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胡泳谈工作、成长与读书  

2008-09-10 01:05:39|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人》:说说你的工作经历?

胡泳:最开始是做报纸,后来杂志,然后就涉及电视了,也做过网络。所以我的媒体经验很全,基本上除了广播,其他的都做过了。

《学人》:你大学毕业的时候,知道自己热爱什么工作吗?

胡泳:不知道。我在毕业以后,大概换了六七个工作。可能你都不信,我第一个干的时间长的工作就是《三联生活周刊》,我干了五年。我是1995年到《三联生活周刊》的,在1995年之前基本每一年换一个工作,每一年春节我都是在不同的单位上过的。

《学人》:太有意思了,能举例一下吗?

胡泳:我学新闻的,第一份工作在《中国日报》做记者。很简单,一直梦想着当记者,我属于在求学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所以我才会选择学新闻。但那个时世,当记者不能满足我的梦想。换到那里呢?去外企,我换了三四个,一年一换,做公关、做广告,卖过消费品,做销售。然后我觉得外企的工作,绝对不是我想要的工作,虽然收入比过去好很多,但我觉得绝对不合适,最后烦透了。又想换了,我当时在一个很大的广告公司,大老板是英国人,因为它是英国广告公司,二老板是台湾人。我是考进去的,做高级客户经理,做得挺好的,后来我跟他说,我要辞职,我不干了。

他们很吃惊。大老板跟我谈,大老板谈完以后,二老板跟我谈,二老板是台湾人,可以更自如地沟通与交流。我为什么对这个事印象特别深呢?是因为他请我去长城饭店吃饭,他很重视的,长城饭店挺贵的,他跟我说:跟你说一句推心置腹的话,他在广告界干了很多年,到大陆来又干了好几年,他说我在广告界待这么多年,尤其我到大陆以后,我发现你们大陆年轻人有一个通病,我现在不是你的老板,是作为一个兄长来跟你讲一下人生的道理,跳槽率太高了。大陆年轻人没有耐心。

他当时给我画了一个图,他说人生其实就是一个纵横、一个横轴,横轴就是一个时间线,纵轴是你的成就。他说你们所有大陆年轻人都希望是这样的(图一),所以跳槽率高。

  

他说根据我的经验,他说得语重心长,他说人生的道路一定是这样的(图二),你要在这个时间点有一个沉淀,到了某一个点,这个点可以是临界点,也可以是爆发点,你会一下冲起来,从此真的走上人生的高端。我觉得他讲得很有道理,真的很有道理。尤其在浮躁的中国社会当中的确是这样的。我很感谢他,我跟他说:我特别同意你说的,但是我要走的线跟你们这个线不是一个线,我跟你们不在一个象限里。比如说你现在跟我讲的,我在广告界好好发展。当时中外合资的广告公司很少,我无意之中成为元老,其实我也是公关界的元老,我最早做公关的是法国公司,那时候中国根本不知公关为何物。换句话讲,当时你认定公关是你的行业、广告是你的行业,按照他这个路走,你踏踏实实,会是大腕,或者你是跨国公司在中国的CEO。

但我跟他说,我已经想清楚了,我肯定不在广告界混了,甚至不在外企混。当时我已经决定了,我要重回媒体。

《学人》:很奇怪,你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你喜欢新闻和传播,后来你尝试不同的岗位,坚信了你的喜欢?

胡泳:原来有媒体理想,但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客观条件下,实际工作并不如人意,外面又有许多机会,你就奔那些机会去了。然后突然有人告诉你,可以在中国做中国的“时代周刊”了,你会激动万分,我一定要干这个事。当时毫不犹豫地说我不干了,不在外企混了,我要回媒体,所以我就去《三联生活周刊》。其实是因为你骨子里还是热爱这个东西的,你热爱的不是朝九晚五、高级白领的工作,爱的还是用一支笔改变社会那种感觉,虽然最终证明是虚妄的,但那是一种理想,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我在《三联生活周刊》完成了认识互联网的工作,从此我在互联网找到了我的新天地,你不回到这个地方,你就干不了这些事情。

《学人》:新闻媒体或者记者这个职业为什么没有成为你的终身职业?

胡泳:我讲过这个问题,去年记者节的时候,搜狐做专题,来采访我:记者是不是一个铁饭碗?我当时回答,做记者做到一定程度只有两条路,一条路由一个普通记者变成一个媒体的领导,这是一个金字塔;还有,你获得了足够的资源和财力,创办了一个什么媒体,这是一条路,这意味着你有更大的空间,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条路没什么问题,只要你足够有能力。第二条路,在你专业上纵深发展。我一般给新记者讲,你要选择你所感兴趣并且能够钻研的领域,深耕,你不能把自己变成一个万金油记者。万金油记者只能保证你初期的发展,你找到你的领域,做了一定的深耕以后,你就变成那个领域的专家,你更多往更加专业的方向走。

我很幸运,我发现了互联网,网络打开了我的发展空间,给了我远远超出当年理想的能量,也让我步入了一个更加自由的人生境界。没有网络,跨界发展将无比艰难,没有网络,我读书的嗜好也不会开出这么多的花,结出这么多的果。

 

《学人》:你平时喜欢看什么书?

胡泳:我看书看得杂,没有一定之规,从文学到经济学到管理学都看。

 

《学人》:最近看了什么书?

胡泳:前一段时间很集中看了一段关于华尔街怎么操纵世界的书,看了一堆。比如《货币战争》,但《货币战争》有争议。

 

《学人》:华尔街那些人是在操纵世界吗?

胡泳:很大程度上是有的,这种操纵世界倒不一定是《货币战争》里说的阴谋论,我觉得完全是利益驱使,它其实就是食物链的上端,很多算计是利益的算计,多少人处心积虑要如何如何,但是客观上来讲的确会造成食物链下端人的痛苦和受伤害。

 

《学人》:有哪些书印象比较深的?

胡泳:很多,比如《伟大的博弈》,还有一本书是《对冲基金风云录》。那套东西不是中国人能玩的,中国人其实没有进入到最高级的食物链。我觉得和世界经济的中心和边缘有关系,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属于边缘,我们挣钱都是属于打工者的钱,辛苦的不得了。

 

《学人》:你读书的习惯?

胡泳:我读书是插着读。我有一个习惯,每天睡觉前必读书,这是很早以前养成的一个习惯。我愿意让今天的大学生也养成这个习惯,原因很简单,因为今天不养成这个习惯最后就不会读书。

 

《学人》:为什么这么讲?

胡泳:原因太多了。你如果没有强制性读书的习惯,你会把这个时间分配到其他时间上,然后你就不会读书,如果你不会读书的话,你就丧失了智慧极重要的来源。我是强烈主张每个人都养成哪怕睡觉前读半个小时书,有时候可能时间晚,也要坚持,如果养成这个习惯,你至少保证每天摄入了维生素,这个维生素可能是很好的,真的是能够维持你生存的一种东西。这是我读书的第一个习惯,每天肯定在睡觉前读一定时间的书。

第二个习惯,我同时读好几本书,我是那种人,随便举一例,比如我正在看刘小枫的书,可能是写美学的,他可能谈到宗教的什么东西,我就会把宗教的书拿来,我发现宗教的书又扯到方法论的东西,我又把那本论述方法论的书拿来,我永远都在同时读几本书。

 

《学人》:同时最多读多少本?

胡泳:大概就是四五本的样子,再多就乱了,你的线索也乱了,由此相关的我另外一个习惯,这不见得是大学生能够支持的,我会大批量的买书,这些书都在我书架上放着。跟习惯有密切关系,比如你由美学而读到宗教的书,你那个书架上得有那个书,如果没有,当时你的愿望就满足不了。所以我只要觉得我有兴趣的书,我都会买来放在那儿。我现在的书架已经快放不下了。整面墙都是书架,现在书已经是堆着了,因为放不下了。

 

《学人》:你看书的习惯就让人联想到你有很多书,一旦进入书的世界就沉浸在里面。

胡泳:对,我是那样的。我的书读完以后是乱七八糟的,我觉得那个有些是属于个人怪僻,我最反对把书折页,我不折页,我觉得折页破坏书。我在上面划线,写很多东西。我读完书,书页都不是白的了。另外一个习惯,我旁边有一大堆书签,夹书签的原因,也是因为我的读书习惯,你看一本书到第59页的时候跑了,你一定要夹住,等到看了四五本之后跑回来,还能够找得到。

《学人》:如果请你向大学生推荐书的话,你会推荐什么?

胡泳:我会推荐很多本。

《奥尼尔集》([]尤金·奥尼尔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5年)

推荐理由:一曲完美主义者的挽歌。过去就是现在,它也即是未来。在无可改变的过去和难以接受的现实面前,个人将何去何从?人的外在历史和内在历史的反差往往使幸福和自我实现成为永不可及的梦想。是接受残破的现实,还是固守玉石俱焚的理想,这是一个问题。

《实用主义》([]威廉·詹姆士著,商务印书馆1979年)

推荐理由:真理本身就是实在,还是我们关于实在的信念?实用主义的真义是“提高已被发现的存在”。这大大颠覆了被奉为圭臬的理性主义:实用主义的实在是不断在创造的,其一部分面貌尚待未来才产生;而理性主义的实在一直就是现成的,完全的。

《沉重的肉身》(刘小枫著,1999年初版,华夏出版社2004年再版)

推荐理由:一方面,个体人的性情最不可靠;另一方面,真正牢靠的亲情基础是个人的性情。一方面,懂得一切所谓美好的感觉都是“美丽的谎言”,此之谓“不媚俗”;另一方面,无可救药地为生活中的细微经纬而感动。这是矛盾的刘小枫为矛盾的读者所写的一部矛盾之作。

《哥德尔、艾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侯世达著,商务印书馆1996年)

推荐理由:“西方”科学已经确定不移地走向对人类精神的研究,也就是对观察者的研究。人工智能的探索是迄今为止沿这条路线所迈出的最远的一步。但寻找关于自我的知识必然会撞上限制性定理之墙――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丘奇不可判定性定理、塔斯基真理性定理乃至海森堡测不准原理……它们都具有某些古老的神话故事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