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听杨绛讲故事  

2008-11-05 00:05:37|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学昭写《听杨绛讲故事》。

“收脚印”这词用得实在是妙。本是杨绛在清华读书时的一篇习作。写人死后魂灵儿去各处收回自己生前的脚印。
活着的时候离开了脚印是不行的。收回了脚印像童话里的神仙放在葫芦里,摇一摇,化成云气随着魂灵儿翱翔了吗?
听《杨绛讲故事》是一堆一堆的脚印,那些与之相连的各种人的脚印。可,已经是,一书的故人了。

活生生的一些影子,都已经化泥化气了,谁不是鲜活地活过,喜怒哀乐都也随之化去了。

若信仰不坚定,定容易滋生人生无趣之念来。

 

接受深圳电视台采访,他们的纪录片的名字叫做:《定格》。

好不容易啊,我们生活在一个时代,一个空间里。我看见你了,你看见我了。看见了,又有或深或浅的各种情愫在,即使是看似不好的,也仿佛比不遇到的好。
这时间就是这么来了一批人,走了一批人,又来了一批人……地球就这样迎来送往,兀自转着,转着……

杨先生翻译的蓝德的这首诗好:

我和谁争都不争,
和谁争我都不屑;
我爱大自然,
其次是艺术;

我双手烤着,
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了,
我也准备走了。

杨先生没有翻译题目。

这首诗权陋译为:《他75岁那天》

On His Seventy-Fifth Birthday

Walter Savage Landor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我们都要从这个世界上走,在世祥和,走得安静满足就好。

《我们仨》里有一句话,“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提醒的是感恩,号召的是当下。

既然早晚得走,何不保持年轻。

就像我博客里新放的这首歌。Forever Young.

 

Some are like water

Some are like the heat

Some are a melody and some are the beat

Sooner or later

They all will be gone

Why don't they stay young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