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做你生来该做的事情  

2006-09-06 01:18:13|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门罗·施塔尔的名字非同小可。在20世纪30年代的好莱坞,也即《最后一位大亨的爱》所设定的那个时期,施塔尔如日中天。虽然年仅35岁,他却领导着美国最成功的电影制片厂。制片厂的出资人对他们的投资看得很紧,但对眼下的利润十分满意;与此同时,施塔尔几乎是单枪匹马地“用10年的工夫,把电影大步向前推进到其‘一流制作’比舞台剧更广阔更丰富的境地。”

施塔尔很有魅力,但个人的吸引力与他的成功没有多大关系。菲茨杰拉德暗示,在商业中,因果关系是倒着来的:成功与权力带来魅力。门罗·施塔尔,一个身材高挑、面目清秀的男人,长着一头黑色的卷发和两道剑眉,在人群里不见得会多么突出。当他有心的时候,他可以非常讨人喜欢,甚至迷倒众人,但他的成功与个人魅力还是来自他非同寻常的管理手腕。施塔尔很会讲故事,有着能在大脑中进行复杂的财务计算的神奇本领,这些都在他刚起步的时候让人们对他产生了关注和尊敬。不仅如此,他工作起来干劲冲天——被人们说成是加利福尼亚工作最勤奋的人之一。大多数成功的经理人都会很卖命地工作,但施塔尔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他喜欢说的一句话是:“电影就像我的爱人。”白天他在制片厂工作很长时间,晚上还要参加活动,回到家的时候,不是读剧本就是看电影,这样的工作节奏他会保持七天。

看过施塔尔故事的人多数认为他对自己要求太苛刻了,损害了身体健康,也丢弃了个人生活。这种看法给施塔尔树立了一个可悲的、头脑简单的形象,让人想起一句老话:没人在临死前会说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在办公室里再多干一些。然而套用这样的眼光来看施塔尔,我们得到的印象只是,他牺牲得太多了,却没明白为什么他会作出这些牺牲。

在现实当中,施塔尔是一个深思熟虑、宽容和气的人,他懂得自己的选择,绝非一台自动驾驶的工作机器。他考虑过改变自己的生活,甚至还朝这个方向走过几步。但他马上就停了下来。这样的决定为所有领导人提出了关键性的问题;要想明白这些问题,我们需要仔细审视施塔尔生活中的重要一幕。

一天晚上,一场强震袭击了施塔尔的制片厂。在处理紧急情况的时候,施塔尔注意到一个年轻妇女凯瑟琳·摩尔(Kathleen Moore),因为她让他想起了已故的妻子。他开始和她约会,然后他们相爱了。施塔尔很快了解到凯瑟琳已经和另外一个男人订了婚,后者过几天就会到好莱坞来。凯瑟琳并不真正爱这个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做。

施塔尔清楚他们的关系对他而言是一次从头再来的机会。一个周五的深夜,他几乎要脱口告诉凯瑟琳自己的想法。他对自己说:“这是你的机会。最好现在抓住它。她是你的爱人。她会拯救你,让你重归生活。”然而他犹豫不决,还是决定等等再说。“我们明天去爬山吧,”他告诉她,在真实的想法难以出口的情况下,这是他所能说的最贴心的话了。

施塔尔的犹豫,菲茨杰拉德解释说,根源于“成千的人依靠他的良好判断——你不大可能突然改变已经坚持了20年的习性”。第二天是周六,施塔尔照常去上班。午饭后,大约两点钟的时候,他仍然没有处理完那一堆堆的电报,在20世纪30年代,这些电报就好像今天的电子邮件一样。他读到“公司的一条船在北极失踪了”、“一个明星麻烦缠身”,还有“一位作家起诉电影厂,要求赔付100万美元”。最后一封电报来自凯瑟琳。上面说她的未婚夫那天早上到了,他们将在中午举行婚礼。

因为菲茨杰拉德故去,我们不能够确切地知道在施塔尔和凯瑟琳之间最后发生了什么。菲茨杰拉德留下的关于后几章的笔记上记着,在一场同另外一位经理人以及工会恶棍的激烈较量的当口,施塔尔死于飞机失事。菲茨杰拉德或许可能会改变这一结局,但他想象中为施塔尔预设的基本轨迹十分清楚。书中有好几次,菲茨杰拉德把施塔尔比作伊卡洛斯(Icarus),希腊神话中那位用蜡作翼逃离监禁的神奇人物。在父亲警告过他之后,他仍然飞得离太阳太近,蜡翅融化了,他坠海而死。可是施塔尔和伊卡洛斯有一处关键的不同。伊卡洛斯因为自己的狂喜而飞近太阳,那一刻他的激情难以自抑:高空飞翔的危险正是其吸引力的一部分。

施塔尔的动机却不一样。他过度投入,常常到损害自己的地步,是因为他太在意自己的工作了,从许多方面看,他甚至对工作有一种仰慕之情。一次他对凯瑟琳说:“你做你生来该做的事情。大约每月都会有人试图改造我,告诉我说当我不再能够工作,我的晚年会很凄惨。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要想了解施塔尔——以及其他许多拼命工作、欲使世界有所不同的人,我们必须探求他们的动机,更具体地说,必须探询他们在意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