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博弈阿苏卫(二)  

2010-05-03 10:48:46|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弈阿苏卫(二)


9·4事件”

 

  2009820日凌晨3,“砰砰”两声巨响把Sally从睡梦中惊醒。她以为是客厅墙上的镜框掉下来了,就起床到客厅查看,发现镜框好好地挂在墙上。Sally在困倦中也没有多想,回床接着休息了。

  早晨的时候,来收拾卫生的保姆拉开二楼儿童房的窗帘,发现窗子玻璃被砸碎了。Sally找到两大块鹅卵石就落在院子的栅栏旁边,随后报了警。此后物业给全体业主发来一封信,解释说业主Sally家的玻璃是有人从小区外面扔进来的,这是当地派出所的调查结果。

  事情发生时,保利垄上正准备筹建业主委员会,以利于统一进行反建和维权。就在Sally家的玻璃被砸不久,另一位积极参与维权的业主家里又遭遇了恶性事件:一名不明身份的男子提着桶黑色油漆出现在这家业主门前,用刷子在车库门上刷满油漆后,还当着这家保姆的面把剩下的油漆泼在门前,然后“不慌不忙、大摇大摆”的离开小区。当时,正在附近装修的工人们看到了全部过程,但物业公司称小区的摄像头没有拍到这个人,他们也没有看到这个人进入和离开小区。

  此前,据说物业方已经多次阻止召开反建的业主维权大会,北京的主流媒体也不断在宣传阿苏卫循环经济园,并称阿苏卫项目在2009年年底就要动工。政府文件中也要求加快建设垃圾焚烧厂,并明确提出远景目标:到2012年,垃圾焚烧、生化处理和填埋的比例为235;到2015年,这一比例将达到433

  别墅居民们很紧张。此时,他们得到一个消息,94北京市将在农业展览馆举办“2009年北京环境卫生博览会”,其中阿苏卫循环经济园也将作为建国60周年献礼工程的一部分展出。

  奥北几大社区的居民们决定利用这次机会组织一次和平示威。当天早晨8点,100多名社区居民在展览馆门口集结,9点钟,队伍从停车场向农展3号馆进发。出发前,居民们统一决定不喊口号,不采取激进行为,不影响展览会的举行。黄小山举着写有“反建阿苏卫,保卫北京城”的横幅站在队伍前面,其他居民们也举着“以妻儿老小的名义坚决反建阿苏卫垃圾焚烧厂”、“坚决反对在阿苏卫新建垃圾焚烧厂”等标语口号,安静的前进。

  示威者们本以为这样和平的方式不会引起有关部门的反弹,但他们忽略了此时正是建国60周年大庆前夕。和平请愿的居民们注意到,警察越来越多,黄小山第一个被带走,随后又有两名居民被带离现场。警察把其他居民都引到停车场,让每个人留下姓名和电话,告诉大家会口头传讯他们。

  虽然黄小山在第二天凌晨就被释放,但后来包括Sally在内的多位居民受到传讯,一些人还因“危害社会治安”遭行政拘留。

  就在95,北京市政管委副主任陈玲在博览会上宣布,北京市将在2015年前建成包括阿苏卫在内的9座大型垃圾焚烧设施,届时垃圾焚烧处理总能力达到每天8200吨。

  经过“9·4事件”,不少居民因为害怕退出维权运动。但此次事件显然也让政府方面感到很大压力,95,北京市政府在小汤山镇政府设立了一个接访办公室,北京市政管委负责固体废物的卫潘明副处长坐镇听取意见,回答市民的疑问。接访活动持续了近一个月,直到国庆后才结束。不少居民虽然去提意见,但业主们希望与“主烧派”对话、参观垃圾填埋场等要求并未被允许。

  “9·4事件”使轰轰烈烈的维权运动进入了低谷,很多居民情绪悲观。黄小山专门在“奥北论坛”上发表了《奥北不相信眼泪》的帖子,虽然通篇文章是在鼓励大家,但其中表露出来的悲观情绪也让居民们唏嘘不已。

 

一份民间研究报告

 

  “9·4事件”后,反建者们也开始考虑原来的和平示威方式是否有效,居民们开始意识到如果不改变维权的思路,会越来越把自己与政府对立起来,更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其实,我们也一直希望能通过和政府理性沟通的方式坐下来解决问题。”Sally说,“我们曾经去过市政管委,也去过市环保局和市规划局,但不是找不到负责人,就是各个部门互相踢皮球。”

  在居民们普遍陷入悲观情绪的时候,有人想到,北京市政管委曾向每一个前来提意见的居民发放过一份《阿苏卫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手册》,该手册对比了填埋法、高温堆肥法和焚烧法三种无害化处理垃圾的途径,认为焚烧法在目前发达工业国家已经得到广泛应用,是处理废塑料的唯一成型技术。而之所以要把垃圾焚烧厂选址在阿苏卫,因为厂址毗邻阿苏卫垃圾填埋场,在此建厂无需另建垃圾填埋场,并且垃圾焚烧厂和填埋场、堆肥厂可以形成垃圾综合处理中心,大大缩短了筛上物、筛下物和焚烧炉渣等无聊运输距离,可实现资源共享。

  更关键是,针对居民们担心的二噁英是生活垃圾焚烧厂特有的公害问题,该手册告诉居民们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这种全称为氯二苯丙--二噁英(PCDDs)的物质是有机物与氯一起加热产生的化合物,只要使用火的场所都有可能产生二噁英,人们从生活垃圾焚烧厂排放烟气中接触到二噁英的概率比从其他途径(奶制品、烧烤、吸烟和汽车尾气等)接触二噁英的概率小。

  “世界各国曾经发生过的多次二噁英污染事件几乎都与生活垃圾焚烧厂的烟气排放无关。”该手册还称,由于我国生活垃圾中含氯化合物和重金属含量相对较少,只要生活垃圾在焚烧炉中能达到完全燃烧,控制炉膛温度大于850摄氏度,保证烟气在炉膛内停留时间大于两秒钟,加上其他喷射活性炭、设置袋式除尘器等辅助措施配合,烟气中二噁英的排放浓度是可以有效控制的,不会超过环保标准。该手册指出,“生活垃圾焚烧厂烟气中的二噁英是客观存在的,但对此产生盲目的恐慌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居民们认为,手册宣传的内容有失偏颇。“我们只是希望政府能更透明些,把真实的信息告诉我们,这样即使明说就是要牺牲我们少数人的利益,我们也心甘情愿。”Sally说,“于是我们就想到,可以自己进行研究,拿出一份调查报告,把最真实的信息告诉大家,也告诉政府,这种理性的方式可能更有助于我们与政府的沟通。”

  其实,早在“9·4事件”之前,类似的行动就在进行之中。一个有20名成员组成的“奥北志愿者小组”中,成员骨干有Sally、黄小山,还有两位著名的网友“佰扶勤”和“谭嗣同”,后两人都是金融投资领域人士,“谭嗣同”还投资过卫生垃圾处理项目,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大家根据自己的能力和特长,各司其职,分工协作。

  从收集国内外关于垃圾处理技术和相关产业的最新资料,到进行数据分析并最终的报告成文,整个过程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最终,一份《中国城市环境的生死抉择——垃圾焚烧政策与公众意愿》的民间报告正式出炉。

  “第一版正式出炉是在93。”“谭嗣同”向《商务周刊》回忆,在研究过程中,他们越来越感觉到事态的严重,“中国目前很像1970年代的日本,垃圾焚烧项目一哄而上,为日后埋下了祸根。”   

  “9·4事件”后”,维权者们加速了对报告的修订和增改。经过几轮修订,报告已经从最初的1.0版本升级为4.1版本。这份厚达77页的民间研究报告通过研究大量国际资料认为,城市混合垃圾直接焚烧发电技术已经走向衰亡,垃圾资源化以及“零”垃圾政策是大势所趋,而中国目前的垃圾焚烧政策和现状正在造成一场生态灾难。报告还对中国未来的城市垃圾非焚烧处理产业之路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呼吁政府应该尊重公众参与和民意的充分表达。

  “其实,我们也并没有简单反对垃圾焚烧,我们提倡的是资源化、无害化、减量化处理后的垃圾焚烧。我们不满的还有政府在推行类似关系到每个居民健康的公共项目时所采取的背后操作方式,程序不透明,公共意见得不到重视,信息被选择性公布。”坐在保利垄上的会所里,“佰扶勤”告诉《商务周刊》,“起码,这些公共项目要有不同的比选方案,通过认真谨慎比选后才能最终决策。”

  随后,该报告被多次印刷,由不同的成员通过各自的渠道递交到了各有关部门,该报告获得了很多人的赞扬和认同。今年1月中旬,北京市政管委高级工程师王维平也收到了一份报告,送报告给他的是黄小山。在反建者眼中,王维平是个坚定的“主烧派”。

  黄小山结识王维平很巧合。在去年9月初凤凰卫视的一档节目上,王维平和黄小山都作为嘉宾被邀请来录制节目。节目录制前,二人在门口聊天,15分钟的聊天让二人对彼此加深了认识,聊得比较投机,发现对方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难以沟通。最后,二人互留了电话。有了这个契机,后来黄小山时常到市政管委找王维平沟通,王维平也在组织去日本考察前被邀请到奥北社区进行面对面对话。

  一来二去,双方都认为沟通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都希望能够找到一条理想的官民合作通道,以解决摆在面前的尴尬和难题。而面对来自民众的巨大压力,当然政府更希望公众始终处于理智的轨道上,并希望通过合适的机会说服公众理解政府。

  机会很快来了。王维平告诉黄小山,北京市有关领导和市政管委领导看完民间调研报告后都很重视,认为有必要组织一次国外考察参观,考察团中应该邀请一位市民代表。最终,考察团决定让黄小山作为市民代表参与赴日本和澳门的考察之行。

  考察出发的日期被确定在2010222,当王维平把这个消息告诉黄小山的时候,他正在迪拜度假。黄小山说他当时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艰难的维权终于让民意获得重视。

  10天考察结束,黄小山等反建派态度更为坚定,他们忐忑不安地等待政府的最终态度。317,北京市政管委发布的一份《关于居民反映阿苏卫填埋场及焚烧厂建设、环评相关问题的答复意见》中,强调项目环评过程中包含公众参与环节,在环境影响报告书(简本)完成后,将公开征求公众意见。“答复意见”里再次明确,“在阿苏卫焚烧发电厂项目未获得环评批复前,阿苏卫焚烧发电厂项目不会开工建设”。

  但居民们还是担心,因为在“答复意见”里,市政管委也专门就混合垃圾进行焚烧问题作出了解释。市政管委认为,垃圾分类并非垃圾焚烧的必需的前提条件,只要进行焚烧的垃圾热值达到相关的技术要求,即可进行焚烧。他们还以已经建成的高安屯垃圾焚烧厂为例,试图证明经垃圾转运站筛分后的垃圾筛上物与混合垃圾充分搅拌后焚烧,完全能够满足垃圾焚烧的热值要求。而混合垃圾焚烧,恰恰是“奥北志愿者小组”研究报告里集中反对的重点。

  就在黄小山接受央视采访的第二天,北京市政管委主任陈永出现在北京电台城市服务管理广播的一档访谈节目里,他表示,垃圾焚烧是世界上先进成熟的技术,要通过强化企业管理、政府监管、市民监督、公开透明等方式加强垃圾场的建设和管理,垃圾是能够处理得干干净净的。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政管委可能不久就会公布日本澳门之行的考察报告,届时,外界会通过考察报告进一步读懂政府的公共决策思路。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