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官员的粉丝时代  

2011-03-18 00:22:37|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在微博上说“现在不是权势而是粉丝时代”

 

http://magazine.inewsweek.cn/magazine/recommend-978-1.html

中国官员的粉丝时代

《中国新闻周刊》 总第505  2011224

本刊记者/李静睿

 

中国官员的粉丝时代

  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在微博上说“现在不是权势而是粉丝时代”,引发公众热议。全国很多地方的中共和政府官员陆续注册了自己的实名微博账号。可以期待,更多执政官员,学习、掌握最新网络通讯技术,进而关注、倾听民间声音,与平民社会平等、顺畅地交流。这应该是中共作为执政党,其群众路线的最新创造和实践。

  蔡奇在腾讯微博上的粉丝已过四万,这跟粉丝数动辄上百万的影视明星们相比,当然算不上什么,但蔡奇身份略为特殊:他是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虽然没有明确的统计,但是就《中国新闻周刊》观察,他应该是目前国内第一个实名上微博的副省级官员,在资料栏中,蔡奇填写的个人行业是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工作者·公务员类

  就像为了和传统意义上组织部长的形象告别,蔡奇在微博中不仅公布了自己的QQ
号和星座,还不时有工作之外的浪漫之语。2月14日那天,他在微博中写道:“何谓情人?就是互相有感情的人。杭州情人节送给大家的礼物是小雪花。祝同学们情人节快乐!”大概为了担心特殊的日子引起误会,他稍后又说:“情人节的唯一礼物,是收到有开复老师签名的专著《微博改变一切》。我一口气将这本书看完。看似简单的140字微博,在开复老师的眼里是如此奇妙,是能改变一切的创意空间。”

  事实上,“微博改变一切”不仅仅是李开复的看法,蔡奇的另一句微博言论现在已经被广泛引用并引发热议,他说:“现在不是权势而是粉丝时代。”在这句话的前面,蔡奇给自己的微博风格定性为“不讲官话大话而讲白话百姓听懂的话”,因为“否则谁听你的?”

  公私身份的纠结

   和已经遍地开花的政府机关官方微博相比,官员们的个人实名微博数量稀少,加之官员生活对公众而言的神秘性,也引发了更大的关注。除了蔡奇,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厅厅长章剑华,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现在已经调任云南省红河州委常委兼宣传部长的伍皓,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四川省红十字会办公室主任周百年等等都是微博世界里的活跃用户,他们的粉丝大都超过十万,在官方色彩更为浓厚的人民网微博,2010年十大人气微博中甚至有一半都是官员开的微博。

  如果观察上述官员微博的内容,你会发现官方与私人身份的无缝隙交织是其最大特点。章剑华的微博中既有其本职文化工作: “从2008年开始,我省率先实行省级公共文化设施向公众免费开放,之后在全国推开。”又不乏温馨的家庭生活片段:“我很少看电影,但妻子听说《让子弹飞》非常好看,非看《飞》不可,我只好陪她去看。看毕,我问她:“好看吗?“她却问我:“你说呢?“我说:“我不敢说不好看”。而廖新波则一边忧心忡忡中国的抗生素滥用问题,一边发布了自己大学时代的青涩照片。伍皓更是曾经在微博中谈女儿、谈妻子,谈人生感悟,俨然一名情感丰沛的文艺男中年。

    伍皓也是这些官员中在微博世界引起最大波澜的人。他的新浪微博从注册之时起,就一直处于被众多网友“围观”的境地,他在微博上被网友们戏称为“五号”,在现实世界中还被人用几百张“五毛”砸过,又卷入了引发轩然大波的意欲状告媒体人李鸿文的事件。因为骂声太多,伍皓甚至几度表示要“自愿自动自杀式关闭”微博,但最终他还是选择在多次改名后留了下来,他现在的微博名为“伍皓红河微语”,粉丝数接近三十万。

  虽然“信息越公开,政府越可爱” 的名言曾经让伍皓获得诸多赞誉,但是他也在微博上感慨:在网络上确实很难区分公务身份与个人身份,这给他带来许多困扰和压力。不久前,他刚刚宣布“很多网友批评我在微博里谈自己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已表示改正,以后只发宣传云南的微博。”他在微博上发的最后一件“鸡毛蒜皮”是自己在北京不小心丢了手机,却幸运地被酒店员工大费周折地还了回来。大概因为同样的压力,蔡奇的微博开在了用户更少的腾讯上,其实他之前在别的门户网站也开过,“也知那里的分量。但考虑不想太张扬,安静些好,也就留在腾讯了。”

  从目前来说,伍皓说到做到,微博中只谈公事,私人身份彻底隐去,微博发言中充满了“现代新型载能产业”等绕口枯燥的概念,有网友已经开始反对,因为官员“谈小事才显得有血有肉”,也有人怀念地说:“那个口无遮拦的伍皓去哪里了?”  

 

    目前,已经有不少世界政要登陆了微博客推特(TWITTER)。在美国白宫发推表示欢迎梅德韦杰夫总统来到Twitter世界!后,账号 @KremlinRussia(梅德韦杰夫)回复道:大家好!我已经成为Twitter用户,这是我的第一条推。美国总统奥巴马随即关注 (FOLLOW)了他,并且幽默地说红色电话专线(Red Telephone)已经不需要了。除此之外,英国首相戈登·布朗,约旦王后拉尼娅·阿卜杜拉和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都是推特上的活跃用户,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甚至因为来自推特的投诉和请求太多,专门成立一个200人的庞大团队对其进行处理。

  围观改变中国?


  “围观改变中国”,是微博世界中最为响亮的口号,作为长期观察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学者、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对于火热的官员微博有更为冷静的评判。在胡泳看来,很多官员在注册微博时,抱着某种美好的想法,因为中国官场与民间确有隔阂,微博的媒介属性决定了两者之间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进行直接沟通。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庆安和胡泳的判断大致相同,但略有差异。他谨慎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目前中国官员微博是“形式大于实质”,因为“官员微博最大的意义是公布政策的决策过程,但是现在几乎还停留在决策结果的解答上”。但周庆安也在考虑:政治生态有一个步骤问题,必须先让他们站出来,先允许他们说说官话,再说老百姓愿意听的话。

  从目前来看,即使“拉出来”也不是一件易事,《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新浪微博的管理者们给下面的员工都下过任务,要求他们尽量拉官员开微博,但效果一直不佳,因为“老板(指行政单位一把手)不开,下面的人也不敢开”。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