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鼓励真正的对话吗?  

2006-11-11 01:26:07|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自然地,我们会想到,良好的反思从本质上来说是在个人的心中和脑子里展开的一场对话。换言之,人们打量周围发生的事情,在多种选择中斟酌取舍,追随自己的感觉和本能,然后作出决策。在索福克勒斯的眼里,这种描述并无失实,但却不尽完备,而这种不完备构成了危险,对领导人尤其如此。索福克勒斯认为,良好的反思并非一项个人的演练,而是一种根本性的社群活动。

我们常常听说高处不胜寒,这句话有两层含义。一是,领导人承担最终责任。每天,经过讨论和分析,领导人带领企业采取一个又一个行动。这些决定影响到工作、职业生涯和投资回报,随之给家庭和社区带来连锁反应。好的领导人,甚至是那些最自信和最成功的领导人,都懂得当他们作出重要的决定时,对自己和其他人会产生多么大的风险,而这样的最终决定是要他们单独作出的。

不过,在克瑞翁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别样的孤独。他的孤立是自我造成的。在发出禁令前,他本可以询问其他人的意见,但他却没有那样做。他对国民演讲时强调,广听众议对领导人来说至关重要,然而这一原则在他那里并没有得到奉行。亚里士多德称人为社会动物,但克瑞翁却拒绝了人性的这一基本层面,辜负了他的社会所最为珍视的原则。

克瑞翁的命运并非不可避免。他的周围有许多人,试图诉诸他的感情,他的历史感,他的希望和梦想,以及他对家庭和社区的忠诚来改变他的想法。他们是把他当作一个人,而不是位居九五之尊的领袖来沟通的,但他把他们悉数赶走。我们看到安提戈涅以一种直接而有力的方式为宗教和家庭义务辩护。因为她的努力陷入失败,歌队采取了另外一种方法。在整出戏当中,歌队表现得很克制,根据克瑞翁的接受程度或多或少地提出建议。当国王发怒的时候,他们毕恭毕敬。如果国王看上去产生摇摆,他们会施以柔声的劝说。如果有些事情有可能对国王产生影响,例如忒瑞西阿斯的出现,他们就提醒他多加注意。

克瑞翁的儿子海蒙以爱子的身份吁请父亲,告诉他底比斯的人民一致反对判处安提戈涅死刑的决定。忒瑞西阿斯则以祭司和先知的身份劝诫克瑞翁,因为他被很多不祥的征兆吓坏了。甚至守兵的惊恐不安对克瑞翁都是个信号:他在凭借恐惧和赤裸裸的权力进行统治。这些现实全部摆在克瑞翁面前,可他就是视若无睹。

克瑞翁的悲剧向领导人提出了两个难于回答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令人惊惧的:我会不会也像克瑞翁一样,走上一条孤立和自我辜负的道路?索福克勒斯要他的观众——其中包括雅典的公民领导人——明白,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毕竟,克瑞翁基本上还是一个表现不错、愿望良好、不乏才干的领导人。另外一个针对领导人的问题则十分实际:我怎样才能避免重蹈克瑞翁的覆辙,去逃避同他人进行公开的对话,把自己变成一架决策机器?

幸好,我们可以把索福克勒斯的戏看作对第二个问题的一种深具心理穿透力的回答。不过,这一“回答”十分独特,因为它包含了更多的问题。每个问题都要求领导人仔细和诚实地审视自己,看自己是否患上了和克瑞翁同样的毛病。这些问题显示,由于他们拒绝同周围了解情况、满怀关心的人展开对话,领导人破坏自己工作的路径不只一条。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