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能一步一步来吗?  

2006-09-29 00:24:11|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有经验的高管谈起她最近刚刚招募的一位经理人。他在新位置上做了几周,学会了很多东西,但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这份工作的挑战性。他解雇了一个下属,同一位似乎对他视而不见的同级作了交流,看到有新的证据显示,他受命扭亏的部门的经营状况比他预想得还要糟糕。所有这些都没有令高管动容。她对这个新手说,他这才算是初次真正触摸到了工作的实质。

新船长经历的情形正是这样。许多经理人接受了一个新任务,认为自己已经了解了任务的特性,然后,他们却会像新船长一样发现,事情正在迅速地走向恶化。通常,问题既出在他们经验的欠缺上,也出在他们对面前工作的严酷现状的误判上。

船长对恶化的局势的回应令人叹服。遇到急转直下的局面,有些经理人会揪住小问题不放,埋怨他人,束手待毙,要么就是没完没了地进行分析,以这些做法来逃避现实。船长没有犯这类错误。相反,他抱定清晰的行动宗旨——不是实施某种戏剧性的、毕其功于一役的行动,而是采取点点滴滴的实际步骤在船员中建立自己作为船长的信誉。这里的每一小步都有两层目的:一方面解决外部问题——处理莱格特的事情,增加船长的权威——另一方面解答关键性的内部问题,即他作为船长自我意识不足的问题。

一天早晨,在把莱格特藏起来一两天之后,船长离开舱室,听到一个轮船驾驶员在拿他打趣。船长对此的回应是下令转帆。这个命令要求前桅的每一个人都集合到甲板上,船长一边走,一边看着每一个人的眼睛。然后他和高级船员一起用了早餐,对面前的饭菜丝毫未动,整个餐室笼罩在他的“冷酷的威严”下,致使就餐者匆匆吃了几口就都逃之夭夭了。

通常情况下,这些做法本来显示不出多大意义。但在这里,它们显露了船长开始逐渐进入自己的角色。他发出了一道严令,清晰地申明了自己的权威——也向自己表明,他是可以做到发号施令的。考虑到他的疯狂状态,迈出这一步需要相当的沉着,给出了他要承担责任的清楚信号。

尽管私下里充满疑惧和挣扎,但在公开场合,船长努力表露自己的自信——大多数领导人在其领导生涯中都会发现,他们在某些重大转折点上不得不如此做。大企业的CEO们看到,有时他们面临和船长同样的困境:要应对严格的审核,承受严峻的压力,无法肯定自己是否够格,但却被迫显示信心,鼓励他人。

凯瑟琳·格雷厄姆(Katherine Graham)在担任《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董事长和CEO十年之后,因为提议修改工作规程,面临一场报纸工会组织的罢工。她对这一幕的回忆同船长的故事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她后来写道:“我感到绝望,私下里问自己,是否把整个事情都弄糟了,导致失去了这张报纸?我看不出我们还能怎样经营下去……然而,尽管忧心如焚,我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平静而坚定的样子,示人以乐观,为的是让这样的态度感染大家。”

康拉德没有告诉我们是什么使得船长开始变得有担当了,不过,神秘的莱格特,作为一个令人不安的角色榜样,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莱格特拥有船长所不具备的一切特质——力量,决心,铁的纪律性。他对自己非常了解:他向船长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被捕获。他在船长的舱室里坚忍地坐了好几天,一声不出,一动不动,令船长深深地受到震撼。他既构成了一个严重的现实问题,也无情地提醒着船长,其性格中存在严重的缺陷。

船长头上的压力很快加大了,因为一条载着“塞弗拉”号船长和他的几个船员的划艇驶进了视线。“塞弗拉”号的船长是一位名叫阿奇博尔德(Archbold)的老人,他正在搜寻莱格特。船长邀请阿奇博尔德参观他的舱室,他们坐下来交谈了一番,而此时莱格特就躲在几英尺外的洗手间里。为了让莱格特能够听见他们的对话,船长对阿奇博尔德说自己耳背,恳请他说话大点声。

阿奇博尔德解释说,他断定莱格特是个杀人犯,“塞弗拉”号是被上帝的慈悲所救,而与莱格特无关。船长同阿奇博尔德在这一点上作了一些辩驳,但那位老船长不为所动。他说:“烈风的恐怖必将追随他。”阿奇博尔德是个墨守成规的人,脑子里没有装半点道德复杂性的概念。他无法想象,莱格特可能为了拯救全船人而不得不杀死那个水手。

当阿奇博尔德试图了解新船长是否有过任何关于莱格特的消息,新船长变得闪烁其辞。他意识到,出于心理的而不是道德的理由,他不能够向阿奇博尔德撒谎。因而他不断地岔开话题,想方设法地误导阿奇博尔德而不是直接扯谎。一度,他甚至要带阿奇博尔德看一下洗手间,并把洗手间的门半打开。很快,他感到他已经成功地让阿奇博尔德“坐不住”了。阿奇博尔德对他将信将疑,但一无所获。

欺骗同行船长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但新船长显示了他的出色的自我约束能力、精明和顽强——这些都是莱格特拥有而他自己有所欠缺的。而且,他现在采取了一种反对一个富有经验的领船人的立场,因为他认识到这是惟一防止莱格特被错待的办法。这样做对船长来说带有重要的心理和情感层面的价值。他开始体会到他作为船长的职业身份,至少在否定的意义上说是如此,因为他发现了自己同那个懦弱的、循规蹈矩的阿奇博尔德的不同。他更能够接受道德的复杂性,而且,不论好坏,在困境中,他更愿意凭借自己的本能而不是死板的规则行事。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