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能转换视角吗?  

2006-11-06 18:29:09|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戏中,提供别样选择的人并不处于领导者的位置上,这也许是索福克勒斯用以强调领导人的危险的一种方式。这些人的反思取向要求领导人挑起一个艰巨的任务:审视甚至抵制自身的一些最强烈的本能和最关键的承诺。换句话说,克瑞翁的最大挑战,并非来自安提戈涅或那些在底比斯搞地下活动的反叛分子,而是来自他自身的性格。安提戈涅也是如此,最大的挑战出于她自身,而不在于克瑞翁的禁令。即便他们的本能告诉他们自己是对的,必须依本能行事,但在实际上,他们两人都错了,而且需要认清这一点。

良好反思的第一个例子出自一个不可能的人:一个低等守兵,是他向克瑞翁报告说,有人在为波吕涅刻斯举行葬礼仪式。初看上去,这个守兵像是一个懦夫,因为他说:

 

啊,主上,我不能说我是用轻捷的脚步,

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因为我的忧虑曾经多少次

叫我停下来,转身往回走。

我心里发出声音,同我谈了许多话,

它说:“你真是个可怜的傻瓜,

为什么到那里去受罪?

你真是胆大,又停下来了么?

倘若克瑞翁从别人那里知道了这件事,

你怎能不受惩罚?”

……我抱着这样一个希望跑来,

那就是除了命中注定的遭遇之外,

我不至于受到别的惩罚。

 

守兵的动摇犹豫令克瑞翁大为生气,他要守兵马上把话说出来。听完了守兵的报告,克瑞翁火冒三丈——他的禁令竟然刚刚颁布就有人违反——他命令守兵供出谁人如此大胆。守兵说自己不知道,克瑞翁认为他在撒谎。

这时,歌队长加入了讨论,对克瑞翁说:“啊,主上,我考虑了很久,这件事莫非是天神做出来的?”克瑞翁将此视作对自己意见的进一步质疑,他把歌队长称作“又老又糊涂”;然后,这位国王威胁守兵说,如果他找不到违背禁令的人,就折磨和处死他。守兵随即退场,对自己说,他得感谢神明,他带来了坏消息,居然平安无事。

这短短的一幕看似简单,实则不然。克瑞翁好像仍然在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秩序。可是,那个守兵用很少的几句话,第一次告诉我们,索福克勒斯如何认定什么是良好的反思。让我们仔细地咀嚼守兵的话。他清楚向克瑞翁报告坏消息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然而他的恐惧并没有让他丧失行动力。他踌躇止步,反复考量,做了克瑞翁和安提戈涅都没有做的事情:他在两种解决办法之间来回摇摆,一方面赶着去报告,另一方面又不停地拖延。在考虑解决办法的时候,守兵的作为是克瑞翁和安提戈涅都有所不及的。克瑞翁和安提戈涅两人都怀着有力的信念说话,他们毫不犹疑,也不考虑其他观点。当伊斯墨涅恳求安提戈涅三思而行的时候,安提戈涅对她说了许多难听的话。当歌队长插话说,也许是天神在波吕涅刻斯的尸身上洒下干沙的时候,克瑞翁对他的话不屑一顾,反而破口大骂。

守兵表现了谦卑,而安提戈涅和克瑞翁则以自己的傲慢最终毁灭了自身。守兵知道自己命运的无常——无论是克瑞翁,还是那些偶然性的事件,比如有关波吕涅刻斯的神秘葬礼仪式,以及神祗多变的意志,都可能致他于死地。相反,安提戈涅认为自己清楚地知道神祗的旨意,罔顾她的妹妹以及克瑞翁这些和她信仰同一种宗教的人会以十分不同的方式诠释他们的宗教义务。她的信念如铁板一块,克瑞翁也是如此。

底比斯的公民以歌队为化身,他们眼里的世界也同安提戈涅和克瑞翁迥然有异。守兵离开后不久,歌队唱了一大段。像守兵一样,他们的思维也是左右摇摆的,但在寻找正确的视角以便更好地理解克瑞翁和安提戈涅之间的冲突时,他们思考得更加深入、更加有力。

他们的合唱曲叫做《人之颂歌》(“Ode to Man”)。歌队颂扬了人类所取得的成就,他们唱到:“奇异的事物虽然多,却没有一件比人更奇异;……他是千秋万代的地球的主人……他是万物之灵长……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里,歌队是在描绘克瑞翁和安提戈涅两个人的性格气质。他们骄傲,自信,意志坚定。每个人都坚信重要的人类价值,并且试图鼓动他人的精神。这种对人类意志和勇气的赞扬在曲子的下一段戛然而止,歌队唱道:“这才能有时候使他走厄运,有时候使他走好运;他征服了一切危险,对每一桩不幸都找到了解决办法,只有死亡除外。”

关于死亡的唱词应该能够震动克瑞翁。它们是一种直白的提醒,让克瑞翁不要忘记,死神刚刚终结了许多勇敢的、自信的、骄傲的人——像克瑞翁一样的人——的生命。歌队要求克瑞翁退后一步,停顿一下,想想前辈的命运,看看自己是不是重新陷入了骄傲与毁灭的无情轮回。歌队然后提到一个不具名的人,他“胆大妄为,犯了罪行,在孤独的骄傲中走向生命的尽头。我不愿这个为非作歹的人在我家作客。”歌队要求克瑞翁审视自己的动机,看是爱国主义还是骄傲自大在驱使他行动。它也要克瑞翁转向他的同胞,检查他们的反应,观察个人是否已变成孤家寡人,同自己的社区及其价值观危险地分隔开来。

寥寥几曲,歌队从颂扬英雄般的自信和成就感(这代表着克瑞翁的自我感觉)转到了描述人类生活的脆弱性,悲叹命运的循环以及骄傲和孤立的危险。歌队没有说这里面哪种看法是正确的。它只是给出了一些速写,让克瑞翁从几个不同的视角检视自己和自己的选择。随着剧情的渐渐深入,歌队延续了这种态度,请求克瑞翁多方面观察自己的处境。这是自我反思的一种有力做法,但克瑞翁却拒绝采纳,待他想要这样做时已经太迟。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