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在伯克利听thomas scanlon(二)  

2007-02-27 02:38:05|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谅是伤口的治愈,也就是把责备弃置一旁。乔安娜·诺思说:“原谅是一种修复被过失者损害的关系的方法,至少是走向完全康复的第一步。”

责备同已经发生的事情相关。它给一个人做过的事情赋予某种意味。已经做过的事情无法改变了,但是,一个受到责备的人能够做些什么去修正甚至是抹掉上述意味,却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一种可能性是重新诠释,即争辩说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被赋予的那种意味。然而,如果这样的诠释不能取信于人,受责备者又能怎样做呢?原谅的问题就此浮现。原谅者要求受责备的人改变自身的某些地方,使正常关系的恢复成为可能。

责备和原谅都拒绝怨恨。原谅存在三个前提条件:(1)不否认一个人做了错事;(2)犯错者对自己的行为负责;(3)原谅者的身分使之可以抱怨自己受到了错误的对待。在这些前提下,责备的问题可以解决,只要被原谅的人承认自己做了错事,并采取措施在受损害一方可以接受的基础上重建他们之间的关系。

否认第二个前提,意味着对有问题的人采取高姿态,例如父母对孩子就是这样,等于不把这个人作为关系中的一个严肃参与者来对待;否认第三个前提,则等于采取一种降低自己身分的态度。

确实存在这种情形,即我们同某个行为主体的关系阻止我们责备他或她,或者,要求我们的责备有所缓和。在此情况下,我们应该问自己,过失者所犯的错误严重到足以破坏正规的关系吗?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接着就要问,我们该提供什么样的忠心与支持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