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生活抵触随机运动?  

2012-07-20 09:35:14|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抵触随机运动?

——《爆发:大数据时代预见未来的新思维》序


胡泳

 

人类的日常行为模式不是随机的,而是具有爆发性

 

预测人类行为是一个经久不衰的梦想。科学家乃至伪科学家们为了解开人类行为之谜,已经努力了数百上千年。美国东北大学教授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Albert-László Barabási作为全球研究,“无尺度网络”概念的提出者,畅销书《链接:网络新科学》(Linked)的作者,似乎有足够的资格,也来尝试实践一下这个梦想。

原因很简单,巴拉巴西拥有前边的追寻者所不具备的利器,那就是:当今世界的数字化,已然通过互联网、社会化媒介、电子邮件和移动电话等,将我们的社会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实验室。人类在这个实验中留下的电子踪迹,比如打上时间印迹的文本、声音和图像,互联网搜索,社交网络中的种种关系等等加在一起,合成了史无前例的海量数据集,记录了我们的活动、我们的决定以及我们的生活本身。

这使得下述想法听上去就激动人心:对这些电子踪迹的分析,会不会对人类行为的秘密提供深刻的洞见?巴拉巴西穷根溯原,宣布自己找到了被长期认为是完全偶然的人类行为之下的有序模式:他将这一模式命名为“爆发式的”(bursty),即是说,我们的工作和娱乐及其他种种活动都具有间歇性,会在短期内突然爆发,然后又几乎陷入沉寂。用巴拉巴西的比喻来说:“长时间休息之后就会出现短时间的密集活动,就像贝多芬音乐中悦耳的小提琴声被雷鸣般的鼓声打断一样。”

巴拉巴西在结语中论断道:“当我们将生活数字化、公式化以及模型化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其实大家都非常相似。我们都具有爆发式,而且非常规律。看上去很随意、很偶然,但却极其容易被预测。”

这个论点与前两年的一本热门书《黑天鹅》恰成鲜明的对比。《黑天鹅》的作者塔勒布认为人类行为是随机的,都是小概率事件,是不可以预测的;也因此,塔勒布相信,没有什么比一种随机的智慧对我们的生存更加重要。塔勒布其实反对长期流行的一种重大见解:前人的经验会给予后人教益。该见解符合中国的传统史观: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如今,恰如时尚的流行风随水转,巴拉巴西提出,人类行为90%是可以预测的。你的生活只是看上去随机而偶然;但实际上,无论你访问网页还是访问女友都是以爆发的方式完成的,因而也是可预测的。这其中的关键在于,无论在自然界还是人造世界,许多事情遵循幂律分布:一旦幂律出现,爆发点就会出现。

幂律在巴拉巴西的上一本畅销书《链接:网络新科学》中被谈论得很多,现在大家都熟知巴拉巴西在研究网络时的一项重要发现:互联网是由少数高链接性的节点串联起来的。极少数节点拥有海量点击,而绝大多数网站只有寥寥可数的人造访。幂律决定了网络的结构和网络的走向。

现在巴拉巴西要证明,幂律也主宰着我们的真实活动的节奏。为什么会存在爆炸模式?因为我们工作任务太多而时间却太少。当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时,我们的应对之道是确定优先次序。我们会先干最紧要的事情,忘掉其他的次序靠后的事情。一旦某件事情被忘掉,那它被忘掉可能不是一时半会,而是经年累月。幂律就在这种优先次序的排定中产生。

巴拉巴西说:“时间是我们最宝贵的不可再生资源,如果我们尊重它,就必须设定优先级。一旦优先级设定了,幂律规律和爆发的出现就不可避免。”巴拉巴西把爆发看成某种生命的推动力:“生命远不是流畅或随机的,而是在所有时间尺度内都是爆发式的——从几毫秒到几小时的细胞活动;从几分钟到几周的人类活动;从几周到几年的疾病来袭;还有从几千年到几百万年的进化过程。爆发是生命奇迹的必要因素,表明生物为了适应和存活会进行不懈的斗争。”

这样来看,偶然性中还是存在某种神奇的规律。“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中国人的历史智慧,其实说的不就是历史的爆发性嘛。所以,巴拉巴西的看法与塔勒布相反,而与中国史家相近:如果了解人的过去,那么其未来就不会存在多少令人惊讶之处。

作为一个科学家,巴拉巴西的颠覆是大胆的:他批评科学家们仍默然接受人类行为科学的基本范式:我们的行为实际上是随意的、不可预测的、偶然的、无法确定的、不可预知的,以及无规无序的。但这一假定的唯一问题在于,它完全错了。生活如此抵触随机运动,渴望朝更安全、更规则的方向发展。

巴拉巴西在《爆发:人类的行为可以预测吗?》一书中试图论证的是,对于幂律的认知最终会导致对人类行为的精准预测。但他似乎并不能完全驳倒塔勒布式的世界观。一方面,我们当然知道,人类是习惯的产物,所以,人类的所作所为有很多是可以预测的。然而,另一方面,人类的生活中又充满波动性和分叉点,在这个意义上,个体的生活和群体的行动又是不可预测的。

当把随机性等同于不完全的信息的时候,塔勒布实际上提出了人类知识的脆弱性问题,这和前启蒙时代的思想家是一脉相承的,他们相信人类的理解具有不可靠性。相比之下,巴拉巴西更像一个启蒙后的科学家,高估自己的知识,低估不确定性(也就是低估未知事物的范围)。

最终的问题还在于,使人类行为完全可预测是不是一件可欲之事。试想,如果人类世界也像自然现象一样,可以被理解、量化、预测和控制,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我们已经用认知自大毁坏了自然,如果按照巴拉巴西理论的潜台词,人类能够从我们的经验中学习的话,那么,面对人类行为的问题,我们更需要认知谦卑。——当然,在塔勒布看来,人们是不会具有这种认知谦卑的,所以,“黑天鹅”总会跳出来毁掉许多长久的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