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舆论监督与司法独立并不天然矛盾  

2009-10-22 23:50:33|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time-weekly.com/2009/1021/yNMDAwMDAwNDEyNg.html

舆论监督与司法独立并不天然矛盾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米兰

2009-10-22 05:44:27 49

 

日前,最高法院一位副院长发文称,传媒监督与独立审判是一对天然的矛盾,并指出在近年来的司法实践和媒体对公共事件的报道和评论中,存在传媒忽视司法的特性和规律,对司法机关正在办理的案件乱加评论,甚至冒下结论,干扰司法机关办案,影响司法公正等问题。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媒体监督与司法独立审判的关系?两者是否一对天然的矛盾?要求媒体对公共案件的报道一锤定音、毫无瑕疵是否合理?如何看待媒体报道的偏差和错误?应该建立怎样的纠错机制等,就这些问题,本报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何兵教授和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

 

民意“冲击”司法的独立审判?

 

时代周报:近年来的一系列公共事件,从刘涌案开始,到近年来的“周老虎”事件、许霆案、机场女工梁丽案、邓玉娇案、云南处女卖淫案等,在这些公共案件的处理过程中,你如何评价媒体以报道和评论的参与?传媒是否存在忽视司法的特点和规律,存在“越位”,进而干扰了司法审判过程和结果?

 

何兵:现在不好说影响了“司法结果”,历史不能倒演。我更关注的是,在这些公共案件中,如果没有媒体监督,没有媒体的参与报道和评论,会得出什么结果。

 

时代周报:从这些案件的处理结果看,也是与民意相一致的。

 

何兵:这不就是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所说的,法院判决、审理案件要考虑人民群众的感受。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有多种选择的情况下,为何不考虑社会的舆论和意见?为什么要一意孤行呢?现在实务和理论界一种最为常见的观点是,媒体的不当言论,会影响司法的独立审判,妨碍法官的理性判断。按照这种理论,法官审理案件,只服从自已内心的理性法则。法官是“法律帝国的帝王”,是仅次于“上帝的人”。法官除了上帝,别无所主。而在我们这个无神论国度,上帝是不存在的,其结果,法官只服从自己所理解的法律和内心的道德律。法官如果理性有误,或者道德存在瑕疵,又当如何?

 

时代周报:这牵扯到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看待媒体监督、民意在司法审判过程中的作用。

 

何兵:总体来说,媒体监督是有利于司法改革,有利于司法完善的强大力量。不能排除在个别案件的报道或评论过程中,媒体存在偏差或错误的引导,但这种情况下,不能扼杀或打压媒体,而是应该通过制度的设计让法院更独立,保证法官能够独立审判就是了。如果担心媒体会出错,那就更应该开放媒体领域,让它们相互竞争,在竞争中呈现事实和真相。让各种言论在媒体上充分发表,相互制衡。公开而充分的辩论,是理性的基础。正所谓“钟不敲不响,理不辩不明”。

 

比如说刘涌案中,的确存在“刑讯逼供”的问题,从程序正义的角度,我支持最高法院再审(实际上,即使把这些“刑讯逼供”的证据去掉,刘涌案仍能定罪,仍能足以认定刘涌的罪行),其他人反对我的观点,那就在媒体上争论、辩论就是了。在梁丽案件中,我也很明确地指出,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说,梁丽涉嫌盗窃罪,但这也仅仅是我个人的观点,不是不容争论。在互联网上,任何一个公共案件出来,你都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包括“周老虎”案,还有“打虎派”和“挺虎派”呢,正是在这种争论中,“打虎派”慢慢占了上风,最后也被证明是正确的。

 

胡泳:媒体监督与司法独立的矛盾,其实是个伪命题。这个前提假设是认为法官都是不偏不倚的,具有专业精神,而媒体重视关注热点,天然热衷炒作,不具有专业精神,这实际上暴露了我们司法机关对媒体的一种偏见。这反映了司法机关对新的传媒监督,尤其是互联网为主的新兴传媒的兴起是不适应的,还不习惯接受外部的监督和质疑。媒体之所以存在的意义,媒体本身在代表民众就是监督公权力的,司法也是公权力的一部分。在很多案件报道和评论中,其争论的意义往往是超过案件本身的,它更重要的是形成一个公众参与平台和言论空间,它是中国公民社会、法治社会形成的重要组成部分。

 

实际上,如果法官很容易受到媒体左右,影响他的理性判断,那恰好说明法官的专业素养不够。司法的独立审判是另外一套制度架构,与传媒监督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如果法官在听取民意的基础上,以正义为原则,再辅以理性和专业的思考,那在裁决当中会做到更完善、更合理,这恰恰是一个好的循环。如果说媒体监督与独立审判是一对天然的矛盾,这么说,恰恰对广大的媒体从业人员不公,也是对广大的法官不公。

 

传媒监督恰是保证司法独立的利器

 

时代周报:对。如何保证司法独立、法官独立审判,是另一个不同的制度改革或制度建设问题,它与传媒监督无关,焦点不能转移。

 

何兵:现在司法不独立,民众质疑司法的公正,或对司法机构不信任,并不是传媒监督的结果。现在的情况是,民意往往能影响到政府,政府(或政府官员)再给司法系统施压。司法不独立,审判不独立,是我们在组织制度上、人事制度上、财政制度上安排出了问题。民众之所以要议论、判断、呐喊、呼吁,正是要有效地影响结果,要司法正义。如果媒体或者民意出现了一边倒的声音,反对司法审判的结果,那可能我们的制度就出现了某些问题。

 

胡泳:传媒对司法的冲击实际上远远赶不上人治传统对司法独立的深刻影响,实际上影响司法独立的根本不是媒体,是行政权力,是人治传统。认为媒体对司法独立构成冲击,实际上是没有认清中国的司法还处于什么阶段,是避重就轻。如果没有媒体监督和网络监督,在这些公共案件处理中,司法程序是否正义,结果是否符合民众期盼?失去监督的权力肯定会带来腐败,司法改革已进行多年,核心的问题就是司法公正,而司法公正的一个对立面就是司法腐败,司法腐败很多时候是因为媒体监督不力、甚至不能监督造成的,现在不是“过头”的问题,而是“不够”的问题,现在媒体监督的环境是很糟糕的。如果司法部门也回避媒体监督,把它放在对立面上,那实际上是一种悲哀。

 

时代周报:实际上,这些年来正是民意在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平台上,在为中国的司法独立,司法摆脱行政化、地方化的困扰鼓与呼,民意恰是支持司法独立的强大力量。司法不独立,法官不能独立理性判案,媒体监督不够或缺位,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外因。

 

何兵:是的。这些年来呼吁司法独立的主要力量,不就是学者和网民?在这个过程中,恰好是要加大媒体的监督作用。如一些网友所说,并不是媒体监督“冲击”司法独立审判,而是在更多的案件审理中,由于存在种种的制度性障碍,媒体对司法过程和结果还“不能监督,不敢监督,不愿监督,甚至不会监督”。媒体开放才能推动司法的独立。一个不公正的司法永远不能奢求独立。

 

时代周报:我们再来看在具体的案件报道或评论中,从理论上说媒体不干预司法,就是在报道过程中,事实描述要客观,评论要公允,在法院未作判断之前,媒体不得作出结论。

 

何兵:实际上,这只是一种理想的推论,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公众和记者,并非法官,无法四平八稳地听取双方的证词,然后客观描述事实。记者必须在第一时间报道案件发生和进展,法律如何能苛求他们客观全面?就评论而言,评论是公众在媒体上就某事件发表的个人见解和判断,其本身就带有很强的个人色彩。如果标准过于苛刻,言论者动辄得咎,就没人胆敢抨击时弊和案件了。

 

媒体偏差不该成打压舆论的借口

 

时代周报:那么,如果媒体的报道确有偏差或错误,该如何纠错或纠偏?

 

何兵:第一,就是我上面所说的,要进一步开放媒体,不要对媒体设置那么多的管制。让媒体在竞争中呈现事实真相,开放的意义就是让各种言论和各种智慧充分展示,没有开发,民间智慧如何展示?第二,如果媒体报道有偏差或错误,该承担法律责任就承担法律责任,报道有误的话,如果是在言论自由的范围内,就不应该承担法律责任。如果超越了言论自由、舆论监督的范围,如果侵犯了当事人的名誉权或隐私权,都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程序解决。以更多管制,或者给媒体设置更多的 “红线”,甚至让媒体“闭嘴”,只会更远离真相和司法公正。

 

胡泳:媒体存在偏差或者错误,有很大程度的原因是审判过程不透明造成的,应该通过更多的报道,或者滚动播报来纠正。另外有一点亟需纠正的认知是,对公权力的批评报道,是不能要求媒体来承担言论责任的。根据以往的网民因言获罪案来看,所谓的“诽谤”,往往是公权力拒绝监督、打击报复监督者的借口。媒体报道的瑕疵,应当由媒体自身的行业协会和职业规范等机制来纠正,而不是简单地把它视为对立面来“打压”舆论,因为司法独立是司法公正下的独立,而不是打压,没有 “异己”声音的独立。

 

这里面还有一个价值考量的问题。我们知道司法独立和表达自由都是一个正义社会不可缺少的。传媒的监督实际上满足了公众的知情权,司法作为公权力的一种,接受媒体的监督是应然的。媒体只要不歪曲事实,违背“无罪推定”的原则,在报道和评论上,应该是自由的。现在还有所谓的“非法采访”,我搞不清楚,这个“非” 的是什么“法”。

 

时代周报:像云南的处女卖淫案,纪委、监察部门直接越过宣传部门“建议”处理了三家云南媒体,而且与现行的制度惯例不同的是,还一并处理了宣传部门的领导,有评论认为,这实际上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你怎么看?

 

何兵:这的确是一个很坏的先例。因为在整个案件的报道过程中,我们没有看到媒体在恶意地编造事实。媒体要检讨的地方是在同情弱者的同时,要准确地把握事实,在警方不配合披露事实的时候,记者要如何报道等。但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事实真相是什么,如此处理,当然开了一个坏的先例,正如有评论所言,它造成的一个印象是“抓错人不要紧,说错话不可恕”。

 

胡泳:有关部门到底怎么认识我们在社会转型中出现的问题,这些问题难道是因为祸起媒体,因为媒体的报道才变得严重,还是这些问题的存在本身就是严重违背社会正义的,是社会溃败的一种表现。如果是前面的一种思考逻辑,那就让人感到恐惧了。如果这种思维从宣传部门蔓延到纪检部门,那就可怕了,因为纪检部门更应该是对社会不公,对贪腐更深恶痛疾的。

 

时代周报:现在的网络媒体,因为其高度开放性和共享性,对社会公共事件可以在一夜之间掀起“舆论潮”,对司法审判工作造成很大的冲击。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值得深思,为什么以网络为公共言论平台的“民意”会对当下的公权力造成如此大的压力?

 

何兵:这个“冲击”太好了,可以“洗涤司法”啊,像重庆一抓就是10个法官。很多司法腐败,一抓就是“一窝”,还不需要“冲击”吗?没有来自媒体的监督和“冲击”,指望法院自身的改革和完善是不可能的。在其他言论监督空间不顺畅的情况下,这种网络带动起来的监督正在成为一种越来越重要的力量。这告诉我们,第一,司法必须进行实实在在的改革;第二,司法改革必须以民众满意为导向。


附录

http://news.163.com/09/1013/13/5LGQUCJC000120GU.html

最高法副院长谈司法与传媒监督 称存在五大问题
2009-10-13 13:29:45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核心提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景汉朝在今日出版的《人民法院报》撰文指出,传媒监督和独立审判是一对天然的矛盾,纵观近年来的司法实践,存在传媒监督忽视司法的特性和规律,“越位”现象比较突出等五大方面问题。

中新网10月13日电 针对司法与传媒的关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景汉朝在今日出版的《人民法院报》撰文指出,传媒监督和独立审判是一对天然的矛盾,纵观近年来的司法实践,存在传媒监督忽视司法的特性和规律,“越位”现象比较突出等五大方面问题。

文章指出,随着中国进入全面的社会转型期,司法与传媒之间微妙而复杂的关系逐渐突出。总体而言,新的传媒形势对司法工作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一方面,新的传媒形势为司法工作提供了极为宽阔的舞台,可以在更高的层面、以更大的规模、采取更加丰富的方式,宣传人民法院和人民法官在服务科学发展和实现自身科学发展中创造的业绩。

另一方面,由于都市类媒体和网络媒体自身所具有的空前时效性、高度交互性、海量存储性等特点,这决定了一旦发生负面报道,造成的社会影响将更为广泛,负面效果更难消除。此外,由于中国现在对境外媒体的管理越来越开放,有一些外国媒体出于意识形态偏见,或者是在敌对势力的操纵、策划下,经常利用一些司法个案大肆炒作,将个别问题扩大化、简单问题复杂化、一般问题政治化,甚至对中国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政治制度恶意攻击。这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文章指出,传媒监督司法是建设民主政治的需要,民众言论自由的需要,满足公众知情权的需要,公开审判的需要和司法公正的需要。

文章强调称,传媒对司法的监督是必要的,但也必须注意司法的内在规律。首先,司法活动要求审判人员在办案过程中必须自觉地排除外界不正常因素的干扰,以不偏不倚的态度平等对待各方当事人,这与传媒往往热衷于炒作社会热点、立场较为主观不同。其次,司法活动每一个环节、步骤必须按照法律规定进行,非经法定程序收集的证据、认定的事实应属无效。而传媒对案件的评判和报道是根据自身收集的素材进行的,手段和程序非常自由。最后,司法的权威是司法权能够有效运作的基础和前提,它要靠严格、公正、高效、廉洁的司法形象赢得。与媒体相比,两者在关注重点、信息来源、评价方式以及追求效果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差异。

文章认为,检讨和反思近些年在这方面的理论与实践,主要有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有些司法机关和司法工作人员在思想上对传媒监督还有一种抵触情绪,认为传媒介入就是找茬儿、挑刺儿、帮倒忙,设置种种障碍限制记者的采访,这种认识和做法与现在国家强调的公开审判、司法公正和舆论监督不相协调;

二是司法程序不规范、不合法,妨碍了传媒监督作用的发挥。如实践中还存在应当公开审判而未真正公开或公开不够的现象,这使传媒监督客观上受到很大限制;

三是传媒监督不够广泛。目前,传媒对司法的监督大多着眼于极少数具体案件和个别司法人员违法违纪或腐败行为,而对司法机关的全面工作、办案过程中的程序违法、外界对司法活动的不当干扰等等,则涉及很少;

四是有些传媒监督不够客观,产生了不少负面影响。近年发展起来的传媒监督带有先天不足,或者对某一事件或某一司法人员的抨击与事实出入很大,或者对问题的揭露和评论只说其一,不讲其二,带有很大的片面性,或者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无限放大,人为制造影响。这些不仅干扰了司法活动的正常运行,对传媒监督自身形象也造成了很大破坏;

五是传媒监督忽视司法的特性和规律,“越位”现象比较突出。有的报道案件忽视法官在当事人之间不偏不倚的中立角色,明显倾向于一方当事人,有的对司法机关正在办理的案件乱加评论,甚至冒下结论,干扰司法机关依法办案,影响司法公正。现在发展起来的网络媒体,则更具特殊性。由于网络资源的高度开放性和共享性,加之便捷的检索性和互动性,其对社会公共事件,尤其是正在审判案件的报道和评论,可以在一夜之间掀起巨大的“舆论潮”,这对司法审判工作形成了巨大冲击。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