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精神变形之路:骆驼、狮子、小孩  

2008-09-02 23:27:39|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神被弄出了一堆碎片。要清理,删除。

打开尼采最精彩的著作《查拉斯图拉如是说》,翻过序篇,第一篇赫然标着:三种变形。

文不长,悉录于此:

 

我告诉你们精神的三种变形:精神如何变成骆驼,骆驼如何变成狮子,最后狮子如何变成小孩。

许多重负是给精神,给强壮忍耐而中心崇敬的精神担载的:精神之大力要求重的和最重的负担。

“什么是重的?”能担载的精神如是问;它便骆驼似地跪下,承取一个真正的重负。

“英雄们,什么最重的?”能担载的精神如是问,“说罢!让我载着,让我的大力畅快畅快罢。”

自卑以损伤高傲;显露疯狂以讥讪智慧:这个是不是呢?

正当自己的主张庆祝胜利时,而抛弃了这主张;爬上高山去挑拨诱惑者:或是这个罢?

以知识之果与草自养,为着真理而使灵魂受饿:或是这个罢?

患病而拒绝安慰者,交结永不会了解你的愿望之聋聩:或是这个罢?

只要那是真理之水,不顾污秽地跃入,而不嫌恶冰冷的和发热的蛙:或是这个罢?

亲善我们的轻蔑者,伸手给想使我们惊怕的妖怪:或是这个罢?

这一切重负,勇敢的精神都担载在身上,忙着向它的沙漠去,像负重的骆驼忙着向沙漠去一样。

但是,在最寂寥的沙漠中,完成了第二变形:在这里,精神变成狮子;他想征服自由而主宰他自己的沙漠。

在这里,他寻找他最后的主人:他要成为这主人这最后的上帝之仇敌;他要与巨龙争胜。

谁是那精神不愿称为主人与上帝的巨龙呢?“你应”是它的名字。但是狮子之精神说,“我要。”

“你应”躺在路上,侦候着狮子之精神;它是一个放射着金光的甲兽,每个鳞上有“你应”的金字!

千年来的价值在这些鳞上放光。这最有权力的龙如是说:“万物之一切价值——它们在我身上闪耀。 一切价值都已创造。而一切已创造的价值——那就是我,真的,‘我要’是不应存在的。”这龙如是说。

兄弟们,精神之狮子用处何在呢?那谦让崇敬而能担载的骆驼不已够了吗?

创造新的价值,——狮子亦不足为此:但是为着新的创造而取得自由,——这正需要狮子的力量。

创造自由和一个神圣的否定以对抗义务:兄弟们,这是狮子的工作。

取得创造新价值的权利,——这是崇敬而能担载的精神最可怕的征服。真的,这于它是一个掠夺与一个凶恶的食肉猛兽的行为。

从前它曾爱“你应”为最神圣之物:现在它不得不在最神圣之物里,找到幻谬与暴虐,使它可以牺牲爱以掠夺自由:为着这种掠夺,我们需要狮子。

但是,兄弟们,请说,狮子所不能做的事,小孩又有何用处呢?为什么掠夺的狮子要变成小孩呢?

小孩是天真与遗忘,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游戏,一个自转的轮,一个原始的动作,一个神圣的肯定。

是的。为着创造之戏,兄弟们,一个神圣的肯定是必要的:精神现在有了他自己的意志;世界之逐客又取得他自己的世界。

我向你们说明了精神之三种变形:精神如何变成骆驼,变成狮子,最后变成小孩。——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这时候,他住在被称为彩牛的城里。

(尹溟译,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6月第2版,页1820

 

你读懂了吗?这篇文章说的是精神的三种变化,而“精神乃是恢复生机的东西”(尼采《权力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张念东、凌素心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4月第2版,页93)。

精神这个东西,在今天的社会里是奢侈品。然而,如果你只顾捞取必需品(更准确的称呼叫做所欲品)而忘记了这个奢侈品,你就不再是你,而只是一堆物质,产生一种自我与自我之间的隔阂,直到酿成你无以逃避的精神危机。

尼采的精神变形寓言深刻描摹了精神之旅的三个必经阶段,每一阶段他选取了一种形象来代表,分别是骆驼、狮子与小孩。的确,对于抽象的精神运思欲找出一条贯彻始终的明晰线索是困难的,而尼采则极其形象化地喻示了精神的演变:它先为骆驼,然后变成狮子,最后又由狮子变成小孩。这精神的历史对应着“你应”——“我要”——“我是”的三步曲。

第一个阶段即骆驼的阶段,它负载着自我的种种遗产,沉重得无以复加,然而骆驼却是精神发展最厚实的地基。只有先拥有了在沙漠中不惧寂寥与困苦、“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的坚韧态度,才能谈到狮子般追求自主自由的勇敢。在这一阶段,骆驼是听命于外在权威的“你应(如何)”的指令的;精神必须演进到第二阶段即狮子阶段,才不再受制于外在权威发出的“你应”,而敢于自作主宰地吼出“我要(如何)”。这显示精神已经从被动转为主动,能够决定自己的行为,可以开创自己的世界了。

大部分人达到狮子阶段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但完满的精神还必须进入第三阶段,即由狮子变为赤子,这时精神不再去“要”而终于有了“我是”的自我肯定。“小孩是天真与遗忘”,表明精神通过产生自己的第二个起点而忘记了以前的失败和过失,像小孩那样自由、任意、率性地作出创造。

骆驼的精神经验在于“勇于承担的坚毅“;狮子的精神经验在于“自主自由的勇敢”;小孩的精神经验在于“活跃旺盛的创造”。由骆驼精神一变而为狮子精神,再由狮子精神一变而为赤子精神,是精神留下的自我超越的踪迹。

尼采心目中的理想是超人,这个超人,原义是“走过去的人”(uebermensch),翻成英文是“overman”,而不是“superman”——超人并非为了胜过别人,而是要努力胜过自己。就一个人而言,征服自己是更大的挑战。

常人听命于“你应”,英雄敢于说“我要”,赤子所达到的境地则是无须外顾以表达“我要”的“我是”。精神抵达这个阶段,才可以成为真正的人。

你也许会觉得相当地奇怪,为何在历经“坚毅”、“勇敢”等精神洗礼之后,人反而要回复到童蒙之初接近于无知的状态?这里的小孩显然与幼稚无关,而代表着一种勃勃生长的创造的天真,经过人生历练之后依然对新的游戏充满信心与希望——甚至在饱尝了痛苦之后,获得一种“有着充盈的力与爱、泪水与欢笑的神的幸福”。这种情感,尼采称之为“慈爱”(《快乐的科学》),一个似乎与他不沾边的词。

“赤子”的生命原是朴质归一的,当你“成为你自己”时,你也便自由了。一个直面人生,肩挑苦痛,以强大的生命力和悲剧性、艺术的态度享受生活的人,必定是一个自由的人。

在尼采这里,小孩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其创造和游戏使人不是营营地过日子,而是充实地生活。精神就这样,在自我承担、自我负责和自我实现的过程中,将人生的意义全部凸现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