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反思是不是足够凌乱?  

2006-11-07 14:44:09|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领导人真的能够避免克瑞翁和安提戈涅陷入的困境吗?对于索福克勒斯来说,答案既悲观又乐观。他没有提供连傻子都懂的解决办法——因为领导人无法逃避他们有缺陷的人性。但索福克勒斯也相信,有办法减少错误和悲剧的风险,这些错误和悲剧在剧的后面一一出现。

当安提戈涅第一次听到死刑宣判时,她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告诉克瑞翁可以立即对她实施惩罚。他们争论了一会儿,伊斯墨涅提出和姐姐一同赴死,但安提戈涅不肯答应。歌队这时说,安提戈涅看上去确死无疑了,克瑞翁回答:“当然。不会拖延更久。”等我们再一次看到安提戈涅的时候,她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她的骄傲和和蔑视都不见了。歌队看见她的时候说:“这一幕真是惨不忍睹,再也禁不住我的眼泪往下流。”安提戈涅回答:

 

啊,祖国的公民们,

请看我踏上这最后的路程,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看太阳光,

那使众生安息的冥王

把我活生生带到冥河边上……

没有哀乐,没有婚歌,

我再也看不见太阳的神圣光辉,

我的命运没有人哀悼,

也没有朋友怜惜。

 

虽然她并没有动摇自己的信念,但安提戈涅现在明白了她将面对的是什么。此前,她轻易地、信心满满地谈到死,然而在那时死亡仅仅是一个抽象的概念。现在,她感受到了失去的痛苦,第一次做出了像是某种反思的举动。她超越了单一的对神祗的道德义务原则,认识到自身处境的复杂性。在她和歌队的最后对话中,她回忆了自己的双亲以及加诸她的家族的诅咒;她也说到有关坦塔罗斯(Tantalus)的女儿的古代神话,这个女人死得十分凄惨。* 当歌队说是她倔强的性格害了她自己的时候,安提戈涅没有予以愤怒地反驳,而是默默地承认了。

此时,安提戈涅终于以索福克勒斯推荐的方法来反思自己的处境了。守兵的反思之道既简单,又根本。他在两种可能性之间左右权衡:立刻去见克瑞翁,或是等待不动。相比之下,安提戈涅的想法和情感要复杂得多,涵盖方方面面的重要考虑。每一种考虑都对她决定性地采取抵制克瑞翁的禁令的行动起直接作用。如果她早一点这样做,一场悲剧也许就可能避免。对克瑞翁来说也是如此。不像安提戈涅,他要等到一个年长的祭司和先知忒瑞西阿斯(Tiresias)愤怒地警告他厄运迫在眉睫,以及他得知安提戈涅和他的儿子海蒙一起死了的时候,才会从自己的僵化的承诺和单线条的思考中脱离出来。

对索福克勒斯来说,好的反思是一个凌乱的过程。它前后摇摆,在感情、想法、事实和分析中曲折行进。它东突西奔,而不是线性发展。它不会把过去弃置一旁。它会用生动的想象勾划未来的可能结果。好的反思既清楚地意识到义务所在,也承认责任的开放性。在应用道德准则之前和之后,它都会仔细权衡和判断利弊。并且,严肃的反思不会固守一个单一的大原则——例如对国家的义务或是对神祗和家庭的义务——而让此原则冲掉所有其他的考虑。

这种反思途径的最佳例证,不是守兵的两分法思维,甚至也不是安提戈涅在最后一刻的思考,而是索福克勒斯为我们呈现的整出戏剧。他促使我们像古希腊的观众一样,去体察,感觉,思索,在戏剧的不同时点上被拽向不同的方向。我们想着是克瑞翁还是安提戈涅属于正确的一方,如果我们处于他们的境地又会采取怎样不同的行动,在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考虑乱麻般的问题的彼此纠缠,高尚的道德准则,压力和不确定性,历史先例,诗学的洞见,诸多热切的个人的希望和恐惧,以及现实的局限性。一个善于反思的人会以所有这一切为出发点,欣然接受事物的复杂多变性,全身心地对之作出回应。

情绪在好的反思中扮演着复杂的角色。如果情绪过于强烈,会令反思成为不可能的事情,这正是我们在安提戈涅和克瑞翁那里看到的。然而,情绪真空的危险性也同样很大。剧中有好几次克瑞翁用纯粹的智力推演同安提戈涅、海蒙、忒瑞西阿斯和歌队进行争辩。他的说法很机智,但也仅仅是机智而已。他的辩论策略导致的是一种表面化的争论,不会促成理解或是启迪心智。只有当克瑞翁和安提戈涅两个人都被不同的情感和思想撕扯得四分五裂之时,我们才感到他们是在真正地对待眼前的问题。

在此,那个守兵,一个头脑简单的人,再一次显示了他对基本原理的把握能力。他害怕直接去见克瑞翁,也害怕拖延了事。但他为两种相反的强烈感情所拉扯却并不意味着他是个怯懦之人。这种拉扯反而帮助他理解了真正的危险所在,迫使他对自己的选择再三挣扎。同样,安提戈涅非得到感受了生命和梦想行将完结的痛苦之后,才会直面摆在眼前的严峻课题。

索福克勒斯有力地表明,对个人尤其是领导人来说,好的反思好似坐在蛛网的中央,警惕地感受一种情境的不同维度上都在发生些什么。这并不能够保证得出正确的答案:我们无法超越自身的弱点,克服周围所有的阻力。但索福克勒斯指出,在投入一段凌乱的、但却是全神贯注的反思之后,领导人更有可能作出良好的决策。

 

* 坦塔罗斯是PhrygiaSipylos山中的国王。Phrygia位于小亚细亚。他的女儿是尼俄柏(Niobe)。尼俄柏是忒拜国王安菲翁的妻子,她大概生了十四个儿女。她曾向那个只生了两个儿女的勒托(Leto)表示骄傲,说她生了更多的儿女,勒托便叫她的儿子阿波罗和女儿阿耳忒弥斯把尼俄柏的儿女全部射死了。尼俄柏后来化成了石头。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