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林散:张朝阳的炮声与权贵的铁蹄声  

2010-02-11 11:27:02|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bd7330100gxqz.html#

林散:张朝阳的炮声与权贵的铁蹄声

20100209 10:42 BJT

作者:feng.wang

标签:综合,媒体,林散

来源:路透博客

 

我原以为,搜狐网23日举办的“2010·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就是一个普通的网媒年会;24日,当我看到新闻标题,“张朝阳: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时刻在妨碍竞争” 时,我仍以为这是一篇不痛不痒的官样文字。在同行朋友的提醒下,认真读了一遍,才惊觉其分量。我在微博客里发了一句话,叫“娱乐先锋终於开炮了”。

张朝阳在声讨“不公平的市场经济”时,直接点出了“权贵资本主义”这一病根,随即得到国内知名网络媒介研究者、北大副教授胡泳的关注并做出阐述。第二天胡泳的署名文章“中国互联网的理想光环正在消失”发表在《南方都市报》,更是引起了国内媒体的关注。

看到这些信息,我的第一反应是,国内媒体会怎么跟进,政策层面会怎么行动? 结果,这两者的反应都在意料之中。尽管张朝阳发言的搜狐原文下,写明了“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字样,但这篇文章在百度新闻里能搜索到的转载量达六十多篇次,包括国家通讯社新华社旗下的政治周刊《了望》的网站了望观察网。这说明,国内媒体不管是民间的还是官方的,都对这篇檄文钟情有嘉。但官方的一级媒体平台如新华网、人民网及央视网等,均未转载该文,来看他们似乎很难揣测上层的准确调性,所以索性不搭理。

政策层面,似乎没有任何跟张的言论直接相关的惯常措施出来(比如说转载网站删掉网络稿件等),可能是官方还未想明白究竟需要不需要处理及如何处理。毕竟,张的言论,表面来看还只是在商言商,尽管各位明白的看官都很清楚,一贯娱乐的张朝阳此番发言所指为何事何物。“权贵资本主义”这个词在国人的习惯里应该是个贬义词,但在国内并不禁绝,而张朝阳所指的权贵,大概是指他所遇到或看到的、某些行使国家权力的“利益集团”吧。具体能跟搜狐直接相关的,大概也就是作为新闻门户及网游企业(分拆上市的子公司畅游)所遇到的监管与竞争的问题吧。

就监管而言,能刺激张的也就是谷歌公然批评中国互联网审查制度的批评而未果这一事件。但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张不太可能在这个时候突然产生强烈的失落感,除非有别的原因诱发;“扫黄风暴”确实搞的声势很大,但搜狐与其竞争对手们都挨过批;另外,2009年一直在争论的视频许可证及版权问题,对搜狐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

那么是竞争问题么?似乎是。就视频这个小业务而言,当央视网及那些正版视频网站,纷纷拿起法律武器起诉张朝阳旧部古永锵的优酷和李善友的酷六时,张也一度跟这些国资混在一起,打击这两个跟自己对着干的旧部下。但后开,也许他逐渐发现,这么打下去除了热闹及央视网们得利外,对自己并没有任何好处。而手机视频牌照等新媒体的参赛资格证,却一个一个落入了他的这些官媒盟友的口袋里,而他只能看看而已。“兔死狐悲”,这可能是点燃张朝阳怒火的导火索。

按道理,2009年刚将网游业务公司畅游分拆上市,张朝阳应该很有成就感。但在此时,他却发出掷地有声的呐喊,这应该不是无病呻吟,也不是一贯以来的作秀姿态。做了10多年中国互联网生意的他,此刻或许真的遇到了他所不太擅长应对的强硬对手或局面。这些对手或许并不比新浪更强,他们甚至还可能跟自己结盟,但他们看起来不可战胜,因为他们的背后很明显的站着权贵。他们不是一个一个在单兵战斗,而是一群,他们有着完善的组织和系统。他们从来不跟自己拼弹药,因为他们从来就不缺弹药。

“国进民退”的呼声在2009年中期开始蔓延,相信张早已跟其他商业精英们一样,嗅到异样的气息了。互联网视频业非常明显的“国进民退”,令优酷和酷六都需要仰人鼻息,此时作为曾经的老板和现在的竞争者,张的内心恐怕多的不是幸灾乐祸而是惺惺相惜。他大概已经清楚的意识到了,外界看似简单的正版运动及扫黄运动背后,可能是民资大阵营的崩裂,而什么时间彻底崩溃,他或许还没有答案。

张因此变得越来越谨慎。2009年,想来张还是花了一些心思去说服自己的团队,不跟强劲的对手新浪去硬拼微博客业务,因为他应该很清楚最出名的中国微博客网站饭否网被关的理由,他同时也很清楚搜狐不具备新浪那样的抗政治风险能力,张最终选择了SNS——白社会。这样做的结果,只能使搜狐离新闻门户的理想越来越远,张似乎并不甘心。

他不愿意做一个沉默者,因为他从来就是个不甘寂寞者。然而,他应该预想到,自己的呐喊,就跟即将到来的新年鞭炮声一样,本意是要用来驱邪避晦的,但除了热闹也许并不会起到什么实质效果,就跟谷歌一个月前突然发难而至今无果一样,这个国家绝不会为了某个企业或个人的声音而改变什么。但是,张朝阳的呐喊让那些原本认为他没有什么新闻理想的人(甚至可能包括胡泳),认识到他个人过去选择娱乐化生存可能只是一种无奈。

正如胡泳所言,“当监管者高度关注这个行业,当‘国家队’蜂拥进入这个行业,它就不再会有属于自己的神话”。一贯英雄主义的张朝阳,终于有了振臂一呼的勇气。他把期望说的很远,2049年(新中国成立100周年),“中国人是否都能幸福而有尊严地活着”,相信他此时还没把握。因为在他的勇气背后,明明听到的是,权贵们的隆隆铁蹄声。

 

作者林散,资深媒体人,10年媒体从业经验,曾服务于《经济观察报》、旅游卫视等传统媒体。目前任职于一家专业媒体机构。

  评论这张
 
阅读(10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