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令人无限憧憬的未来  

2012-08-02 12:18:34|  分类: expec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chinavalue.net/Management/Article/2012-8-1/199966.html

令人无限憧憬的未来

潘新 原创 | 2012-08-01 17:19 |

 

  几年前,克莱舍基曾著书《未来是湿的》(Here Comes Everybody),解释了互联网经济下无组织的组织力量。时隔几年,舍基又带出新著《认知盈余》(Cognitive Surplus, Creativity and Generosity in a Connective Age, 互联时代的创造性和慷慨)。

  阅读克莱舍基这样站在时代前沿的互联网思考者论著,无疑是一件令人愉悦和兴奋的事情。

  这本书从表面内容上看,是在探讨人们空闲时间在互联网时代的使用,然后深层的含义又不仅限于此。

  规模的力量

  “多带来不同”(More is different)本是一个物理学术语,用来指述大数量级物体。随着互联网的信息量级不断升级、涌现,这也越来越成为解释互联网现象的最佳表述。

  在互联网和未来的互联时代(connected age),规模成了世界的主流和坐标。工业时代向数字时代、信息时代的转化过程中,规模成了轻而易举容易获得的事物,因为相比起工业品被制造,信息的被复制无疑更容易,也更容易私人化。

  舍基用了大量警示性的语句来强调规模在信息时代的重要性:

  “对于我们每年消耗的一万亿小时的空闲时间来说,任何转变——不管多么微小,都可能是很大一部分。”

  “当群体足够大时,不可预见的可以变得可预知。一个时间发生的可能性就是它可能发生的次数和频率的或然率。任何人类活动,无论看上去多么不可能,在人群中发生的可能性会增加。规模较大的盈余和小盈余就是不同。”

  自由的时间与时间的自由

  在英语中,Free有两重意思,一重是免费,另一重是自由。在互联网世界,或者说未来的互联时代中,它们都是对的。

  社会学家一直惊异于为何人们愿意在网络社区中做无偿劳动,例如维基百科的志愿者,微博中转帖的博友和公知。无酬工作的动力来自何处?

  在工业革命时代,工人们曾提出如下口号:“八小时工作,八小时睡觉,八小时自由时间”。电视时代带来了消耗自由时间的利器——电视。

  然而,在信息时代,人们的需求显然不能被电视所满足。舍基在书中一直在反复陈述一个段子:一个四岁的女孩子到电视背后寻找鼠标。人们不仅希望消费,也希望创造和分享。这是一个对自由时间于工业时代不同的解释。

  在人类的内在动机中,同时隐藏了自私和共享两种截然相反的基因,前者创造了市场、自由资本主义;后者创造了社区、慈善、NGO、信息共产主义。

  霍金曾悲观的认为,人类在两百年内面临毁灭,因为其内在的自私基因会导致人类无节制的消耗地球资源,所以应该尽快移居其他星球。乐观者则认为,人类内在的另一种基因——利他基因会从更大的范围内保护环境和生物的可持续发展,从而最终保护人作为种群的繁衍。

  自由的时间创造了认知盈余,互联网创建了创造和消费认知用于的平台,而以上两者为人们带来了时间的自由。

  这一切,源于数字时代的如下事实:一,复制、分享的边际成本趋近于零;二,互联网在创建网络市场经济的同时,也构建了对等交换的公益型社区,例如沙发驴友(couchsurfing),拼车网 (pickuppal)

  二象性法则——新的时代注解

  舍基对于互联网时代消费、创造与分享的见解可以追溯到这一个理论的始作俑者,未来学家托夫勒。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提出了产销一体化的概念解释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前沿思想——人们在未来时代将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

  这种二象性的提法在西方逻辑学中是个异类,但是现在已经越来越普遍。传统的西方逻辑学注重于事物非此即彼型的无限分割,意图追溯出世界创建的本源。然而事物的二象性,同时性,甚至多象性越来越成为解释世界的新法则。

  二象性法则可以追溯至量子力学的“波粒二象性”。量子力学以大量严谨的实验,在上世纪早期终于不可辨驳地证明光同时具有波和粒子两种不同的特性,从而突破了经典物理学的囿见,为人们认识世界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和维度。

  古典经济学“供应”和“需求”两个维度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逻辑分割,凯恩斯在他的体系中增加了“投资”一个维度,但是他遵循的仍然是严格的逻辑体系。

  而我一直认为托夫勒的产销一体化是信息时代革命性的认知,他承认了人们同时具备消费者和生产者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托夫勒的洞悉已经被无数互联网世界涌现的事实所证明。

  文明的每一次进步,都建立在对过往大厦的颠覆,以及对新秩序的建立的基础上,不断清空过往思维大厦的残余,迎接拥抱新的认知体系——这是世界不断进步的动力之源。

  市场机制与公益世界

  舍基讲道,在互联网上,人们既喜欢消费、也喜欢创造和分享,这是一种二象性,或者多象性。

  同样的原理,市场机制和公益世界也同样存在于互联时代(注意,舍基用的是互联时代 connected age,而不是互联网,我们未来的互联程度将远远超越互联网的局限),它也存在着二象性。

  市场行为和公益行为代表了人的两种不同动机外延。市场行为通常被认为更具效率,源于利己基因,而公益行为源于利他基因,更来自于兴趣、分享或同理心等动机。公益行为相较于市场行为,通常被认为效率更低下,但是可以组成规模更大的社区。一个典型案例是统治网络世界十多年的Apache Web服务器软件,这是一个由纯粹公益性的程序员社区发起的。

  市场机制是至今为止最有效率的组织形态,而在信息时代也许会面临着新的定义和注释。人们出于分享、兴趣、利他、成就感、社区虚荣心等各种原因为社区贡献智慧,而在无心插柳之间成就了社区的繁荣和辉煌,并且这是天然全球化的。

  公益行为的缘起往往是随机、偶然的。例如,舍基解释Apache社区的形成,是因为资源、资金的限制,试想如果IBM要完成同样规模的工作,雇佣几千名工程师需要多少成本?

  而当市场、公益混杂的行为与人们大量的自由时间结合时,属于互联网时代的奇迹就发生了。

  古登堡经济与工具的革命

  十五世纪古登堡印刷机改变了未来五百年的媒体、印刷品法则,也定义了“古登堡经济学”。我们目前所处的媒体世界,基本接受“古登堡经济学”的解释——通过高成本的固定资产投资,大量生产、印刷、复制纸面内容,并大量发行,从而获得高额经济回报。

  这个法则在数字经济时代被新的游戏规则颠覆,这是题外话。

  舍基的一个重要观点是,工具的便利性推动了这个世界的进化——有许多世界的变化来自于工具产生的偶然性事件,正如古登堡印刷机推动了《圣经》和基督教在全世界的普及。

  而在今天,新的互联化工具层出不穷,软件、大数据计算成了统治世界的王者,推动着人类的效率从一个阶梯迈向另一个天梯。工具的诞生,刺激着组织形态的不断演化:个人分享、公共分享、公用分享,直至公民分享。

  我们能看到那个无限憧憬的未来吗?

  数字时代法则

  最后,讲一讲数字时代法则。

  工业时代的关键词是物质化生产和稀缺性。任何生产与需求之间的矛盾就产生了稀缺性。

  在信息时代,信息的复制、分享的边际成本为零。在一个规模化社区中,效能与社区规模成正比,而边际成本为零——你可以想象这其中的信息和经济落差,以及带来的经济效益。

  这种新的互联时代经济学法则在迅速地接管旧的经济学法则——如果从古登堡经济学开始计算,前者花了500年,而后者,如Facebook,花了10年时间。

  在工业时代经营的关键词是:垄断、保密、圈地、竞争;在信息时代的关键词是:开放、分享、透明。

  组建属于你的社区,链接尽可能多的人、信息或节点,分享你了解的所有信息,让信息迅速地通过你这个节点,并且不断扩大属于你或经过你的信息和社区规模,这是在信息互联时代聪明人应该做的事情。

  我们仍不能确知这个时代将为我们带来的美好未来是什么,但我们确知它令我们无限憧憬,并将会为我们带来无限的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