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互联网倒逼社会问题解决  

2012-07-27 14:39:03|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video.sina.com.cn/p/finance/20120206/142561658077.html

互联网倒逼社会问题解决

联合运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树新在2012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二届年会上的讲话

 

马勇按:张树新是中国互联网元老级人物,一直关注思考互联网对中国的影响。根据她的看法,今天的互联网将中国人为切割成了两个世界,一个是虚拟的网络世界,那儿是自由的畅所欲言的。在互联网世界,人们并不太容易感到现实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太大差别。另一个世界是现实的。在现实世界,中国人说话小心谨慎唯唯诺诺,不怕保守就怕出新,更怕出格。

怎样将两个中国统一为一个中国,怎样为未来中国打造一个稳定的基础。张树新在这篇简短发言中有一个重要暗示,那就是要善用互联网及其衍生出的博客、微博等一切“共有媒体”。第一,让“共有媒体”持久存在。存在就有力量。第二,要让“共有媒体”成为中国人包括政治家都无法离开的工具。就像奥巴马借助twitter一样,要让政治家尝到互联网的好处。第三,要相信“共有媒体”持续存在一定能倒逼出一个新中国。因为在过去几年,不论怎样打压,网络世界尤其是微博上的声音还是多少起过积极作用。中国人寻求新共识需要时间,更需要“共有媒体”这样的新工具

 

  张树新:我很了解老任(任志强)的网上形象和现实的形象,和真实人格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稍微介绍一个项目,不是推销,我跟另外两位理事田溯宁和沈南鹏,多年前就启动一个学术资助项目,叫互联网与中国社会的政治转型。我们在5年前,大家判断说,互联网会不会变成中国社会转型的载体,当时有一个很大的争论,就是用还是不用。我们内部有一个会议,当时中国互联网资深研究业者都在。5年前是很早的,当时twitter刚刚开始,两年前三年前的饭否后来被关掉。新浪是后起的,新浪的微博既不是twitter也不是facebook,它更像是MySpaceTwitterFacebook的合体。而且这是国际上没有的模型,它利用它所有的原有资源,把这个资源移植到一个新业务上,这个新业务是基于它原来的技术架构。中国可能不会再有新的基于底层架构的互联网公司,QQ本来有机会,但是,QQ确实做晚了。在中国,名人战略超级成功,这个是中国模式。虽然奥巴马借助twitter进行政治营销,选战和奥巴马的小额集资,他为什么在选战中战胜那么多的有钱人,因为选战是一个经济帐,小额捐款是奥巴马成功非常重要的东西。这个是靠的twitter,后来是Facebook。在中国很有意思,中国传统的名人,当然也有凤姐,有很多的草根明星,除了老任这样的还有凤姐,没有互联网,没有微博,她就没有今天。

  王巍:老任仔细考虑一下还是比凤姐强的,我认为是这样。

  张树新:我觉得这是一体两面,大家一定要看到这点,草根借助传统的原来的管道不可能成功的。也许明天、后天还有更多的人,博客最早出来是木子美,她今天是变成资深的写家,我不评价他们是靠什么出名,老任靠率真,凤姐也是率真,是惊世骇俗。

  王巍:怎么论证他们都是一样。

  张树新:老任的词汇,凤姐全有,木子美也有,大家仔细想想。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大家回归,这个东西是什么,回到说我们的项目,其实我还是推荐大家,今天开始对这个现象感兴趣的时候,读一本书,胡泳的《众声喧哗》。他发明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互联网媒介是什么,他叫共有媒体。过去的私媒和公媒是分开的,因为政治学其实最关键的公私之分,比如说财讯其实是受控制的媒介,那个人媒介,最早说我们家里的自留地,但你真的是自留地吗?你的自留地任何人都可以进来,对吗?你更像一个罗马的集市广场,或者是希腊广场上的小摊,有很多摊,有的摊可能是卖东西,有的摊是因为率真,有的摊可能是跳脱衣舞,就看谁人多了。如果说是共有媒介,公私都在一起,所以就搅起了非常多很混淆的争论,包括今天很多的法学家在谈方韩之战的时候用了很多法律的工具,能讨论吗?因为这是在公私非常分明的情况下定义的。互联网是挑战很多的东西的。我们说营销,用传统社会physical world做营销,但是无法解释瞬间出现的凤姐,她有巨大的商业价值。你看芙蓉姐姐现在已经是明星了,对吧。在这种情形下,是公私混淆的媒介。其实老任是什么呢?随时随地在现场直播的个人广播电台。

  今天你在中国真正的电台,你随时随地现场直播试试?都不可能,所以就出现了一个奇异的图景。如果是一个公众媒介不受控制的国家,其实这个自媒体,所谓的共有媒体没有这么大作用。当然也有奥巴马的成就,奥巴马没有新媒体,没有他的选战成功。但是今天中国的微博也好,下一步还有新的工具,技术架构决定它是分散式的,有不断更新的工具出来,微博被禁了,还会有新的工具出来,因为TCP/IP就是这样的结构构建的,这就是互联网本身,分散式的挑战中央的集权,挑战控制,挑战精英。当然精英率真,把自己脱光了。那这种情形下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一个畸形发展的中国互联网的话语和公共讨论的缺乏、和公共禁忌极多的国家之间的对比。这是一个有趣的观察,它会导致中国的现实社会倒逼什么东西,这也是我们在观察的。包括有大量的群体性的事件都透过互联网来反映,包括透过名人,包括大家所有的微博都呼吁救吴英,这个倒逼机制是怎么形成的?包括大家弥漫的焦虑,为什么这两年甚嚣之上,如果没有这个东西,大家会焦虑吗?还有多重人格,多重人格在互联网上的反映是非常明显的,很多人的人格,其实你稍微读点心理学,知道很多人有多重人格。过去每个人的形象,在畸形发展中,其实已经被我们的很多传媒塑造了。

  王育琨:你说的多重人格太概念化了,就老任来讲,你解读一下他。

  张树新:老任不是多重人格的典型,多重人格有很多人。三年以前王石在网上挨骂了,他讲了一句真话。我说网上的王石,登山的王石和万科上市公司董事长的王石,在不同的语境中是三个不同的人。如果你自己混淆了,你感觉自己作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应该那么讲,但是作为登山很率真一个侠客,一个个人的英雄主义者,可以这样讲。每个人在用那个语境来攻击这个语境,有三个王石。有一些人是自身的多重人格,有的是传播者造就的不同的大众心中的形象。我们心目中每个人都有一个韩寒,但是韩寒自己是谁,到底有几个人知道?我们的项目还在继续,这里有网络心理学,网络教育学,网络经济,还有中国互联网纵深向的描述,有一些书不能完全的公开发表,当成内部的研究资料。我一篇微博没写过,但我是资深观察者,老任的很多微博我都看过,我还在观察一个问题,原来的老任和现在网上的形象,和他真实的东西有没有脱离?他被粉丝希望的形象对他自己的个人有没有改造,这是我正在观察的,谢谢。

 

http://video.sina.com.cn/p/finance/20120206/142561658077.html

《腾云》20126月第10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