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能够承担责任吗?  

2006-10-06 12:15:11|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有小的步骤都非常有价值,但它们不会解决船长的大问题:在他的舱室里藏着一个逃犯。船长变得越来越紧张和容易走神,船员们感到了这一点,对他充满戒心。在一个个漫长而炎热的白天和夜晚,莱格特始终不离船长左右,使得他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变得无限悲惨”。

就在此刻,船长迈出了另外的重要一步。他设计了一个让莱格特离船的计划。这个计划需要想象力和对细节的周密关注,其成功有赖于船长对自身性格的坚定考验:他必须挑战莱格特的想法,后者想要呆在船上,直到航船到达柬埔寨附近再把他“放逐”掉。两个人小声争辩起来,船长最后语带讥刺地说:“放逐你!我们不是在排练男孩的冒险故事。”莱格特接着说,他要在当天晚上离开船游走,就像他当初游过来一样。船长十分严厉地告诉他,这一天他什么也不能做。事情现在发生了重要的逆转。船长开始占据上风,指挥莱格特按他的指令行事。他一直在学习维护自己的权威。

第二天晚上,一切都到了紧要关头。船长研究地图之后,发现了一个可以让莱格特离船的地方。他给了莱格特钱和一顶大大的软帽,叫他溜到下一层甲板,慢慢地潜入水中。然后,船长上到主甲板上,命令大副向一块巨大的、面目狰狞的黑岩驶去,这块名字叫做“考林”(Koh-ring)的礁石悬在一条多石的海岸线上。他对大副说,他在寻找一股“陆地风”好让船驶离现在波澜不惊的水面,与此同时,他也在制造烟幕以便莱格特能够在不为人觉察的情况下离船。

船缓缓地向那块巨石滑过去,四周一片死寂。大副不久就恐慌起来,叫喊道:“我们完蛋了”。船长让他安静,命令恐惧万分的舵手们继续前进。大副哀声说:“我们已经到岸边了。”船长抓住他的胳膊,一遍又一遍地猛烈摇晃他,重复着自己的指令。虽然连船长自己“也不敢看陆地一眼,害怕因此而吓破了胆”,但他还是不肯改弦更张。

过了一会,船长认识到他无法弄清船是否在移动,因为在风平浪静之中他对船失去了感觉。为了辨明动向,他需要以水面漂浮的某种东西作为参照物,这时,他看到了自己给莱格特的那顶帽子。船长迅即下令转舵,瞬息间,船掉头而去。船员们欢呼起来,大副下令对船帆作一些调整,船开始全速向前。

到了这一步,新船长的故事几乎就要结束了。康拉德没说莱格特后来怎样,也未提船长是否顺利完成了航程。但作家确实暗示,如同我们看到的那样,船长现在做好了担负新的责任的准备。船长隐匿了一名逃犯,认可了逃犯并无对证的说辞,把自己弄得六神无主,为船员对其领导能力的怀疑雪上加霜,欺骗了一位同行船长,将船和船员置于危险之中以便莱格特能够逃走——在发生了所有这一切之后,为什么康拉德还会这样想?简单地说,答案就在于,船长终于担起了责任。他向船员和他自己证明,作为领导,他不仅拥有专业技能,而且敢作敢为,满怀个人力量。

为了看清这一点,我们需要仔细地观察,船长在他的船接近“考林”礁石的时候,做了什么和没做什么。当大副反对他的命令时,船长毫不让步。他没有像莱格特那样扼死一个海员,但他动用了有限的武力以确保下属的服从。随着船越来越靠近礁石,船长并没有惊惶失措。他无法确认船在往哪一个方向开,但他迅即认识到问题所在,保持镇定,发现了解决的办法。最后,由于船紧擦礁石而过,船员的注意力都被调开,莱格特得以找到机会悄悄游走。

船长的计划成功了。莱格特逃走了,船获得了陆地风的助力,船员们对他们的船长的驾船技巧和果决指挥尽收眼底。与此同时,船长通过了对他自身性格的一次严酷考验。他的自我掌控的能力大幅提高,那个秘密分享者不再扰乱他的心神,他对自己的船指挥若定。

领导者不是在他们了解了一份工作的内容和要求的时候承担责任,而是在他们感到这份工作属于他们的时候这样做。在船长的事例中,这意味着他能够向船员发出一系列站得住脚的指令——没有犹疑,出乎自觉,带着自信和权威,面对压力和多变的环境——并让这些指令被船员遵守。他的行动清晰地表示了,“是我在发号施令,这是我的船。”他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决定,为了他的船员而担起了责任——承担责任在此具有重要的心理和情感层面的意义。

也许船长应该更早和更好地懂得他的责任——毕竟,他已经在好几位船长的指挥下航行过很长一段时间。但康拉德却不这样看。船长并不愚钝。他拥有良好的技能和训练,他明白船员们在审视和估量他,他对自己的感觉也十分敏锐。康拉德是在清楚地告诉我们,直到某个人对其他人彻彻底底地担负起责任,并为此作出极为困难的决定,他将无法把握责任的真正内涵。

对初踏经理人生涯的人来说,这是千真万确的:某一时刻,一位新的外科医生给病人开了胸,开始缝合动脉。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一个人的生涯巅峰时期:杜鲁门总统(President Truman)说过,他的继任者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将军(General Dwight Eisenhower)怎样才会知道自己成了总统?当他发出的指令有如石沉大海之时。所有的职业也都会遭遇此种情形:棒球运动员戴夫·罗伯茨(Dave Roberts)描绘过2004年红袜队(Red Sox)对扬基队(Yankees)夺标决赛时偷垒的一个关键时分:莫里·威尔斯(Maury Wills),20世纪60年代的伟大偷垒者,曾经告诉他“在我的运动生涯中,会出现一个时刻,球场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必须偷一个垒,而且一定会偷垒成功”。罗伯茨说,在决赛到了那个阶段,他知道莫里·威尔斯所说的偷垒时刻到来了。

看起来,压力之下的责任是无法存在于一个假设环境中的。它所带来的自我认知只能从实际经验中来。这并不能够开脱船长第一次遇到莱格特时所犯的错误。然而,一旦莱格特上了船并被隐藏起来,事情就出现了自身的逻辑。年轻的船长面对一个艰难的挑战,在大输大赢的风险下,他学会了担当和有效领导——而这是莱格特和阿奇博尔德都不曾掌握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