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看到华南虎事件的真相了吗?  

2008-06-30 02:14:42|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常爱说的一句话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629日,终于看到华南虎事件的真相了。围绕华南虎照片的真假,各路人马从秋争到冬,从冬吵到夏,事件扑朔迷离之时,和真相大白之后,我们都听到过上面的这句话。

 

* 陕西省林业厅(原)副厅长朱巨龙:“周正龙就是一个农民,他成为拍虎英雄,为我省乃至我国保护野生华南虎工作做出了多大的贡献啊,差点把命都搭上,但现在却被质疑是作假的人,被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们作为省林业厅的领导,对这个事情是负责任的,我们相信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 对于此次事件真相的最后公布,村民们普遍表示了欢迎。村民许开枝说,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这次结果的公布是一件好事,欺骗国家是不对的。村民王贵和说,华南虎照片事件发生后,村民们私底下也经常议论此事,但对于真假还是心里没底,需要专业的鉴定才行。从内心里,他们都希望照片是真的,这对于当地是件好事。现在知道是假的,心里有些遗憾,但总的来说公布结果消除了坏的影响,不会把镇坪的名声继续搞坏。

 

大家可以再一次欢呼网络的力量。一位叫做“花里花外”的网友在博客中写道:“网络的巨大的影响在华南虎事件中再次表现出来,……网民的力量不可小视,网络的力量将推动和影响中国。”大河网评论员彭永强的文章标题是《华南虎事件 网民的一次伟大胜利》,其中说:“‘周老虎’的失败,生动说明了在广大群众的关注下,作假是多么的艰难,作假的后果又将多么的严重!”

的确,华南虎事件第一次大规模地培训和锻炼了网络打假队伍。照片为网民的理性和科学的分析提供了用武之地。韩寒说,2007是摄影年,它引起了群众对摄影技术和艺术的巨大兴趣。经过虎照事件网民个个火眼金睛,20071126日我国发布的嫦娥首幅月球图像马上就被他们看出问题,搞得专家、院士们不停出来声明:嫦娥月照不是华南虎照。

互联网上有足够的集体智慧洞穿虚伪、追求真相、维护正义,不管面对的是虎照、艳照,还是鸽子照、羚羊照。故此,我们说,网络是个好东西。

然则,对虚拟力量的欢呼难掩对现实世界的焦虑。公民苦苦追求真相的偏执,强烈折射了掩饰真相的力量之强大。开始谁也没有想到,本来只是一条濒危野生华南虎保护的“报喜”新闻,却在随后引起一场持久不衰的有关诚信濒危的全民大讨论。

或许事情恰恰出在“报喜”上。“我以为,我们的大众会相信自己的同胞,相信自己的政府,相信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所发布的内容。”挺虎派代表人物关克20071028日在博客上说道。他不明白,大众,尤其是网民,由于经年累月地被有意造假、报喜不报扰的新闻宣传所侵害,养成了“信忧不信喜”的习惯。君不见,2007年“纸馅肉包子”的新闻一经播出,在第一时间观者几乎全部深信不疑?显然,在如今的中国,事情的真假是个要命的问题。很多东西是假的,但希望大家都认为是真的;很多东西看着是真的,可它们偏偏就是假的。

这真真假假的世相毕现中,让人最焦虑的就是官员成为职业说谎者。“我们发布的野生华南虎信息是建立在深入调查、科学分析、专家鉴定的基础上,是认真、慎重、负责任的。我们坚信陕西镇坪县存在野生华南虎这个基本事实,周正龙拍摄的野生华南虎照片,经我们鉴定认为是真实的。”面对汹涌的质疑,陕西省林业厅的声明如此言之凿凿。

曾有记者问朱巨龙对国家林业局新闻发布会的看法,被网友讥为“面部肌肤优质、心理素质过硬”的朱说:“我很满意。国家林业局说得比较到位。不能说得太明确,太明了,说得太明了,就会伤害一些人。有些人接受不了一个是真、一个是假的事实,他们没有做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原来,当官的诀窍就是指鹿为马,如果鹿和马的确太不相像了,就要说得亦鹿亦马,否则就会“伤害”造假者,而这些造假者还没有做好被揭穿的思想准备。

关键在于,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民众的道德水准会降低到官员的水平。于是,一个可怕的循环出现了,这个循环被香港《文汇报》称之为一种“互不信任”的危机:“其实,只要对华南虎事件稍加回顾,我们就会发现,从地方政府的新闻发布,到有人质疑,到进京汇报,再到向国家林业局提出行政复议,再到发现‘年画虎’证据,再到组织人进山寻虎,整个事件都充斥着民众不相信当事人,当事人不相信专家,专家不相信政府,政府不相信权威科研机构,科研机构更不相信当事人的‘互不信任’危机。(香港《文汇报》20071130日)

我读到一位华商报记者刘斌的华南虎事件采访手记,深感震撼。他记述了在镇坪采访“正龙拍虎”事件,见到所有的人都说着假话、他却无能为力的恐怖经历。从当事人周正龙,到地方政府,到公安部门,到林业部门,都在非常诚恳地说着一听而知的谎言。

 

但也就是因为太多的和镇坪官员、周正龙的接触,让我身心俱疲,每一个没到过现场的人不会体会到这种感觉:当你在一个很小的地方,碰到的人全给你说谎话,而你明明知道他说的是假的,还得给他陪笑脸,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状态啊!

当然,这就是中国社会的真实缩影。报社一位30多岁的老记者说:“回来了一定要看心理医生”,我知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事实上有许多记者都对我说情绪有点不太正常,记者也是人,不是钢铁,当一个人每天都在思索着同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又错综复杂,没有一个人值得相信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出现了。

 

最后,刘斌在文中发出了一声凄怆的问:“人,究竟值不值得相信?!”

华南虎事件背后所折射出来的“谁都不相信,谁也不敢相信谁”,打消了我们作为看客的快感,逼使我们回答两个尖锐的问题: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是不是都有一个周正龙?每一个官的身上,是不是都潜伏着一个朱巨龙?朱巨龙们的无耻,怎样促生了周正龙们的无良?周正龙们的无知,又怎样被朱巨龙们的无畏所利用?

一位叫做“萱萱草”的网友说,“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真相终究只有一个,时间会证明一切!”见证过拖沓而低智商的华南虎荒诞剧之后,这种看法是不是太过天真?真相难道只有一个?时间或许也不会证明什么?如果我们不勇敢地追问造成诚信缺失的制度,如果我们不严肃地叩问自己也未见得高尚的心灵,我们敢说自己终于看到了华南虎事件的真相吗?我们敢不带任何犹疑地宣称,“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吗?

在一个所有人都说谎的环境里,该怎样生存?柏杨说“丑陋的中国人”,其中一条就是,中国人不习惯认错,反而有一万个理由,掩盖自己的错误。“我们虽然不认错,错还是存在,并不是不认错就没有错。为了掩饰一个错,中国人就不能不用很大的力气,再制造更多的错,来证明第一个错并不是错。所以说,中国人喜欢讲大话,喜欢讲空话,喜欢讲假话,喜欢讲谎话,更喜欢讲毒话──恶毒的话。”

对此,唯一的诊治和救赎之道,就是简单的三个字:“讲真话。”早在1980年就举起了“说真话”大旗的巴金,以醍醐灌顶的力道说:“任何事情都有始有终。混也好,拖也好,挨也好,总有结束的时候;说空话也好,说假话也好,也总有收场的一天。那么就由自己做起吧。”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