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杰克·吉尔伯特的诗(一)  

2007-11-25 21:34:54|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经在以前的博文中译过美国诗人杰克·吉尔伯特的诗《失败与飞翔》的最后两句:

 

I believe Icarus was not failing as he fell,

but just coming to the end of his triumph.

 

我相信,伊卡洛斯在坠落的时候并未失败

而只是接近了他胜利的终结

 

网友Edda不同意,认为triumph可以是胜利,也可以是迷醉的狂喜。所以,她译为

 

我相信,伊卡洛斯在坠落的时候并未失败

而只是走到了他狂喜的终点

 

我不同意这一译法,所以有必要在此介绍一下吉尔伯特其人其诗。

吉尔伯特的第一部诗集Views of Jeopardy 1962年出版后,好评如潮,他因此摘取了“耶鲁青年诗人大赛”的桂冠,被提名为普利策诗歌奖的候选人,甚至还登上了Vogue Glamour的封面。1964年,吉尔伯特又获得了Guggenheim Fellowship。很少有诗人初入诗坛便如此走红,可以说,吉尔伯特已俨然成为美国诗界的新声。

可是,他接下来干什么去了呢?他消失了。他离开了美国,浪迹欧洲,与他的学生、后来成为伴侣的Linda Gregg一起在遥远的希腊岛屿上过着清贫的生活,后来到了哥本哈根和伦敦。在和Linda分手以后,他与日本雕塑家Michiko Nogami结婚,又飘洋过海远走日本。整整二十年,他没有出版一本诗集。

1996年,当被问到他何以销声匿迹廿载的时候,吉尔伯特简单地回答,他只是“爱上”了LindaMichiko而已。事实上,吉尔伯特经历了一场自我放逐。他说自己要“探索和品味”某些地方。他在过一种真实的生活,远离美国文学的不自然,活在自己的心灵中,感受自身灵魂的力量,——然后,写诗。

吉尔伯特第二部诗集Monolithos: Poems, 1962 and 19821982年问世的时候,只有三分之二的内容是“新”的。诗集被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1962”,大多是第一部诗集的重印篇什;第二部分“Monolithos: 1982,才记录了诗人自六十年代中期消失以后的生活场景。

这一部分的第一首诗叫做“All the Way from There to Here”,在第四行,吉尔伯特总结了一条来之不易的哲学真理:“Surely our long, steady dying brings us to a state / of grace.”这种优雅的状态在社会诸多分心事当头的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达到的吧。在回忆了自己的飘游生活之后,诗人写道:

 

What I remember best of the four years of watching

in Greece and Denmark and London and Greece is Linda

making lunch. Her blondeness and ivory coming up

out of the blue Aegean. Linda walking with me daily

across the island from Monolithos to Thíra and back.

That’s what I remember most of death:

the gentleness of us in that bare Greek Eden,

the beauty as the marriage steadily failed.

 

我们看到了诗人对曾经的恋人Linda的回忆,她的金发与胜雪的肌肤与碧海的辉映,她准备午餐时忙碌的身影,两人在岛上伊甸园里的徜徉,这一切,都衬得婚姻失败的悲剧更加鲜明。

在《失败与飞翔》一诗中,吉尔伯特用伊卡洛斯的故事来隐喻他和Linda的恋情。这个希腊神话中的人物本来常常和愚蠢联系在一起,但吉尔伯特却恢复了他的名誉。诗的开始便说:“每个人都忘记了伊卡洛斯也在飞翔。”“也”字在这里意味深长,提醒读者注意一个事实:人们几乎总是把伊卡洛斯飞往太阳的尝试视为他的失败,甚至他尝试飞翔的努力都被视为愚蠢。

飞翔是值得的,哪怕最后坠落。不经险阻怎得天启。诗的最后两句除了情感的寓意,简直也可读作诗人拒绝文学新星的光环、自甘埋没和贫穷的自况(吉尔伯特生平从未拥有过自己的房子,并且,他只开过两次车)

 

我相信,伊卡洛斯在坠落的时候并未失败

而只是接近了他胜利的终结

 

所以,在这首诗里,失败一直是和胜利相对照的,诗人问:“How can they say the marriage failed? ”有关男人与女人、失败和胜利的困惑贯穿了吉尔伯特的诗卷,例如,不妨读一下“Sects”这首诗:

 

It got me thinking of the failed denomination

I was part of: that old false dream of women.

I believed it was a triumph to have access to their mystery, to see the hidden hair, to feel their spirit topple over …

I had crazy ideas of what it was.

 

在另一首诗“Seen From Above”中,诗人把爱情的沦丧同伟大战士的失败相提并论:

 

In the end, Hannibal walked out of his city

saying the Romans wanted only him. Why should

his soldiers make love to their swords?

He walked out alone, a small figure in

the great field, his elephants dead at

the bottom of the Alps’ crevasses. So might we

go to our Roman death in triumph. Our love

is of marble and large tawny roses,

in the endless harvests of our defeat.

We have slept with death all our lives.

It will grind out its graceless victory,

but we can limp in triumph over the cold

intervening sand.

 

汉尼拔孤身向前面对敌人,大象横尸于阿尔卑斯山口,吉尔伯特笔下的场景令人震惊。如此浓烈的意象,就是为了强调一个洞见:我们可以以胜利的姿态,走出爱情的破坏性败局,如同大理石一般坚硬。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