孩子吐奶。

再隔床的老爷子无论醒着或睡着,时不时地哭。看管他的护工训儿子般训他:饿了给你吃,拉了给你换,哭什么哭?!

探视时间里,他的家属来了,说他有些脑中风,意识不清,早些时候,不哭,光笑。

笑和哭终究是一回事。老和小也是一回事。


因为是脑科病房,医生进来,会问所有清醒或糊涂的老人三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你多大了?你住在哪里?

 

父亲很难受。他头疼欲裂,睡不着,我给他念书。

念的自然是诗。

父亲爱诗,爱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为了写好诗,他70多岁的时候,每天早起,背诵唐诗。

即使摔到了脑子,他的记忆力仍然惊人。他说,碰到他喜欢的诗,他都能背下来。

他甚至给我背了一首网络诗词《南歌子·周末网上算命》(作者孟依依):

 

抱枕人迟起,居家发懒梳。蓬头且作小妖巫,卜卜将来谁个是儿夫。

已自心中有,如何梦里无。刷新之后再重输,不信这台电脑总欺奴。

 

背罢,他叹了口气,说:这诗,我是写不出来的了。

我给他念的是元朝密兰沙的《求仙诗》:

 

刀笔相从四十年,非非是是万千千。

一家富贵千家怨,半世功名百世愆。

牙笏紫袍今已矣,芒鞋竹杖任悠然。

有人问我蓬莱事,云在青山水在天。

 

父亲轻诵两遍“一家富贵千家怨,半世功名百世愆”,然后说,好,好,闭目养神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