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对自己高度负责吗?  

2006-09-07 00:46:11|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解施塔尔动机的最好方式,是提出并回答四个问题。这些问题同他个人相关,同时,也和勤于思考的领导人相关。每个问题都不易回答,但每个都有助于了解一个人在生活中是否发现了合适的任务——这份任务值得在意和投入,而这种在意和投入是取得真正的成就的必要前提。

第一个问题是,我对自己高度负责吗?对美国企业的标准看法是,企业是私有财产,经理人对企业的所有者负责。出于同样的逻辑,企业法规定经理人对企业的长期战略和财务健康负责。学院派经济学家把企业看作一台自动出纳机:最重要的是企业产生的现金,而经理人的任务是实现现金流的最大化。上面这些说法都把经理人看作荣耀的雇员。他们的工作是按照“老板”——大型金融机构以及其他股东——的指令行事,也就是挣得利润。如果经理人的利益同所有者的利益融为一体,那就万事大吉了。

严肃文学使这些有关经理人和企业的概念看上去愚蠢而浮浅。在文学作品中,有血有肉的领导人积极肯干,但他们的动机是情感性的,并且高度个人化。这些动机发自内心,与金钱回报或是利益均沾没有多大关系。从这个角度看,那些早晨一睁眼就为增加现金流的扣除风险以后的现值而激动的人肯定脑子有病,要么就是他人的笑柄。

像施塔尔这样狂热奉献的领导人究竟对谁负责呢?严肃文学给予了一个清楚的答案:他们对自己高度负责。以此观之,领导人勤奋工作,渴望征服世界,是因为他们只有这样做才能成长起来。迎接艰巨的挑战,考验自身的性格,生活并不会因此变得容易,或是压力减小,或是乐趣增加;但是,生活的确更富于张力、真实性和愉悦度了。

智利诗人帕布洛·聂鲁达(Pablo Neruda)描述过这种基本的渴求:

有个东西撞击着我的灵魂,

烧着我,为我插上久违的翅膀,

我寻找着自己的方法,

去破解

那团火

施塔尔对聂鲁达的深刻观察决不会陌生。他所过的生活是他自己选择的。正因如此,尽管他的健康每况愈下,尽管他深深为凯瑟琳所吸引,他把生命的最后岁月仍然悉数献给了工作。

施塔尔的心脏病医生贝尔大夫(Dr. Baer)非常明白这一点。好几个月以来,他就告诫施塔尔该给自己放个长假了。施塔尔的标准回答是,几周之后,等到事情没那么多了,他会这样做的,但贝尔大夫知道他在敷衍。“你无法说服像施塔尔这样的人撒手不干,躺下休息,用半年的时间望着天空发呆,”贝尔大夫对自己说。“那样他宁愿死。”贝尔大夫见过和施塔尔类似的人,相信劝说他们改变自己不仅无效,而且无意义。偶尔,他也会治愈患有和施塔尔同样病症的人,但他感到那真的只是“一场杀死内核而保留外壳的空洞的胜利”。

施塔尔奋不顾身、全神贯注地工作,因为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对于领导人面对的众多艰难挑战,他不是简单地忍受,而是拥抱它们,因为他相信这些挑战令他的生活更加醇厚和圆满。出于同样的原因,许多成功的经理人在他们已经获取了比常人更多的财富以后,仍然长时间坚持工作。它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不论在哪个行业中,都有许多人在不计报酬、无人督促的情况下,愿意多做一些事。很容易把这些人说成是工作狂,但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因为那使他们看上去并不在意他们所从事的工作——不管是建立组织也好,还是劈山裂石也罢——可是,像门罗·施塔尔这样的人,内心是非常在意的。

当门罗·施塔尔告诉医生说他在做他生来该做的事情时,他指的是拍电影。凭借自己的才能,施塔尔也可以在其他职业上取得成功,但那些不是他的志业(calling)。他并没有选择他的生活任务;他只是发现了它。他清楚自己,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对这个东西紧抓不放。

最成功的领导人找到给他们带来成长的工作。伟大的英国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爵士(Sir Ernest Shackleton)典型地体现了这一基本原则。在上个世纪初,沙克尔顿由于带领着一支穿越南极洲的队伍徒步脱离险境而震惊了世界。他的船被冰阻住了去路并被撞沉,迫使他和手下的人马在极地冬天的漫漫黑暗中花了将近500天,穿过浮冰和未知的、充满危险和冰冷刺骨的水域,寻路到达安全的地方。面对险状,深陷永远看不到头的犬牙交错的荒凉冰原,沙克尔顿显示出卓越的领导才能。一个队员事后说:“若论领导的科学性,要算斯科特(Scott);要想快速有效地前进,非阿蒙森(Amundsen)莫办;然而,要是你落到了绝望的境地,似乎所有的出路都被堵死时,那么,跪下吧,祈祷沙克尔顿在你的身边。”

可是,在陆地上的常态时间里,沙克尔顿却很失败。在四次远征南极大陆的间歇,他焦虑莫名,忧心忡忡。他尝试过一系列商业活动,但无一获得成功。事实上,在他那次声名远播的史诗般的探险过去几年之后,沙克尔顿筹集了一笔钱,发起前往南极的又一次探险。他到达了南美洲最南端的南乔治亚(South Georgia),在睡梦中因突发心脏病而去世。当他妻子得知他的遗体被装到一艘汽船上运回英国时,她通知人们把他葬在南乔治亚。沙克尔顿的妻子懂得他的心:寒冷、危险和严酷的南极洲是沙克尔顿的自然归宿。在那里,他是杰出的领导人;在其他地方,他则一无所长。

人类的灵活多变看似惊奇,其实是基因和早年的生活经历为大多数人奠定了自然的发展轨迹。这些轨迹可能是宽泛的——杰里从来没想到过他会在干洗业中打拼,威利也并非注定以吊顶作为谋生手段——但它们把人导向了某些地方,同时放弃另一些地方。奥康库在他生活的传统社会里,生来就要做战士,并成为伟大的人物,而威利·洛曼却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自然的推销员。

故老相传的说法是,每个人都有一项志业,甚至是一种命运,这样说带有一定的道理。成功的领导人总是会找到自己的一个安身立命之处。古希腊人使用“entelechy”一词来描述推动一个有机体实现最充分发展的关键动力。部分地因为这个原因,施塔尔才选择了他的生活方式。他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要他放弃是做不到的。正因为他对自己高度负责,他才成功地成长为一个领导者。

美国哲学家、心理学家和宗教学者威廉·詹姆斯曾经指点说,每个人都能够对值得自己奉献的工作和生活找到一些感觉。他写道:“我常常想,最好的界定一个人的性格的方法是,发现一种特定的精神或道德上的态度,当这种态度抓住一个人,他感到自己具有浓厚的积极性和强烈的活力。在这样的时刻,从内心深处传来一个声音说:这就是真正的我!”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