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社会化媒体的“复古”与创新   

2011-09-07 22:29:11|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manamaga.blog.163.com/blog/static/133671476201187102226271/

【封面文章】胡泳:社会化媒体的复古与创新  

2011-09-07 10:22:26| 


| 胡泳 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社会化媒体并不新鲜。我们回到了人类最习以为常的一种传播方式——口口相传。人的交流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大众传媒已经统治人们的信息获取和认知活动几百年,而今的社会化媒体是利用Web 2.0的技术实现了回归


当然,这种回归不是彻底的回归,不是回到典型的口口相传那个时代——那是一个极其受限于地域(可能就是在一个村子里)的时代,而现在我们极大地突破了地域限制。但是,社会化媒体和古代的口口相传在内核却是一致的——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无论是通过SNS,还是微博,更多不再是来自传统的大众媒体(譬如报纸、电视、广播等),而是来自你的朋友,你的熟人,因此,相对于大众传播而言,这是一个退步。毫无疑问,大众传播对于知识的传播和民智的提高,具有不可磨灭的显著意义;但是,相对大众传媒缺乏互动性,社会化媒体又是一个极大的进步。社会化媒体的出现和兴起是进中有退、退中有进。


有些人认为,互联网应该是纯洁无瑕的,但是,互联网怎么可能是纯净的呢?现实生活就是不纯净的——不对等的交往、非理性等等,因此,当然也不能要求我们的虚拟世界是纯净的。这是我反对有些人用网络暴民这个词的原因。的确有些人在现实中温良恭俭让,在网络世界里,却一改儒雅,对人以语言暴力相向。社会化媒体,为现实中隐忍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发泄的管道,释放其情感和压力。但是,这不是社会化媒体独有的,而是媒体的一个共同属性。在蛮荒时代的小村子里,难道就没有流言蜚语了吗?它是可恨的,却不是媒体可以消灭的。如果认为社会化媒体强化了暴民心态,无疑是一种误解。而且,历史已经证明,凡是提出建立乌托邦的努力,企图建设纯洁社会的努力都会带给人类更大的伤害。


在口口相传时代,总会有人拥有更多的信息,譬如理发店、茶馆的老板,——南来北往的人,三教九流的人,都在此歇息。他们就是当时的意见领袖。在大众传媒时代,总编辑、知名的记者、制片人等等,就成了意见领袖,因为大众传媒是广播式的信息传递,是从一个中央点向四周扩散的。他们负责挑选信息,过滤信息,是信息的守门人。在社会化媒体时代,这些传统的意见领袖的地位在逐渐下降,不过过程是逐渐演进而不是一蹴而就的。在社会化媒体时代,新的意见领袖会在新的人群中产生,由于各种机缘巧合,譬如他离事故现场最近,在一个信息传递如此快速迅捷的时代,他就可以立即成为意见领袖,但是,一旦该事件过去,他的意见领袖地位或又恢复常态。因此,尽管网络社会是平等的、民主的,但仍然会出现许多强的信息节点,有的信息节点是流星,而有的是恒星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阐释了媒介即隐喻、媒介即认识论的观点。他观察到,电视作为一个媒介,快速移动的图像削弱了人们的思考能力,强化了娱乐精神。在我看来,在社会化媒体早期,娱乐一定会占据主导地位。我们不应脱离人的生活本身和人性来分析之,如果你的生活中娱乐本身就占据了强大的影响力和位置,那么社会化媒体也将是娱乐的一个渠道。反之,我们也观察到,不少的意见领袖,在严肃地评论各种社会热点问题。


有的人发现社会化媒体如此乱哄哄,如此多的暴力丑学,如此多的非理性、情绪化,就主张对其进行管理和整治,要还社会化媒体以纯净。但是,我相信,这样的状态是民智开启前的一种混乱,而不是一种不可收拾的混乱。在我们的教育和思想辨争的历史上,很少人讨论譬如公正、正义这样一些基础的概念,这样一些普世价值,因此,社会化媒体表现出有利于公共话题的形成和理性思考。只有言论自由被保障和实现,只有社会化媒体继续保持开放而非管制的状态,信息和观点的竞争才会优胜劣汰,否则,会发生劣币驱逐良币


的确,会有一些谣言出现,但是因某些谣言就拷问微博的伦理底线,欲以权而管制之,就会极大地背离社会化媒体的价值主张。相反,谣言会在信息的竞争中不断被揭穿,而最终凸显真相。社会化媒体让更多的相关信息,尤其是真实的信息被拼贴起来,让具有思考力的民众,具有科学精神的民众,逐渐发现问题所在,为公共事务的进步做出贡献和努力。


(原载《管理学家》20119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