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能够抵御成功的旋涡吗?  

2006-10-08 00:16:11|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他的小说《我来像贼一样》(I Come as a Thief)中,路易斯·奥金克洛斯(Louis Auchincloss)为我们介绍了托尼·洛德(Tony Lowder),一位40出头的律师。托尼和妻子有两个孩子。他在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纽约分部工作,但这份工作只是一个过渡。托尼有望踏上一条前途光明的从政之路——在一次最近的选举中,他几乎击败了一位根深蒂固的在位者。托尼是一位老兵,在朝鲜战争中因勇敢作战而获得过“银星”勋章,也曾创业成功。他和好友、同为律师的马克斯(Max)一起开了一家法律公司,对一家计算机公司和一家连锁餐馆作过大量投资。他堪称一颗冉冉上升的领导之星,前程似锦。

接下来托尼作出了两个异乎寻常的决定。首先,他犯下了一桩严重的罪行,但做得极其聪明,令人难以察觉。其次,他没有听从周围人的建议和恳求,去向当局坦白自首,此举毁灭了他的职业生活,令他的家庭陷入混乱,并使家人面临生命危险。领导人的目标是获得成功,而不是自我毁灭,但托尼却正是带着自己走上了后一条道路。

这个故事令我们面对文学中一个经久不衰、困惑不已的主题——成功的危险性。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用来描述门罗·施塔尔的那个伊卡洛斯的故事也许是最著名的例子。我们可以理解,伊卡洛斯是由于瞬间的快感而罹厄运的,但对那些有时间看清自己的所作所为的男人和女人们,是什么使得他们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呢?有些大人物出色地毁灭了自己的成功生活和职业生涯。其他一些人具备很高的领导潜力,但早年的期望却化作了大大的泡影。还有人确实获得了成功,但私下里却常常陷入绝望。

这些人都和托尼一样。他们富有才华,工作积极,招人喜欢,事业顺利——但某种东西却令他们翻了船。换句话说,许多领导人和想要成为领导的人面对的严峻挑战不是出自贫穷、压迫,或者技能和机会的匮乏,而是十分矛盾地源于他们努力想要成就的东西:一种极其成功的人生和职业生涯,以及所有随成功而来的一切。

透过托尼·洛德的形象,路易斯·奥金克洛斯以自己丰富的两栖生活为蓝本,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有关成功的危险性的现代视角,同时也告诉了我们领导人该如何避免这种危险的办法。奥金克洛斯出生在一个富裕的纽约家族中,在纽约做过房地产律师。在他的业余时间里,他写下了多部深受好评的中篇和短篇小说,刻划了多个反映他的生活和工作同伴的人物形象,这些人包括成功的律师,银行家,以及公司经理人。托尼·洛德正是这群人当中的一个。

托尼的故事充分地显示了,领导最为根本的内在资源是一种独特的反向思考的能力。领导人需要做到疏离于成功带来的压力和诱惑,思考怎样为自己而活。我们前面描述的内在资源——拥有美好的梦想,坚实的道德准则,以及令人不安的角色榜样——都不会发挥任何作用,假如领导人不能够抵御成功的旋涡的话。

托尼的故事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那时成功的压力和回报还远没有今天这么大。一位经理人在最近曾经如此描述他的生活:“我盼望这次晋升已经很久了,简直都能尝到它的味道。事实是,尽管我在努力压制个人野心,这种野心仍然构成了我的生活中的一股强劲的、有时是压倒一切的力量……并不是说我愿意牺牲生活中的其他东西来成就事业,但事业占据着我的决策过程的中心位置,在我成年以后始终如此。”

起初,我们很难解释托尼的犯罪行为和坦白自首。但经过仔细观察之后,我们开始了解到成功是如何成为一种心理上和情感上的麻醉剂的。它的牺牲品对自己内心生活的萎缩和健康本能的磨蚀毫无意识。事实上,这些男人和女人们看上去好像在过着一种典范的均衡生活,也许还在组织和社区中充当着领导。

换句话说,托尼的经历构成了一种特别有用的警告。英语中的“经历”一词(experience)来自拉丁文ex pericolo,意思是“免除危险。通过对托尼的罪行和坦白的思考,我们可以找到一些极为有用的方法,供领导人抵御成功的旋涡,为自己保留一块能够思考和活出自我的自主天地。

这种对自主的追寻不应该被错误地视作一种自私自利的练习或是对社会和体制的浪漫化的排斥。奥金克洛斯强烈地主张,领导人如果不能首先对自己担负起某些特定的责任的话,他们也不可能做好为他人担负责任的工作。这又转而要求领导人同缠绕成功男人和女人的压力和诱惑保持一段健康的距离。沿着多人走过的社会道路前行,男人和女人们很容易赢得喝彩和爬升:这样做看上去像是领导,但常常不过是经过伪装的追随。奥金克洛斯认为,领导人必须能够从强有力的、令人陶醉的成功说教中脱身出来,努力搞清到底什么对自己具有重要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