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微博推动了中国的“网络社会力”  

2012-01-10 21:05:59|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博推动了中国的“网络社会力”

 

口述:胡泳 

整理:羊城晚报记者 何晶

 

微博作为新媒体工具,现在很难下个简单的判断说它已经在衰落,因为微博用户仍在增长,讨论的热度并没下降,我并不认为微博发展有下滑的趋势。

实际上,微博的发展和博客的衰微有着紧密的联系。由于微博使用的门槛更低,使用者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比博客少,传播效果更快捷,因此,微博最开始出现时,出现过一定的井喷现象。

微博在中国发展两年多,最开始的一批用户很多使用过饭否或Twitter,他们对微博的形态是熟悉的,没有那么兴奋。但在新浪微博采用媒体化策略和名人策略大行推广时,很多从不知微博为何物的人被拉进来,包括一些名人也是在使用新浪微博后,才知道这种媒体形态。随着粉丝不断增长,会有人很享受那种一呼百应的感觉。但随着使用时间增多,有些人的使用情况有所下滑,这是十分正常的现象。

因为从单条微博来看,个人耗费的精力不大,但如果你在微博上活动,关注的人多、面广,就会面临大量信息,这会耗费很多精力。而且,渐渐地大家知道了微博的影响力,比如你说错话会引来攻击,就会变得更谨慎。这种使用率的降低,是新媒体发展过程中很正常的现象。再加上监管也对微博的发展有影响。

有人提出微博上充斥着各种谣言的质疑,我认为这种结论是不恰当的,因为过去一年里,并没有明显的例子证明微博传播了某个谣言,恰恰相反,微博反而是在辟谣。有人提出这种质疑,最早应该是日本核泄漏事件,在这次事件当中,微博上其实有大量帖子讽刺中国老百姓抢盐。有大量的辟谣贴出现,更正相关信息。

新媒体的发展有两个特点,一是任何新媒体都不可能是纯粹的净土,每个新媒体出来时都能成为很好的信息载体,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具,但也总会有人拿来干别的事情。拿电视作比方,很多人生活离不开电视,但也有不少研究者和学者对电视持批判态度,比如批评电视娱乐至死,批评其中的暴力、色情的内容。

其次,新媒体自身存在修正机制,这其实是它胜过传统媒体的地方。以微博而言,它百分百会成为传播谣言的工具,因为它的使用门槛底,滋生并传播谣言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问题的关键是,谣言一旦出来,马上会有人出来指正。应该说,微博的自我修正机制本身就是这种媒体的公信力所在。

我们不能因为微博充斥着不良信息,就提出必须对其进行规范。遇到这类问题,要看从什么角度进行分析。拿限娱令做比方,广电总局主张限制娱乐节目,但实际上这里头有巨大的问题。因为如果由政府出面管理某个东西,就必须承认政府掌握这个问题的标准。但问题是政府的标准是否和大众的标准一样?政府利益会否妨碍大众利益?

换句话说,并不是把微博这种媒体形态管理好,微博呈现出来的问题就会消失,这是虚幻的乌托邦。应当说,微博折射出来的问题,是社会本身的问题。社会本身的问题才是我们应当正视的。

我们的政府管理者或有些民众,经常会有净化某种媒体空间的冲动,比如要保持互联网的纯洁性,我惊讶于我们的有关部门,那么酷爱这种语言:共同维护一个文明健康、美好纯澈的网络家园……但这种纯化的努力,本身就是问题,这不是治疗病因的手段,这种手段本身会造出很多病。比如无比细致的限娱令后,娱乐风还是刮得很狂,这种禁令是在试图完成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目前我国微博存在的问题,用句俗语来讲,就是“发展中的问题”。放眼看微博这种媒体形态产生的社会条件,你会发现,此前民众发声的渠道太少。现在看微博,有时会觉得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有很多不准确的信息,甚至在礼貌礼节、论辩伦理上都有很糟糕的情况,这就是因为你长期不让人说话,一旦有了说话的机会,他们不会好好说话,或者说,他们只会吵成一团,用我一本书的书名来说,就是“众声喧哗”。

众声喧哗的产生,前提是此前是鸦雀无声的年代。因为没有人受过好的训练,包括日常生活上,不会倾听他人;也包括社会治理层面,大家没有经历过讨论某个重大问题,再达到共识的过程。所以一旦可以发言,大家就爆发了。

虽然众声喧哗有很大问题,但不能把这个问题扩大化,或者扼杀这个渠道。因为众声喧哗远远好于鸦雀无声。中国发展到今天,社会共识很少,各阶层利益彼此冲突,对社会发展也没有共同的目标,给出的药方也都不一样。因此,必须允许民众参与讨论国家未来的发展。由于短平快的特点,微博被诟病为不是说理的好地方,但它毕竟构成人们的讨论空间,而且是跨地域、跨阶层的,因此它应当和传统媒体、其他新媒体一样,共同成为人们讨论的途径。

微博虽然是虚拟社会,但提供了公民自治的空间和可能性。现实生活中,民众的自治权很低,政府包揽了太多内容,触角太广,导致民间的自治力量萎缩。政府作为管理机构,本身具有自我驱动力,会不断增强管理的范围和强度,导致权力越来越大,导致强政府、弱社会。现实中公民的自治能力已经很差,虚拟社会中也一样弱,因此,我们需要这样一个空间,以形成自我治理的机制。

强调自治,意味着约束他治。以最近引起广泛争议的微博实名制而言,我认为网络发展接下来实名制是大势所趋。因为人们的活动越来越多转到网上,无论是交易、交往都需要可识别的身份,否则将无法建立信任。随着虚拟社会的发展,新技术的出现,我认为匿名制会逐渐减少。

但尽管如此,是否实名也不应由政府来强令,而应当由网络服务商或网民自由选择。比如百合网,作为相亲网站,就要求实名制,“终身大事,必须实名制”,这是双向的自愿选择,在这里实名制本身就是网站的经营模式的一部分。但在另外一些网络服务当中,匿名制可能更有价值,你必须给商家和网民选择的机会,而不是政府搞行政命令式的一刀切。

总的来说,微博在中国完成了我称之为“给国人上课”的使命。微博普及了常识,构建起中国民众参政议政的形态,使他们参与讨论和自己的切身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相关的事务。它促使更多人认识到转型期中国社会的错综复杂。另一方面,微博的舆论压力,本身是对官员和民众的教育过程。很多人因此意识到不能忽略网络,很多信息应当公开,政府在处理群体性事件的速度和方式都会暴露在民众眼中。

一定程度上说,微博推动了“网络社会力”,在重大问题及政策上,公民可以发声,不再被决策者垄断。从技术角度看,不排除将来会出现更有意思的媒介或技术方式,因为技术永远有更新的可能性。但就社会力的增加来看,微博在中国仍然有蓬勃的生机,有长远的发展空间。


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2-01/08/content_1297799.htm

原载《羊城晚报》2012年1月8日B1版,此为未删节版。

  评论这张
 
阅读(7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