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裸露的人”登场  

2007-12-12 21:36:54|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雅明,伟大的都市观察者,这样描写他年幼时初到柏林的情景:他在破旧的铁路旅馆里探索“极限”;在充斥着艺术家和罪犯的咖啡馆里流连;他莫名地盯上“一个穿着白色紧身水手服的妓女”,这个妓女后来多年萦绕于他的梦境;在城市的大街上他“第一次感到性冲动的涌起”。《柏林记事》里,本雅明写道:在城市中,一个人可能在“由街巷和地下道组成的迷宫”里面“迷失自己”。

“在城市里找不到路固然无趣,”本雅明说,“但是如果你想在城市里迷失,就像一个人迷失在森林里那样,则需要练习……。”本雅明指出,需要经过多次练习,才能学会迷失,那是一种“在城市面前无能为力”的初始感觉。他的目标是成为一个能够非凡地使用街道地图的人,知道怎样迷失,并且知道如何用想象的地图确定自己的位置。

对于进入网络空间的人来说,迷失也是常态。网络空间给予人们一种感觉,好像自己的身体被从平凡的物理世界运送到了一个纯粹由想象构成的世界。这个想象的世界,同本雅明笔下的大都会一样,充满了各种位置:交叉路口,通道,弯路,U形转角,死胡同,单向街,等等。网络空间的居民表现得如同“居住在一个共同的社会疆域之中”,可以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人们在网上“冲浪”,这个网是由各种网址(sites)、主页(“home pages)、聊天室(chat rooms”)和虚拟社区(online communities”)等等组成的。

这种流动性,意味着网民们也需要地图,来帮助他们分辨其他人、物体和活动的所在,收集、组织、存储和掌控信息,接近和缩短不同的社会位置和距离。当我们进入“比特之城”,当博客变成了家居,论坛变成了主街之后,我们会怎样造访或邀请他人造访各自的个人化数字之乡?依靠想象的地图的指引,我们行进在虚拟世界里,和这个人或者那个人、这个群体或者那个群体形成关系、纽带和社区。我们首先会发现,我们来到了一个充满陌生人的地方。

“陌生人”是一个现代性的概念。正如齐美尔所指出的,在前现代文化中,依赖于面对面的交往,人们的关系建立在地理的接近性之上,这时,“陌生人”指的是某个来自外部世界并潜在地让人感到疑虑的人。但是,在现代化的城市出现之后,不再是每个人认识每个人了。一个人在城市里的公共生活以匿名为特征,人们在一个典型的一天当中遇到的大量的人都是陌生人。可以说,城市日常生活最大的特征就是陌生人共处之地。

美国广播节目主持人加里森·凯耶勒曾经描述过他年轻时初到纽约的喜悦,他发现自己可以在街上随意走动,默默无闻,无人注意。这有一种奇特的解放意味,不像在一个小镇上住着的时候,每一个人都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回事。

初到网络空间的人会享受到同样的解放感觉。当人们发现自己进入了这个空间,同其他人以某种不可见的、但又完全可感的方式联系起来,他们会感到一种不为地理接近性所限的心理上的亲近性。就像都市给予人们比以往多得多的独立与自由,网络空间因为容纳了如此之多的异质性群体,使人们得以见到大量知之甚少或者从未见过的人,不断地与之展开不同程度的互动,而这种互动所采取的是转瞬即逝的交往形式。

一个陌生人的社区与亲密型的社区的社会组织的要求完全不同。在18世纪,当人们都十分清楚自己身处社会等级的哪一级的时候,不同阶层的社会交往可以由荣誉感来规范。这种贵族式的东西在日趋平等化的时代无法再维持下去。荣誉好似贞操,这两个概念在现代的世界观当中都无可怀疑地成为过时之物了。一个申言荣誉的人很难带来倾慕,而一个声称失去了荣誉的人更多成为嘲讽而不是同情的对象。

也许工业革命引发的影响最为深远的社会变革就是城市和乡村的分野。年轻人成批从乡下涌入城里,人们不得不与匿名的陌生人打交道,这些陌生人的性格和家庭背景难以考察。到底应该对陌生人袒露多少,由此成为一个问题。美国文学批评家莱昂内尔·特里林认为,到19世纪末叶,人们经历了从诚挚性(sincerity)到本真性(authenticity)的变化。诚挚性,说的是对个人的一种期待:他和别人交往时应该避免表里不一,在公开场合所暴露的东西要同私下里感受到的东西相一致,但并不是把什么东西都拿出来公布。而本真性则意味着,不是对别人诚实而是对自己诚实。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可以向陌生人坦白内心最隐秘的想法,而不必为此感到内疚。前者要求,披露的事情必须是真的;后者要求,只要是自身的深切感受,什么事情都可以披露。

“裸露的人”(naked man)第一次出现了。如果说,诚挚性的年代的座右铭来自德尔斐神庙:认识你自己,那么,本真性的年代的座右铭来自心理治疗师:成为你自己。

随着自我暴露变成人是否值得信任的尺度,个人开始同陌生人形成一种心理交往的关系。这在政治舞台上尤为常见。政客们只有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展现他们的情感和动机才被认为是可信的。政治记者不再关心政治的东西,而是关注政客在舞台上的表演。政客自觉自愿地与媒体的消费者建立亲密关系,因为他们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等于取消自己在政治肥皂剧中的角色。政治和闲话越来越难以分辨,政客像歌舞表演的演员,其专长是“心理脱衣舞”。换言之,他们以自己的私生活创造政治资本。掌握个人暴露的困难艺术现在变成了政治成功的关键之一。

在前现代、前都市化的等级制社区,即腾尼斯所称的“礼俗社区”(Gemeinschaft),个人可以向同等社会地位的人展露自己,他们清楚如阶级结构这样的界限的存在。相形之下,现代社会,或称“法理社会”(Gesellschaft),阶级的流动性会要求人们一部分一部分地出示情感,在不同的语境下展示不同的部分。由“礼俗社区”向“法理社会的变迁导致了一个概念:我们可以和陌生人达成感情上的亲密。人们普遍相信:互相暴露感情是为了形成一种情感纽带。这一纽带由一种集体性格构成,它是在互相暴露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

当生活越来越多地在网上展开,普通人遇到了和政客一样的社会压力,并且也被赋予了技术机会,来向陌生人暴露和推销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