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女人在下  

2006-11-28 14:59:07|  分类: enjo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昆德拉在《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中写道:“最沉重的负担压得我们崩溃了,沉没了,将我们钉在地上。可是每一个时代的爱情诗篇里,女人总渴望被压在男人的身体之下。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重,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人们就变得越是实在和真实。”

在遵循重力法则的世界里,人们其实并不喜爱重,有那么多“飞翔”的意象存在于人类传说中,就是这方面的明证。在古希腊,所有的神祗都是会飞的。在中国,最高的自由境界是庄子说的所谓“逍遥”,其实也就是飞翔。《一千零一夜》里,奇妙的飞毯代表着超越一切界限的幻想。

爱情,是轻的,还是重的?大部分恋人会想到长着翅膀的丘比特,在热恋中为他们带来的那种轻盈的感觉,如阿米亥在他那首不朽的诗《疼痛的精确性与欢乐的模糊性》中所写到的:“在爱情和狂欢的夜晚之后:真是太棒了,/我都飞上七重云霄了。”然而,套用学大庆年代石油工人常挂嘴边的一句话“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出油”,我们可以说,“爱无压力轻飘飘。”莎翁爱情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中,茂丘西奥上场有一段词:“You are a lover; borrow Cupid’s wings/and soar with them above a common bound”(你是一个恋人,你就借着丘比特的翅膀,高高地飞起来吧)。罗密欧立即反驳茂丘西奥的话说道:“Under love’s heavy burden do I sink”(爱的重担压得我下沉)。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