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贴:爱的飞翔与失败  

2007-10-16 00:46:56|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心神不宁的下午,困倦的我在看到胡泳先生介绍的几幅画作,和精致的诗歌后,生出了久未有的平静,便懒散地写了以下的文字,您便当是一个在您书页边上多手涂抹的读者,作为对您精彩文字的感谢,而写下的回响吧。

 

关于爱的美丽

 

“爱不是一份契约。有时,它会终止。就像爱的有些显现消失了一样。我们陷入爱情,不是为了永恒的期许,而是为了幸福的期待,为了记忆的守候。所以,爱的终结不意味着失败。它是对安全感和神圣性的拒绝,承认最美丽的事物终有一死。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

 

有很多关系失败了,或者正在失败,但有很多美妙的时分会被记住。没有什么是永久的。终结不可避免,不过没有必要使这些时分染上锈迹,除非那出于有意的选择。”

 

这段从画与诗中生发的文字,我特别喜欢,似乎并没有读过比这更清晰说明爱的美丽的描述了。再加点什么,已经是画蛇添足。也许大部分经历过爱的flyingfailing的人,在他们放开了对结果的追寻后,会了解开始的迷醉或者最后的终结,其实都只是一个仪式。永恒却在于,那些过程中光彩夺目的刹那。

 

关于Gilbert的诗

 

认真读了Gilbert的诗,却与您对这首诗的理解有着很有意思的差别,如果不是显示着相反倾向的差别的话。

 

我是这样读最后的句子的:

 

“我相信,伊卡洛斯在坠落的时候并未失败

而只是走到了他狂喜的终点

 

Triumph可以是胜利,也可以是迷醉的狂喜。在Gilbert平缓的叙述中,我体会着他对爱,或者婚姻,一种宽阔的在现代已经非常罕见的体验,让我有一种淡淡的感动。

 

爱情,像耀眼夸张的星辰(burning so extravagantly),像伊卡洛斯折翼前奔向的太阳,轻盈如羽毛,迷醉如飞翔。它短暂,它迷人,它也伤人——让人从天空坠落到地面,从炽热的火焰坠落到冰冷的海洋。

 

但诗人,却对这个对平常人来说等于爱情终结的状态,有那样感人的描述:

 

Every morning she was asleep in my bed

like a visitation, the gentleness in her

like antelope standing in the dawn mist.

Each afternoon I watched her coming back

through the hot stony field after swimming,

the sea light behind her and the huge sky

on the other side of that. Listened to her

while we ate lunch.

 

每个早晨,她熟睡在他床上如圣灵,温柔,那黎明前雾霭中的羚羊。每个午后,她是他目光中海与天光辉瞬间中的一个影子,慵懒地游泳归来。而他,仅仅在午餐时听着她的谈话,就收获淡淡的满足。这种满足,从诗句舒缓的,温润的节奏中传来,它不是飞翔一般,太阳一般晕眩和炽热的爱,它是更宽广,更深沉,更温柔的一种感情。

 

所以在诗歌的末尾,诗人说:

 

“我相信,伊卡洛斯在坠落的时候并未失败

而只是走到了他狂喜的终点”

 

狂喜的终点,是飞翔的终结,是燃烧的终结,但同时,也是大地般厚实的开始,是海水一样恒久温暖的开始。

 

我赞叹Gilbert在节奏控制上的自如,和在虚幻与现实之间尺寸的把握。是啊,描写爱情,一直与星星,月亮,太阳相关,而他关于爱情的独特哲学,是通过把像床,游泳,午餐这样日常的词语织入大海、雾霭这样浪漫的字汇中得到实现。

 

但我更赞叹的,是诗人对爱的宽广的理解。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历练,什么样的年纪,才可以让人如此宽广,以至读到诗的结尾,我有一种从迷茫的隧道中,看到微末光明的感觉。

 

诗歌的其中一种魅力,是不同的心灵在阅读时能有不一样的遇见。胡泳先生与Edda看见的,尽管不一样,却同样纯粹和于我们的心灵有益,您也这样觉得吗?

 

关于画和故事

 

在几幅画作里,Frederic LeightonHerbert Draper的作品让感性的那一个我触摸了悲剧独有的美丽和哀伤,但理性的那一个我无疑更喜欢Pieter Bruegel的冷静,或者说冷漠。是的,美丽的事物被毁掉,让人动容,但世界是那样广大,生命本来微末渺小,在永恒面前,在生生不息的宇宙中间,我们又可以说些什么呢。

 

回到伊卡洛斯的故事,读过之后,不禁得出老调的感慨,人生,或者说安全的人生,需要的仅仅是中间,不高不低,不热不冷,如中国人几千年前说的中庸。年轻的时候,总是喜欢伊卡洛斯那样的激情吧,那的确是极致和美丽的,不是吗。

 

年轻的时候,Edda拒绝任何中间事物,拒绝任何代表大地、代表安全的感情和人,并把它和激情,热烈,真正的生命对立起来,并有着如伊卡洛斯一样的飞向太阳的勇气。我与他唯一的不同,也许只是,我没有如他一般在生命最绚烂的瞬间坠落而已。

 

随着岁月的过去,我慢慢却发现,对于我来说,真正丰满的生命,也许,反而在于那些温吞的琐碎的事物中,它们与真正的神圣有那样难以言喻的神秘联系。

 

附记:

今天接到网友Edda的来信,说,以上的东西本来是有感而发,写在我1012日博客的评论上的,没想到越写越长,字数太多被限制了,就给我发邮件了。

我觉得这篇“回响”比原声更精彩,就把Edda的文字转贴在我的博客上,也没有征得作者的同意(题目也系我所加)。但我想,作者本来就是要在我的博客上留言的,应该不会特别反对我的做法。

现在,读诗的同道这么少,如此美文不与人分享岂不是一种罪过。

Edda和我对诗的最后一句有不同的读法,很有意思,但我并不同意她的观点,容以后的博文另叙。不过,我和她一样,更喜欢Bruegel的画,大部分人不知道,这幅画与诗歌有着不解之缘,也容后另叙。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