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胡适的诗与他身边的女人:江冬秀(六)  

2007-06-14 16:13:02|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冬秀在很多方面,的确如唐德刚所说,扮演了胡适的贤内助。比如,江冬秀在1928年初,带着他们的次子胡思杜回到绩溪乡下,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监造胡适祖父母和父母的坟。祖坟造成以后,为了纪念江冬秀的功劳,胡适在碑文上加了两行小注:“两世先茔,于今始就。谁成此工,吾妇冬秀。”[胡适192864日记,《胡适日记全集》(台北: 联经出版公司,2004),第五册,第164]

她曾经努力学习文化,自修到可以读金庸小说,能写半通半不通的书信;为了对胡适有所赶上,她也很努力地揣摩胡适的白话文体,甚至刻意模仿胡适的用字。根据一个远房晚辈的回忆,他小时候常替江冬秀到邮局去投递她写给堂弟江泽涵的信,有时偷看信,发现她写信也还通顺,而且使用新式标点符号。奇怪的是,她总是把“很”字写成“狠”。有一次,他忍不住问了江冬秀,“她笑嘻嘻的回答我说:‘你看过你叔公写的书吗?’”(程法德,“关于胡适及其家庭”,颜振吾编,《胡适研究丛录》,北京:三联书店,1989年,第30页)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没有多少文化的江冬秀,在很多事情上很开通。胡适曾夸奖她:“不迷信、不看相、不算命、不祭祖先。她的不迷信在一般留学生之上。” (《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从她身为旧式女子,却能接受新式婚礼这件事上,也可见出江冬秀的长处。

冬秀不懂学术为何物,但她却信任并支持胡适选择的学术道路,并不鼓励胡适做官。胡适在回国之初就在文章中反复表明远离政治,不做官的态度。他曾说:“二十年不谈政治,二十年不干政治。”(唐德刚译注:《胡适口述自传》第九章《五四运动――一场不幸的政治干扰》,《胡适文集》第1册,页358)抗战爆发后,胡适放弃了不做官的信条,接受驻美国大使的任命。他曾对抱怨的妻子说,国家为青山,青山倒了,我们的子子孙孙都得要做奴隶。虽然如此,他还是在给冬秀的信中表明态度:“现在我出来做事心理常常感到惭愧,对不住你。你总劝我不要走上政治路上去,这是你的帮助我。若是不明大体的女人一定巴望男人做大官。你跟我二十年,从来不作这样想。”(19381124信)并说:“我只能郑重向你再发一愿:至迟到战争完结时,我一定回到我的学术生活去。”(1938730信)

江冬秀有此迥异于世俗的胸襟见识,是十分值得赞赏的。她在给胡适的信中说:“再不要走错了路,把你前半身(生)的苦功放到冰泡里去了,把你的人格、思想,毁在这个年头上。”1947年蒋介石力劝胡适出来参加政府,江冬秀临送胡适上飞机时还郑重叮嘱:“千万不可做官,做官我们不好相见了。”(《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第1963页)

诚然,江冬秀是小脚“村姑”,然而,实际见过江冬秀,或者对她有所了解的人,虽然体认到她与胡适在学问上的不相匹配,但都称赞她“有魄力,有决断,颇有些才华和男子气概”。江冬秀并不像一般的乡村女子那样羞怯、胆小。她办事很泼辣,抓住胡适爱惜名誉这个弱点,“遇事不是乞怜,而是大吵大闹,逼得胡适不得不步步退却。(石原皋:《闲话胡适》,安徽人民出版社19856月版,第49页)发现胡适的婚外恋情,江氏就泼而又泼,闹得胡适噤若寒蝉。胡适跟表妹曹诚英热恋的时候,胡适的远房表弟石原皋回忆说:“江冬秀为此事经常同胡适吵闹,有一次大吵大闹,她拿起裁纸刀向胡适的脸上掷去,幸未掷中,我把他俩拉开,一场风波始告平息。”(同上第39页)

江冬秀和胡适生活了近半个世纪,中间虽然有种种侵扰,但并没有动摇江冬秀的位置。这要归功于江冬秀的惨淡经营——在江冬秀一面,也许她是“幸运”的,然而在她的“大吵大闹”中却也透露出不平与怨恨;也可以归结为胡适本性的软弱纯良——唐德刚说:“青年的胡适虽然颇受异性的爱慕,但是他本质上不是一个招蜂惹蝶之人;不像他的好友徐志摩,所到之处便蜂蝶齐飞!适之先生是位发乎情、止乎礼的胆小君子。搞政治,他不敢‘造反’;谈恋爱,他也搞不出什么‘大胆作风’。”(《胡适杂忆》,第195页)

胡适跟曹诚英热恋的时候,确曾动过“家庭革命”的念头。他在《怨歌》的结尾激昂慷慨地写道:“拆掉那高墙,砍掉那松树,不爱花的莫栽花,不爱树的莫种树!”这里的“高墙”是指封建礼教的阻隔,松树是象征遮挡“雨露和阳光”使爱情之花“憔悴”“早凋”的封建势力。但是,一旦回到属虎的江冬秀身边,胡适的“拆”与“砍”的勇气就都化作乌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