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不是天使  

2007-12-23 14:55:52|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若不能,按照自己喜欢的人的愿望改变自己,便会说:我不是天使。一个人,若不能,和喜欢自己的人达成完全的理解,便会说:我不是天使。

或者,他们也是天使,但感觉,自己该藏好翅膀。小心翼翼地缩在自己的世界,避免,折翅。

能使人折翅的,必有某些沉重的东西。问题是,这天使的翅膀,是肉体的,还是精神的呢?歌德在《浮士德》里说:“肉体的翅膀,毕竟不易和精神的翅膀做伴。”(页57

肉体的翅膀,遇到沉重,就如沾了水的羽,无法展开。而精神的翅膀,先沉下去,方可获得力量。“沉重”的重,在质量上可能是轻的,就像天使的飞翔。天使们的心境沉下去了,把自己看得很轻,很轻,她们自由地飞翔。

 

人人的天性都一般,

他的感情总是不断地向上和向前,

有如云雀没入苍冥,

把清脆的歌声弄啭;

有如鹰隼展翼奋飞,

在高松顶上盘旋;

有如白鹤飞越湖海和平原,

向故乡回转。(同上)

 

这云雀、鹰隼和白鹤,岂是说些鸟儿,而是关乎人的灵魂;有些时候,人类灵魂具备勇气和信任,于是感觉自己有能力去做在其他时候无力做的事情。乔治·桑塔亚纳在《在天堂之门》中,以诗一般的语言写到云雀:

 

不,云雀的鸣啭不是为了人类。就像英格兰诗人,它们为自己吟唱自然,在光明和自由的沐浴下,它们的心中充满无法言表的快乐,……它们需要在这个漫长、枯燥、寒冷的冬天收集并贮备对于欢乐的确定无疑的渴望心情和准备事宜,以便当仲夏最终来临时,它们可以带着原始的信心与热情,飞过阳光照耀的空间,在天堂之门倾洒它们的灵魂。

随着这些云雀飞得越来越高,天空变得越来越寒冷,空气变得越来越稀薄;如果它们可以升得足够高,天空将会成为一片黑暗。四处流动的、绚烂夺目的大气只不过是地球的帷帐;蔚蓝色的苍穹只是围绕大洋的一层薄膜。当这些合唱队员穿过下面的空气面纱、向上攀升的时候,阳光开始变得强烈与不适;它们感到寒冷与眩晕;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话,它们必须赶快返回地面的家。它们必须给它们的小发动机添加燃料,毕竟,它们是用自己身体里的血和肉在赞美上帝。于是,它们下落到它们的巢里,四处啄食,焦急而又无言;但是,它们的歌声永远也不会减弱下来。它们将歌声留在了上空,留在了它们曾经陶醉的灿烂的空幻世界里,……所有在任何时间可爱和美丽的事物,或者所有在将来会变得可爱和美丽的事物,所有从来不可能可爱和美丽但却应当可爱和美丽的事物,都生活在那个乐园里,生活在众神辉煌的宝库中。

这就是灵魂必需的极乐状态。

天使,何时找回翅膀,灵魂,何时只如云雀,闪着光,自由地飞。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