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胡泳:三种人推动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  

2009-10-24 23:46:21|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搜狐IT:“科技创造Smart中国”系列访谈之一

——互联网如何改变中国

  

编者按:

  十多年前,经过清华工程力学系一个老师的介绍,胡泳知道了互联网这个“好玩的东西”。当他在办公室里看到水木清华BBS时,一下子惊呆了。那是他的第一次上网体验。

  曾在《三联生活周刊》任职的他,很看重和读者的交流。和BBS相比,传统杂志的所谓读者来信就变成小儿科了。让他特别震惊的是,南到汕头、北到哈尔滨的学生,都可以在BBS里互动,北京清华的学生可以跟台湾清华的学生争论两岸大事。“这种东西将来一定会侵入到传统媒体的领地当中去。”这是胡泳的预感。

  敏感的胡泳,开始逐渐成为中国互联网文化的吹鼓手。1996年,他翻译的《数字化生存》被评为改革开放20年来最有影响的20本书之一。

  1997年,他与郭良、姜奇平、吴伯凡等人策划和写作了“网络文化丛书”,这是中国本土学者阐释网络文化的首次尝试,由此诞生了国内最有权威的网络文化研究群体。1998年,胡泳参与发起了中国第一个民间网络思想库“数字论坛”,该论坛旨在促进信息技术对社会发挥全面影响,加快中国向知识经济转变的进程。

  十年后的今天,即便胡泳的视野已经扩展到管理和财经领域,即便他已在中央电视台《经济信息联播》、《对话》等多个节目担任策划,在《21 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等多个媒体开设专栏,他依然关心互联网文化的最新发展。最新翻译的《未来是湿的》,又一次成为精英人群的议论热点。

    在本期“科技创造Smart中国”节目里,胡泳向我们分析了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在他看来,是三种人推动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不一定是必然的,它也可能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一、互联网文化启蒙:《数字化生存》是90年代的《第三次浪潮》

  主持人:搜狐的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科技创造SMART中国”请到了一位重量级嘉宾——中国互联网文化的启蒙者之一,胡泳老师。

  胡老师您好,了解互联网文化的人都应该知道,从最早的《数字化生存》到最近的《未来是湿的》,都和您有很大的关系,相信您的作品也有很多读者和粉丝。我们这期节目主要的话题就是“互联网怎么改变中国”。我觉得互联网不光是在技术和商业方面,也应该在文化方面对中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我们可以先从比较早的话题聊起。《数字化生存》是很重要的引进读物,您能不能讲讲当时引进的情况,以及当时中国在互联网方面的发展状况?

  胡泳:搜狐这个题目很有意思——“互联网改变中国”。实际上《数字化生存》在当时之所以走红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它比较契合中国在那一阶段的发展脉搏。我们知道,大概在1995年左右,互联网话题在国际上非常火爆,而这种现象为什么也能在中国引起反响呢?

  我想主要是因为中国正好处于又一次通过信息化实现经济超越或者腾飞的时期。在此之前,中国长期处于闭关锁国的状态,实际上这也是为什么这本书引起大家的反响的原因之一。这本书把数字化技术赋予了生存方面的含义。所谓生存就是说,中国在现在世界整个发展格局当中有没有自己的位置,就是能不能实现中华民族复兴,能不能利用这种科技够帮助中国尽快地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比较强的位置上。所以我认为,从这一点上来讲,这本书打动了成千上万的人。

  对于当时的国人而言,也许互联网是我们中国的又一次机会。之前我们痛失了很多的机会,可互联网却可能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巨大的发展机会,当时整个国家是在这样一个氛围当中,也因此《数字化生存》成为当时很多人必读的一本书。

  主持人:您当时怎么会翻译这本书、引进这本书的?

  胡泳:实际上,我发现、认识这本书的价值,跟《第三次浪潮》是有某种关系的。刚才我讲到,整个80年代其实是对外开放的时代,在这个时期,就是大家第一次又重新的睁开眼睛来看世界。如果说19世纪是中国人第一次睁开眼睛看世界的话,那么这一次重新看世界,则经过了文革漫长的对外封锁时期,在整个80年代,大家第一次又发现世界是什么样子,发现了我们跟世界的距离如此之大。因此,《第三次浪潮》第一次推出的时候大家非常受震动,因为他们发现当我们停滞不前的时候,世界上很多人在干着我们无法想像的事情。

    我是80年代出外求学的,实际上,《第三次浪潮》对我们有重大的影响。90年代的时候,当时我在给海南出版社选书,在选书的时候,我发现这本书。当时我就跟海南出版社的编辑说,这本书就是这个年代的《第三次浪潮》。如果你说80年代《第三次浪潮》所谈到的很多东西仍然是我们无法触手可及的事情,因为我们跟外界差距太大了,那么在90年代,互联网则给了我们进步的实际动力,互联网可以把很多未来的东西延伸到现实当中来。换句话讲,互联网这个工具等于给现在和未来架设了桥梁。为什么整个90年代我都在不遗余力地在全国鼓吹互联网呢?因为我觉得,依靠互联网可能我们能够抓到《第三次浪潮》所描述的那样一种未来。

 

  二、社会强震前的智者:三种人推动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

  主持人:我记得在《数字化生存》之后,出版界应该是出过一套互联网文化的丛书,包括像郭良、吴伯凡、姜奇平等等,你们应该形成了这样的圈子。

  在那个年代,可能一方面是张朝阳和其他企业家在创造财富的故事;另一方面,互联网也在对社会其他方面产生影响。您觉得当时的现状是怎么样的,跟现在对比有哪些比较超前的想法或者说过时的一些分析?

  胡泳:一般来说,我们把这样一种东西叫做大规模的社会变迁,如果用比喻来讲,可以说这是一场强震,我们知道强震来临之前一般会有一些智者,他们会在强震没有发生之前嗅到气味,我称之为智者。在这个群体当中其实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企业家,因为企业家有可能是追随金钱的,他会发现这个强震就是商业机会。但早期的互联网企业家们,基本上都是怀有理想主义的,他们可能跟后来企业家们不太一样,就是他们等于是觉得互联网不仅能够带来商机,而且的确能够带来改变中国社会的力量。所以说这些企业家是在勇于试水,是在当时中国政策环境不明朗、资本环境不好、网民人数没有后来这样成长的情况下勇于来试水的。我觉得这是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特别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

  第二,还有一个群体,我觉得可能今天通常的网民不太会知道。这些人在90年代的时候,可能是属于我们国家信息的决策者。也就是说,互联网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不一定必然的,中间很可能是经过很大的决策和转折,比如说在某些点如果不是走这一步而是走另外一步的话,今天的互联网可能会是另外一个样子。所以我认为,信息产业方面的主管的领导者们在当时做了一些非常正确的决定,这些决策者的决策可能不为网民所知,但是他们对今天中国互联网的面貌是起了很大作用的。上面提到的这批人主要是政府官员和领导,另外也包括给政府做智囊的一些政治支持机构等等。

  还有一批人,当然就是你刚才讲到的、很多时候被大家说称作“启蒙者”或者“理念传播者”的人。这个群体主要是在思想理念上来告诉中国的普通民众互联网是一个好东西,告诉大家我们利用互联网能够干什么,互联网能够改变中国什么东西。任何一场大的社会变迁,或者用更大的词来讲,如果称为一场“革命”的话,总是需要思想、理念的启蒙过程和普及过程。所以早期中国互联网的一批比较有远见的知识分子,在这里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从思想上进行普及互联网的工作。

所以我觉得上述三种人的努力,最后造就了今天中国互联网蓬勃的发展态势。

 

  三、第一次上网体验:水木清华BBS令我震动

  主持人:对您个人来讲有没有具体的细节?比如最早什么时候开始用到电子邮件或者最早那批使用网络的人的经验?您能不能稍微再讲讲?

  胡泳:我自己用电子邮件的原因是,90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在出国。

  那时出国在外是很可怜的,为什么我说很可怜呢?第一,在国外上互联网的时候,你会发现没有中文内容。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当时比较能够看的一个网站是 Chinabyte。当时没有别的中文网站可以上,三大门户还没有出来,所以你能够看到的一个比较好的有比较多的中文内容的就是Chinabyte。另外还有很多人当时是在玩BBS

  其实BBS还跟我们今天所熟悉的互联网还不太一样。包括我们刚才提到的郭良,在社科院因为他喜欢这个东西所以架设了一个哲学网,其实,这个网站完全是小圈子里的自娱自乐。因为大部分懂哲学的人都不懂互联网,懂互联网的人又大多对哲学没兴趣,所以他开始玩这个东西。第二,通邮件只能像跟郭良这样的少数在中国有E-mail这样的人通信。因为当时大家自己做E-mail系统,哲学网的E-mail,我们开玩笑说可以叫Phi-mail邮件系统,这也可以反映出1995年的时候互联网在中国真的很小。

  主持人:我记得当时在水木清华BBS有很多东西的,像丁磊他们也有很多BBS的玩意。

  胡泳:说到清华,其实我最早的上网体验就是来自于清华。因为我曾在清华的工程力学系,当时工程力学系有一个老师说,有一种好玩的东西叫互联网,因此我就在办公室里看水木清华的BBS,那是我第一次上网体验,我看的第一个互联网的应用就是水木清华的BBS,当时我觉得非常震动。

  主持人:为什么震动?当时的BBS又是怎样的呢?

  胡泳:因为我是传统媒体出身,我曾在《三联生活周刊》做传统媒体。当我们创办《三联生活周刊》的时候曾经号称要突破,就是在最前面两页刊登读者来信,虽然现在来看这个事情其实很小,但是当时中国的杂志却没有人这么干。其实《三联生活周刊》这点也是学外国的。当时我们认为,办杂志有了一个跟读者交流的渠道是非常好的。但是我到了水木清华BBS一看,我就觉得传统杂志的所谓读者来信、读者交流等等是小儿科,BBS互动的便捷性和广泛性,是一个杂志根本没有办法做到的。

    同时,让我感到特别震惊的是,在BBS上随便一浏览,你能看到南到汕头、北到哈尔滨的大范围互动,你会看到清华的学生跟台湾清华的学生在争论关于台独和中华民族的问题,可能我们今天对上网这个东西一点也不稀奇,但是当时我是比较震惊的。一个媒体让天南海北的人在一个空间里彼此自由互动,这会对传统媒体从业者带来非常大的震动,我认为这种东西将来一定会侵入到传统媒体的领地当中去。

 

  四、互联网促进了中国的开放 但在改革方面的潜力尚未发挥

  主持人:您刚刚讲这个东西是最早进入互联网时的新鲜感,现在这种感受对于网民基本上而言,都已不是一个非常新鲜的事。

  经过了大概14年的发展,您有没有总结过中国互联网发展过程中一些阶段性的变化?

  胡泳:我觉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互联网在中国所发挥的主要作用是开放的作用,如果我们把30年以来发展主线定为两个主题的话,那就是改革和开放。我觉得在前面的14年或者10年中,可能发展主要的动力、功能和效果都是开放。就是说互联网让我们知道了,外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让我们知道应该如何来跟外部世界互动,应该如何打开我们的世界,如何摧毁一些传统的思维模式等等。互联网主要的功效其实就是解放思想、开放的一个过程。我们今天谈开放,可能很多时候大家会谈“中国利用外资全球第一”,但是你会看到其实在对中国开放影响的诸多因素当中,互联网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我认为,最近几年,互联网应该是更多的在改革方面产生了影响。换句话讲,今天跟外国的差距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大了,包括我们对外部世界的认知也已经越来越多了。你可以从这么多年来中国去国外旅游的人数增长就可以看到。较早的时候,中国有一档节目叫作《正大综艺》,其一个噱头就是主持人带你走世界,到世界各地看,但为什么这种节目到后来就没有意义了呢?因为很多人都有能力自己去看这个世界了,所以我觉得互联网促进了开放。

    但是在改革方面,互联网的潜力我认为还发挥没有出来,实际上互联网还可以更多地推动中国的改革工作。我期待,在接下来这些年中,中国互联网从各方面来推进中国社会整体上向前迈进,比如改善中国民众的权利意识,改善我们治理的方式等等。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