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浩然已辞“艳阳天” 中国何处“金光道”(4)  

2008-03-25 22:08:50|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920《环球时报》发表《浩然:要把自己说清楚》的长篇访问记。这篇长文披露了浩然的几个惊人观点:(1)迄今为止,我(浩然)还从未为以前的作品《艳阳天》《金光大道》《西沙儿女》后悔;相反,我为它们骄傲。我最喜欢《金光大道》。(2)我认为在文革期间,我对社会、对人民是有积极贡献的。(3)我从一个祖辈为农的平民百姓,竟然干起文学这一行。这个现象在我国历史上是没有出现过的,除了苏联有过高尔基之外,其他国家还不曾听说过。我相信这是一个奇迹,亘古未曾出现过的奇迹。这一条为浩然后来所否定

文中,浩然自称:“我不是蟊贼,不是爬虫,而是一个普通的文艺战士,一个有所贡献、受了伤的文艺战士。”

浩然对昔日辉煌的留念(小说发行350万册),对《艳阳天》、《金光大道》的肯定性评价(称其“真实记录了那时的社会和人,那时人们的思想情绪”),都表明他对大跃进和文革的历史存有“美好”的回忆,问题是,大多数中国人的记忆又怎么样呢?浩然说他在文革期间对社会、对人民是有贡献的,我们不免要问,“贡献”在哪里?是否饿死人还不够多?是否斗争人还不够惨烈?

作家林斤澜回忆说:“1983年,北京作家到市委党校学习,联系实际谈创作。有人说到文革用了‘浩劫’一词,浩然发话,对浩劫两个字接受不来,说是‘十年动乱’还能接受。这就在会上引起争议,有几个作家提出质疑。我记得浩然解释说:‘又没有抢劫谁,怎么用‘浩劫’两字?’浩然也许懂得、也许不懂得‘浩劫’是什么意思,‘浩劫’的劫是劫难的意思,不是抢劫的意思。”(程绍国:《林斤澜说》,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

一个不能打开文革之结的人,在晚年还试图写“文革回忆录”,最终据说因“不好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片面性”而未竟,即便他真的写就了,又能还原多少历史的真实呢?

“文革”结束后,浩然开始有一种“不认账的抵触情绪”,但很快安定下来,并在新的时代寻找自己的位置:“我承认时代的局限性,意识到自己无力完全突破这个局限。所以对自己走过的创作道路,只把过失当做教训,当做继续向前追赶的动力,从不后悔,更不因悔恨而沉沦。”

“从不后悔”,多么掷地有声啊。当年巴金说过,中国的知识分子不能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读者。信哉斯言。 

浩然只是一个被时代的潮流裹挟的人,充当了一种驯服的工具而不自知。他不能客观地反思文革,尤其不能反思自己,其实这毫不奇怪,因为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知识分子,向来不愿意对历史深究。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