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胡泳:不要神话网络推手  

2010-06-13 23:24:31|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0-06/10/nw.D110000renmrb_20100610_2-12.htm?div=-1


http://tech.sina.com.cn/i/2010-06-10/09424295560.shtml

胡泳:不要神话网络推手

(谁在左右公众的眼球·网络推手大起底


人民日报 》(20100610 12 版)

本报记者 张意轩


核心阅读


  不要神化网络推手,他们操纵不了公众生活

   网络推手不是指某一个人或一群人,而是广大网民、媒体、社会公众等共同组成的  

  互联网上信息的发布具有平等性,真假难辨,这就给恶意炒作者提供了可能性

    

  不要神化网络推手

  公众媒介素养需提高

   记者:随着一系列网络红人、网络热点事件被曝出是人为炒作,人们对网络的不信任感增加,有的网友甚至发出疑问:我们的生活是不是被操纵了?

   胡泳(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对此不必过于担心。不要神化网络推手,他们没有这么大的作用。所谓的网络推手,最大限度只是构筑此事的一个原点而已。至于能否产生影响,发展方向怎样,所谓的网络推手可操纵大家的生活,其实没那么严重。不管是推手还是水军,最终还是要借助于网民的力量、通过网民的普遍参与才能实现。如果不能调动广大网民的积极参与,结果很可能是无效的。

  实际上,网络推手不是指某一个人或一群人,而是由广大网民、媒体、社会公众等共同组成的。这也是因为,互联网上信息的发布具有平等性,门槛降低了,每种信息源的权威性和可信度都很复杂,真假难辨,这就给恶意炒作者提供了可能性。但这种状况并不可怕。这是一个必经的阶段,没有这个乱局,不会产生一个新的信息传递环境的可能性。

  要让互联网变得极其纯粹和绝对的净化是很难的。今后,人们要习惯于信息源从单一变为多重,由权威信息源变为分散再走向整合的过程。我认为,公众的媒介素养会在锻炼中不断提高,对各类信息的甄别能力也会提高,网络推手的诱导也就不会轻易成功了。


  不应被网络牵着走

  传统媒体要有主心骨

   记者:调查时,不少网络推手直言,他们会花很多精力了解传统媒体,甚至掌握哪个论坛有哪些传统媒体记者蹲点。而且认为,只有传统媒体跟进,炒作才算成功。您对此怎么看?传统媒体在网络热点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胡泳:这种现象我们确实需要重视。一方面,网络热点需要大众媒体二度炒作,说明他们还需要大众媒体推波助澜。另一方面,以前是传统媒体进行议题设置,现在变化了,议题设置主体跑到网络上,反而是传统媒体跟着网络热点走,找到线索进行二次报道,再度传播。

  设置议题的权利和主体转移,这个过程也有一定的必然性。但问题在于,有些传统媒体的从业者,抛却专业素养,不维护自己工作的严肃性。有时候网络上传出的一些荒唐的事情,像2009年的艾滋女事件,本来大众媒体应该承担守门人的角色,但一些媒体却被网络牵着走,从某种程度上说,丧失了自己的公信力。

  网上鉴别信息真假,对网民而言,是一种挑战,而对于新闻从业人员来说,应该是必备条件。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