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在移动中哭泣  

2008-04-28 05:44:47|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色列女作家茨鲁娅•沙莱夫的长篇小说《爱情生活》讲述了一个年轻女人与年长她许多的一个男人之间狂热而又病态的爱情故事。作者说:“这是一本关于生活教训的书,一本关于自我毁灭,通过受难和耻辱重塑自我的书,也是一本关于家庭的书。”对于自我毁灭,对于受难与耻辱,作者说了一句淡淡的、但仔细琢磨起来却石破天惊的话:“任何能够在移动中哭泣的人最终能拯救他自己,而一个站着哭泣的人是要失去一切的。”

年轻的大学助教伊埃拉有着严重的认同问题,她爱上了父母的朋友阿耶厄。阿耶厄曾经是伊埃拉母亲的情人,如今面对曾经抛弃了自己的老情人的女儿,他更多的是一种玩弄的心态,可恰恰是这种残酷的不对等的情感关系,使得伊埃拉如同吸毒一般上了瘾,陷入了一种既十分痛恨又无比迷恋的状态之中。一次次相当屈辱的偷情让伊埃拉越来越愤怒,她也就一次次想从其中找到爱情的证据。在阿耶厄久病的妻子去世的当晚,中了魔的伊埃拉拖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离开了深爱她的丈夫约尼,来到阿耶厄的家中,成为他卧室里的囚徒。而这个晚上恰恰也是约尼送伊埃拉一桩大礼的当晚——按计划,第二天一早,他们夫妻俩就会登上飞往伊斯坦布尔的飞机,去补一个他们的蜜月。行李收拾好了,机票就搁在床头柜上,约尼满足地打着鼾声,而伊埃拉却偷偷地拎着大旅行箱溜进了夜色中。她留了一个字条:“我真希望能和你度一个蜜月。”

三天后,伊埃拉拖着箱子从阿耶厄那里逃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家,她发现,家中一切依旧,但约尼不在了。他去了伊斯坦布尔,一个人度蜜月去了。他是个不会改变计划的人,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变故。这是一个能够在移动中哭泣的人。而伊埃拉把自己看作一个受害者,尽管她承受的后果源于她自己的选择。她从来没有对自己对待丈夫的方式有过任何羞愧和悔恨。她永远感到对自己不起,把自我放在中间,看待任何事情都是看那个事情如何影响到自己。现在,她回到家中,终于发现,一切都毁掉了,她抛弃的一切最终把她抛弃在外了。她回不去了,除了站着哭泣之外,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洁尘评得好:“所谓站着哭泣和移动中哭泣,在我看来关乎一个人的质地之高下。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会哭泣,都有一些当时觉得过不去的坎,都有一些感觉窒息的夜晚,都有想发飙发疯的时刻,但一个质地坚实紧密的人,总是会想办法让自己镇定下来,让生活继续下去;他们会照样工作、照样做饭、照样睡觉、照样打扫卫生,他们能够控制自己去遵循生活基本的也是原有的秩序,反过来,这些秩序又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他们尽快复原。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是一个良性循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把饮泣压回内心之中,用他们强大的力量把这些泪水转化成一种滋养,从而使自己又获得一次成长的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