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柳传志的百年老店梦  

2014-12-26 13:1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传志的百年老店梦

 

胡泳

 

真正伟大的公司不是由贪婪的人、而是由满怀激情的人建立的

 

在互联网高潮迭起的2000年,《三联生活周刊》曾经刊登过《一个网络小儿与一个IT老将的对话》,“小儿”证券之星的高利民咄咄逼人,几乎把“老将”柳传志挤到墙角:“传统企业在新经济条件下能继续领先,史无前例,绝无仅有。我相信像柳总这样的企业,在新经济时代可能不是领头羊。烈火中重生,凤凰涅槃,这只是美好的理想。”

 

高利民立论的基础是什么呢?他认为,每一个企业家都希望自己的企业活得长久,实际上在新经济条件下,企业的生命周期要比原来快6倍,或者说只有原来企业生命周期的1/6,必须接受这个现实。所以,他很真诚地发出一种质疑:今天,企业生存多久很重要吗?潜台词是,许多企业家要建“百年老店”的理想,到了现在,是不是压根儿就是幻觉?

 

也是在那段时期,以鼓吹建立长久公司而著称的美国管理学家吉姆·柯林斯讲过一个故事:他的一个学生在硅谷创业,很认真地实践老师的思想,向风险投资商大谈依靠她所构想的商业模式如何能够建起伟大而弥久的公司。结果风险投资商们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其中一位毫不客气地说:“我们对建立伟大而弥久的公司没有兴趣。我们要的是能迅速套现的想法,在1218个月之内将公司上市或出售。回去想好了再来谈吧。”

 

当头一棒,令柯林斯的这位学生恍然大悟:建立伟大而弥久的公司已经不时兴了,大行于世的是“随时建立,随时飘逝”。在网络时代,编一个动听的故事,做出实施计划的样子,然后,一转眼———馅饼已经掉进嘴里了。何必像前辈企业家那样兢兢业业地创造价值呢。新经济条件下,投入持续不断的努力去建立一个伟大的企业不仅没有必要,而且还显得愚蠢。

 

柳传志不服气。很快,他等来了反击的机会。网络泡沫破灭了,互联网公司遍地尸骨。在2001611日联想与AOL合作新闻发布会上,柳传志颇有些语重心长地说:“互联网公司所以走到今天(这么悲惨的地步),原因之一是把Internet当作短跑,把上市当作终点,但其实互联网业的建设是个长跑的过程,眼下最重要的是学会长跑。”

 

世易时移,又过了十几年,很多互联网公司已然杳无踪迹,联想却还在长跑,似乎印证了柳传志的先见之明。然而,在新一轮移动互联网技术大潮呼啸而来之际,联想在社交媒体的传说中又“破产”了。20141117日,柳传志在微信上突然看见一条假消息,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标题说‘联想破产了’,一个曾经显赫一时的庞然大物,一夜之间轰然倒塌,柳传志哭了,为他在战略上的错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后面,还像模像样地长篇大论分析了联想为什么破产。

 

而事实上,就在11月中旬,联想刚刚开过业绩发布会,第三季度业绩一片喜报,不仅净利润又创新高,市场占有率也大幅度扩大。这种鲜明的反差让柳传志震惊,以至于他召开了一场“西山会议”,邀请10位知名互联网创业者与观察家举行闭门会议,或许是想探究一下联想为什么被持续“看衰”。

 

其实像联想这样的企业被看衰的原因很简单。在新旧交替时代,在某一产业中占主导地位的公司会被被后来者认定为“现有公司”(incumbent),它们在过去拥有制订行业规则的能力,可以号令用户,并树立了某种权威形象。后来者为了后来居上,要做的不仅是攻击其柔软的下腹部,也即是老牌公司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比如主导用户而不是让用户主导),而且,还要同时颠覆它们昔日的“高大上”形象,为的是争夺建立新规则的主导权。风险投资公司因其利益所在,会推动这种“新创公司决定一切”的声浪;媒体因其喜新厌旧的习性,也会夸大所谓新兴力量与老朽势力之争。

 

但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公允地说,“现有公司”的僵化与守旧为后来者的“炮打”提供了弹药。比如,曾经激励人心的使命现在沦为平庸的口号;无法推出“让人尖叫”的产品,而离曾经忠诚的用户越来越远;创新精神被公司内部的官僚主义所扼杀,等等。

 

商业的进程并非一出简单的此胜彼衰的戏剧,所以,我们看到,被许多网络企业家视为绝对真理的新经济也曾经历难过的日子,而利用新经济的台风口起飞的公司如阿里巴巴也开始大谈“要做102年的企业”,所以柳传志们的百年老店之梦的魅力并不会轻易削减。其实,我们甚至可以说,鼓励人们建立伟大而弥久的公司(其中定然包括伟大而弥久的风险投资公司)的环境越来越成熟。

 

首先,理性的供应已由匮乏变为充足。当拙劣的判断为疯狂的华尔街股市所奖赏时,人们是很难做出良好的判断的。今天,新创企业更加专注,更加懂得利润底线的重要性,这些都是健康的表现。

 

其次,“一夜暴富”的心态为网络业带来了许多机会主义者,他们没有愿望、也没有耐心一步一步地打理企业。真正伟大的公司不是由贪婪的人、而是由满怀激情的人建立的。“打一枪就跑”的人调子很高但实质很虚,在一个暂时为他们搭建的市场舞台上暂时扮演过主角;但他们终会连跑龙套的机会都失掉。今天的市场越来越向一个有效的过滤器转变,能够筛选出真正为创业热情而不是由对金钱的热爱所驱动的人。

 

过去这些年,过多的资本供应与过于乐观的情绪导致了竞争者的过度膨胀。而在市场自我修正的时候,越是胜利者,其战利品也越多。懂得迅速调整自身、有效积累资本的企业会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空前有利的位置:竞争者很少或基本消失。甚至基础环境也在向着它们说话:好的服务性公司不再像从前那样难寻,而依靠网络获取客户的人发现,客户获取的费用正不断走低。

 

这并不是说所有的痛苦都在成为过去,有志于达到伟大而弥久的企业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但是,谈到在坚实的基础上建造伟大的企业,今天的机会显然比昨天更多。柳传志说:“不管是新经济还是传统经济,企业能够存在的话,自有其道理。一个企业把战略制定好了,同时有一套很好的管理,这个企业是可以往前发展的。企业的班子是不是好,企业的战略是不是好,是不是有一个很好的管理架构,这是决定企业前途的根本。办大企业的根本诀窍,不在于是新的旧的。”他坚持认为,他的九字口诀“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今天仍然适用。

 

这些话被很多人当成大道理,也构成别人接着看衰联想的理由——都互联网时代了,你还搬弄PC时代的老经,来谈对网络企业的管理?其实,对柳传志所谓的“管理三要素”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层面谈,因为它事关信仰,而信仰是无需争辩的。这种信仰就是,你是否相信:做企业,总有一些东西是神圣、永恒和可持续的。

 

说到信仰,柳传志在西山会议上,谈到了他办企业到底为什么的问题。“我觉得首先是让我和最近的这圈人能够生活得比较好,再下来就是能够让联想的员工这圈我护住的人,或者我们在一起的人,能够生活得更好。将此完成的基础上,就是能够为中国争光。再往下才是为全人类怎么怎么着,确实这是真实想法。”固然可以说这是大实话,也代表着一种对当下负责任的态度,但从这话里我们可以读到,真正的使命离中国企业还如此遥远,而使命,是建立百年老店占据首要地位的东西。最终,对企业的过于狭隘的定义不仅影响着企业,而且会影响企业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

 

  评论这张
 
阅读(164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