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噪与酷之三 社会正循环力量在哪里  

2010-06-07 21:32:46|  分类: eng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正循环力量在哪里

2010年06月05日 经济观察报

“噪与酷”专栏之三

胡泳/文

  5月28日,吴晓波在新浪微博上发讯息曰:“这三天在江苏浙江,与众多企业家交流富士康事,竟发现有超过半数的人同情郭台铭,我说到修改《工会法》允许建立‘独立工会’,绝大多数企业家闻之色变,以为期期不可以。今天又看到李嘉诚公开声援郭台铭。看来劳资双方在利益和观念上的立场对立已非常严重,接着就看政府和知识分子如何选择自己的立场了。”

  我觉得对相当一部分官员和知识分子如何选择立场——即在劳资双方的对立中是和“劳”站在一起还是和“资”站在一起,公众心里其实并无太大悬念。因为现实是,中国的官产学三大系统正在出现合谋的趋势,结成一个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官权、产权和媒体的话语权都被这个共同体抓在手里,用以捍卫自身的既得利益。

  中国当前的社会有一个突出现象:存在着群众非政治化和社会本身越来越政治化的矛盾。群众的非政治化,从消费主义的盛行和娱乐文化的当道可以观察得很清楚。娱乐公众(如“超女”、“快男”的拥趸们)到底能不能转换为政治公众、民主公众,这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但不在本文的讨论之列。在另外的方面,社会本身的政治化则可以用各界对政治资源的争夺程度来衡量。从政治学角度讲,人们对政治资源的占有必然是不平等的。但这种不平等可以分为两种:

  其一,假定一个政治体系中的每一个人都根据他在社会最重要的政治资源上占有的相对地位来排列:譬如权力、财富、知识、声誉、对传播的控制,以及对警察和军队的支配。如果每个人的相对地位相同,从而形成一种完整的相互关联,那么,我们说这样的不平等是累积性的。通俗地说,个人拥有的某一种资源越多,他拥有的其他资源也就越多。

  其二,如果一个人在某一等级序列中的地位与另一等级序列无关(没有相互关联),资源的不平等则是弥散性的。弥散并不意味着平等,不过,它和累积性不平等之间存在着重大的差异,因为在弥散性不平等的社会中,缺少某种资源的人可以通过对其他资源的控制来补偿。

  显然,中国政治资源的不平等是累积性的。例如,200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 《当代中国社会流动报告》称,在父亲受教育程度这个自变量固定的情况下,干部子女成为干部的机会,是非干部子女的2.1倍。这显示,政治资源倾向于在一个固有群体中进行分配。不仅如此,在官产学共谋的情况下,中国开始形成资源悉数向少数人倾斜的恶劣态势:政治权力可以卖出价格,所谓“官员傍大款”就是这种情形的生动写照;通过金钱收买,企业老板可以使相当范围的国家权力网络为其个人利益服务;高校的大门向权与钱洞开,无数的领导干部和老板戴上博士帽,在资源的占有和分配上出现了典型的“马太效应”。

  公平地说,至今没有一个国家能在几种关键性的政治资源方面消灭不平等。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如果我们不能够把存在的不平等加以分散,以使在某些资源方面地位很差的个人和集团在其他资源方面地位较好(例如,不能为社会底层的后代向上流动创造平等机会),那么,我们可能会面临一个极为困难的局面。

  在《未来之路》中,比尔·盖茨曾经谈到过企业经营中的正、负反馈循环问题。所谓“正反馈循环”又称正向螺旋,它是指一个成功推动另一个成功。与正反馈循环相对应的是负反馈循环,也即负向螺旋。用盖茨的话说,“处于正向螺旋中的公司,有一种天生就该走运的气氛,而处于负向螺旋中的公司,则有一种命定失败的感觉。”如果一个公司丢掉市场份额,或是抛出了一种坏产品,用户开始议论纷纷,投资者进而质疑它的前景,新闻界和评论家们闻到腥味,全力揭露内幕——所有这些情况会引起更多的错误,于是该公司的情况急转直下,坏消息最终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本着同样的道理,治理国家必须努力避免负反馈循环,推动正反馈循环。今天的中国社会不像过去那样简单,仅仅连接两个群体——治者与被治者,它已然形成了一个“N边”社会。不同的群体在这个社会中共存,每一群体的活动都依赖于其他的群体。管理这样的“N边”社会,必须要同时吸引和保持不同群体的参与,而不能采取排他手段;必须致力于使资源的占有较少累积性而更具弥散性,打破利益共同体对资源的独占和攫取。

  否则,累积性不平等达到一定阀值,导致负反馈循环开始,社会资源的分配受到极大扭曲,分配正义付之阙如,社会各阶层的不满情绪蔓延,反金权政治的运动可能趁势而起,而且极易激荡成为一种反社会情结。如果社会的弱势团体无法在正式的政治参与过程中得到反击的机会,就可能在体制外进行抗争,形成另外一种社会对立冲突的来源。那时候,所谓“群众的非政治化”现象有可能完全改观。官产学勾结的泛滥更可能引发公权力的正当性危机,一个社会的国家机构的公正性如果遭到普遍的怀疑,公权力就难以有效行使,整个社会的违法脱序现象就会不断出现,成为一个难以治理的社会。

  如果像富士康这样的恶性系列事件还无法鼓荡社会责任感和终极关怀,形成社会的良知,发动社会的正义,那么,可以预期的是,体制内腐败与民间堕落的恶性互动将会愈演愈烈,以致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正是为此,我们寄希望于尚有清誉的官产学人士,能够挺身而出,带头遏止民间的堕落,同时对体制内腐败形成制约,成为中国社会的一股正循环力量,帮助国家避免陷入负向螺旋。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