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泳的Blog

 
 
 

日志

 
 
关于我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价值中国网(www.chinavalue.net)总编辑。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著有《网络为王》、《众声喧哗》等,译有《数字化生存》、《未来是湿的》等。

网易考拉推荐

高红冰的互联网人生  

2014-09-21 05:1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163.com/14/0829/09/A4QAL08B00014SEH_all.html

高红冰的互联网人生

2014-08-29 09:31:39 来源: 云南网(昆明) 

谭江华(春城晚报)

 

818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高红冰受邀来到云报大讲坛·云报传媒集团公司年度培训会,与大家分享互联网重塑的媒体、消费、商业和产业生态,以及媒体如何利用互联网进行未来重塑等话题。

当天,不少外单位的人都组团来听。我知道这个消息时,讲座已接近尾声,却被他那句“站在未来,思考现在”打动。

高红冰,这位走出去的云南人,原国务院信息办政策法规组处长、信息产业部信息化推进司处长,负责信息化战略规划、政策法规的起草制订及国家信息化指标的制订工作。

他弃官创业互联网,不是在1999年网络业烧钱最疯狂的时候,而是在2000年很多网络英雄纷纷落马,网络股几乎要崩盘的时候。

对此,媒体曾评价:他代表整整一批第三代互联网英雄,是“实业兴邦”的倡导者。

从机关到商海,高红冰一直都在信息产业这条道上行走。先是创办了北京互联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为两岸三地最大的IDCVPN网络服务商之一。2006年,又创办北京华策视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裁,推出“蚂蚁互动”网络广告平台。

2012年年初,阿里巴巴正式邀请高红冰加盟,成立政策研究室,帮助阿里巴巴研究互联网未来经济和电子商务发展的一些复杂问题。

他的人生深入地和互联网交织在一起,这是他当初离开云南去吉林大学时没有想到的。

高红冰 身上流淌的都是互联网的血液

高红冰177,这在云南人中不算矮。

互联网这个产业,把他变得非常忙,云南人的那种闲散性格早已磨得不见痕迹。以至于我们的采访,不得不分3次完成。

但他仍保留了云南人性格里的实在,对我的每一个问题都回答得耐心又细致。

实际上,他的这种云南性格在讲座时就已一览无余,面对那些不断来取经的云南老乡,他都是知无不言,给出的意见都很实用。

作为前国务院信息办的政策法规组负责人,从他计算机文件夹的冰山一角里可以了解到,进入国务院信息办两年多来,累计起草领导讲话、报告、会议文件、综合性文件、政策法规等超过200个,约200万字。跟信息化有关的重要事件中,都留下了高红冰的痕迹。

这使得他自2009年开始,确实有这个实力为腾讯、360、阿里巴巴、百度、华为等互联网巨头做好咨询和服务,从而成为企业和政府之间沟通的桥梁。

留在北京

人生一个重要拐点

若干年后,当高红冰在信息化产业越走越远时,他感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安排。和别的专业不同,他学的半导体化学专业是5年制的。如果是4年制的话,当年很有可能直接分配到了深圳这些地方,命运可能又是另外一种。

高红冰不止一次提到关于人生里那些有意思的安排。

19657月,高红冰出生在红河州弥勒县东风农场。从小他就不怕吃苦,且做事有毅力。

在东风农场中学读完初中后,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暑期,他到省城昆明一游,省城远超农场的繁华,让他下定决心,有机会一定要去更广阔的世界闯一闯。

这是他第一次站在未来,思考现在。

或许真是命运的安排,回去后学校第一次推荐前两名的学生到弥勒一中就读高中。而他当时读的是两年转制三年的高中,得以享受全校最好的教师资源。

1983年高考结束后,姐姐一句,电子工业最有前途,成为未来高红冰进入实业的一个起点。早在高红冰小学、初中时,他就喜欢摆弄无线电收音机。姐姐的想法和他一拍即合,他的志愿选择都跟电子专业有关。最后,被录取到了第四志愿——吉林大学电子科学系半导体化学专业。

母亲当时很反对,原因是弥勒到长春实在太远,且一点不了解。可年少的高红冰还是很兴奋地出发了,从弥勒到长春,他走了5天。

在高红冰看来,从云南到吉林大学最大的收获,就是离开了父母,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到了一个气候和文化环境跟云南完全不同的地方,这种差异性让他第一次去重新构造自己。

1988年,国家出台了一个针对大学毕业生的新政策,云南等边远省份的学生必须返回原地分配。这意味着,高红冰读完5年大学后,可能要回到昆明市黄土坡一个半导体工厂去工作。

“我当时认定我应该要到北京找发展的机会。因为北京的舞台大,但是找来找去最后却觉得没有可能。”高红冰说,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改变了一切。“我一个转念,即使我分到云南了,也应该去拜访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吉林大学历史系的教授王家福。”

王家福对他说,如果你希望有一个大的发展,进北京是很好的选择。你如果继续努力的话,愿望是可行的。然后,他建议高红冰努力5次,“你找领导找5次,如果5次做不成,你就回云南去吧。”

结果,高红冰找了领导4次,就真的在北京留下了。

今年3月,高红冰去长春时专门再次去拜访王家福教授。“此时他已经退休了,我们俩谈到当年的事情,就像昨天一样。他万万没想到我一个学理工的会去找他。从当年找他,以及这些年有机会就去拜访他,所有见面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20小时,但就是这个老师改变了我的一生,他是我人生的贵人。”

王家福自己也觉得很神奇,他对高红冰说:“我没帮上你什么,我的那些博士、硕士学生,我花了很多精力去教导他们,都没有你今天的成就。”最后他打趣说,看样子考90分以上的学生都没出息。

刚有下海念头

又进了机关工作

如果梳理高红冰的人生轨迹,其实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同样需要经历磨难和挫折。但成功分配到北京这件事让他相信,只要你去努力、拼命去努力,没有实现不了的事情,就看你愿意为此付出多少代价。

说到王家福的打趣,高红冰透露,自己当年上大学时确实补考了5门,包括数学、英语和3门专业课。只是,补考后都通过了。

高红冰如愿留在了北京,却分到了一个工厂——北京878厂,而他的同学大多都是在中国科学院研究所工作。

这个工厂是搞集成电路的,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最大的北方基地。高红冰相当于进了中国的“英特尔”。高红冰是在中国的“英特尔”里,与工人泡了3年的流水线。

上世纪80年代,人们印象中先进的生产力代表,就是穿白大褂的计算机“大夫”。而穿防尘服的,比穿白大褂的,在先进生产力前面,可以名副其实再加个“最”字(集成电路是计算机的心脏)。如果搞互联网也有“血统论”一说的话,高红冰可算比较纯的。

在工厂里,头两年都是工人管着他,逼得他不得不改变自己的处境。不过他在后来的采访中也很感谢这段经历,“这3年给了我很多学习的机会,第一个学习机会就是开始了解到什么叫经济,什么叫工厂,最早接触企业的机会就是这样的机会。尔后,又了解什么叫车间,什么叫生产科,什么叫采购处,什么叫市场部。”这是高红冰最早对商业理解的第一步。

1991年,高红冰正在思考要不要听从朋友建议去深圳创业时,刚好组建了中国电子工业总公司。5月份,总公司办公厅综合处处长到下边的工厂找干部,工厂领导觉得“这个人比较野”,留不住,就让他去跟来的人谈,谈了一个小时,就定了。从此,高红冰进了中国电子工业总公司。

而“野”这个词,早在非去长春念大学不可时,母亲就这样评价过他。“环境逼迫你去找出路,过程实际是痛苦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就像分到工厂时,根本不知道会有个电子工业总公司在等着自己啊,可见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存着的。”

在电子工业部的3年里,为了能把给部长的讲话稿写好,需要跑很多点去做调查。“我们每年有两个多月时间在外面调研,每次出门都是1015天。”从元器件、电路到整机,他参与调查和考察了数百家电子企业,他跑遍了东南沿海各省市,跑遍了西部大三线、中部小三线。从军工电子,到消费类电子,再到硬件制造与软件生产相结合,经历了电子工业一个个关键性的大发展阶段。

1993年到1995年期间,他还来云南调查过山茶牌电子产品,只是和别的地方相比,云南电子工业非常落后。

首次接触互联网

就着迷它的未来

一台电脑,就能把两个国家的距离连接得很近,震惊了高红冰,也吸引了高红冰。一下子勾起了他大学时代就对电脑产生的兴趣,可又摸不着,为此他在878工厂时,就把那台工业控制计算机玩得团团转。

19951月份,还在电子工业部政策研究室工作时,高红冰被派遣到新加坡参加亚太电信国际展览会。在会议现场,他看到了如何通过一台电脑连通到国内,顿时让他对互联网产生了有前景的直觉以及兴趣。

从此,互联网的魅力就在高红冰心里扎了根,回国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跟电子工业部办公厅领导申请,希望能调到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

领导问他,去干嘛?“我说想去接触互联网,办公厅3位领导都不同意。”高红冰又发挥大学分配时的精神,找到主管部长才调了过去。“我调到国务院信息办时,是办公室的第三名员工,当时国务院给了办公室18个编制。”

为什么人这么少?高红冰说,当时大家更愿意去国务院更有实权的职能部委。而1995年互联网迅速发展起来后,发现没有机构来统筹互联网管理的架构,这个任务自然就交给国务院信息办了。起初,也只是个临时机构,而且这个部门将来会怎么样,大家也都不知道。

“但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大,非常有长远未来的事业,就下定了决心要去做。当时的情况是互联网在中国刚刚进入,1994年我们连接了全球的互联网。”高红冰承认,一般来说,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之后算是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高红冰到这个办公室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去调查和了解互联网在中国的使用状况,并且对存在的风险和问题提出清理和整顿的意见。因此,他觉得非常荣幸,作为最早的一批人,从国家的层面上接触到互联网,也有幸跟当时很多最早接触互联网的专家,一块工作、讨论研究互联网问题。

随后,高红冰还直接参与了包括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组建,中国最早的国际互联网暂行规定(国务院令)、域名管理办法的起草和制订。

同时,他参与了研究和制订国家整体的信息化和互联网的一些大的政策和法规,这些经历让高红冰觉得互联网是非常有魅力、有发展前途的。

数字化信息革命报告会,重要里程碑

在中国互联网的“盗火”阶段,胡泳翻译的尼葛洛庞帝的《数字化生存》在中国的传播,就像严复翻译的《天演论》一样,是一个重要里程碑。《数字化生存》几乎将中国所有的盗火者、添柴者串了起来。从第一代的张树新,到第二代的张朝阳;上至国务院信息办,下至民间“数字论坛”的前身“网络文化”丛书。高红冰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可能不为人所知,但却是关键性的。

高红冰说,《数字化生存》放到今天,一样是值得看的。

当时,海南出版社的策划兰峰带着《数字化生存》和编辑一起到高红冰办公室,希望把这本书送给他,并由他转送给机关的一些人看。

后来,兰峰又提出一个请求,能不能邀请尼葛洛庞帝访问中国?尼葛洛庞帝本人的意见,希望国务院信息办来邀请,而且要有人赞助。

为了促成这场“数字化信息革命”报告会,一条线是通过一个叫张朝阳的人去找尼氏,一条线就是通过高红冰以国务院信息办名义给尼氏发邀请。

高红冰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事,199714日经与马宾、张复良、王可、金吾伦等专家商讨后,于18日,给国务院信息办的两位主任写了《关于尼葛洛庞帝访华有关问题的请示》。为了赶时间促成此事并及时向尼氏发出邀请函,高红冰在雨雪交加的当天晚上,亲自到郊外找主任汇报说服,敲定了此事。

1997228日,国务院信息办组织举办“数字化信息革命报告会”,邀请世界著名未来学家尼葛洛庞帝先生访华并作报告,各部门、有关研究机构、大学200多人参加了会议。通过这次报告会,产生了数字化冲击波,数字化、信息化更加引起了各有关方面的普遍关注。

互联网的泡沫时期,毅然弃官杀入互联网

1999年,网络业烧钱最疯狂的时候,高红冰可以说是冷眼旁观,按兵不动,但是在2000年很多网络英雄纷纷落马,网络股几乎要崩盘的时候,却弃官杀入互联网,当中缘由难免不让人好奇。

从中国网络发展来看,网通的创立,无论从改革的角度,还是发展的角度看,都是一件大事。而高红冰在网通创意策划成功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

与互联网实业界越来越频繁的接触和沟通及张朝阳怎么把搜狐办起来的,这一切给了他很大的触动,也萌发了辞职创业的想法。

不过真正的触机,是20001月一次完成特殊使命的美国之行后。

当时,高红冰受机关的委派到美国做了大概一个月的访问,这个访问主要是研究美国新经济的发展和它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访问了40多家机构。

第一站到了香港,第二站是117日上午在洛杉矶参观Exodus数据中心和下午到圣何塞,期间和AboveNet公司创始人段晓雷、陈家伟进行的讨论,触动最大。两人大概用了3年多的时间做了一家企业,这家企业其实就是做托管做互联网交换服务的这样一个公司,3年多的时间,这个公司的市值做到了19亿美金,然后卖了出去。

这个故事,唤醒了高红冰沉睡了10年的那个想法:个人创业。

此时,纳斯达克指数暴跌,网络股成了“垃圾”,国人莫不惊惶失措。高红冰是局内人,他偏选此时往互联网“火海”里跳,是什么缘由呢?

“当时说互联网不好,实际上互联网并未停下脚步,用户还是在不断增长,资本市场泡沫破裂,不代表互联网不行,只是暂时的困难。从互联网本质来讲,相信将来还是有很好的发展的。”而且他在美国看到的是互联网革命的一个环境,他相信那个环境很快就会传到中国来,快速去做就对了。

20014月,高红冰成为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北京互联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

置身互联网的发展,被互联网改变的人生

高红冰说他不后悔辞去公职。到今天为止,他认为自己是对的,至少让他更加深入跟进了整个互联网的变革。原来他是从一个政府的角度去参与、见证互联网的发展,现在则是从商业和社会的领域去研究、去从事互联网的服务和见证电子商务未来的发展。

2004年,高红冰从自己创办的第一个公司辞职。

休息一阵后,又于2006年创办北京华策视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裁,推出“蚂蚁互动”网络广告平台。

“蚂蚁互动”网络广告与传统广告及普通网络广告形式不同,融合了互联网和通讯技术,是实现了广告主与客户互动沟通的创新广告媒体,是第三代网络营销媒体。

2007年,高红冰因此入围19972007中国网络广告十年百人风云会。

做到2008年,高红冰再次退出创办的第二个公司。而“蚂蚁互动”也已经不做当年的业务了,“理念还是太超前,如果放到今天来做,时机就刚刚好”。

这段经历,被高红冰总结为从另外一个角度在做商业。“那一段时间(2004-2008年)应该是我人生里比较低调的时间,有点退出江湖的那种感觉,实际上于我个人来讲是进步最快的时间,弥补了早期商业经验的不足。”

到了2009年,高红冰重新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互联网的咨询和服务,主要是帮助政府和大互联网公司做咨询,发挥原来在政府工作时的长处。“等于做了八九年商业后,又回来做战略咨询和研究的工作,在这个阶段帮助腾讯、阿里巴巴、360、百度、华为,为这些公司做政策顾问。”

网上有文称赞高红冰对互联网预见性的准确。对此,高红冰说,大概在1999年的12月,他和林毅夫等人讨论了网络与中国经济的发展,对未来10年的发展作了大胆预测,10年后回头看,95%以上都是准的。

正因如此,2012年初,马云团队正式邀请高红冰全职加入到阿里巴巴。“我们都共同意识到电子商务的生态系统,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件事情,研究生态体系的未来发展,可能对阿里巴巴这个企业,和阿里巴巴所相关联到的上千万的中小企业,包括对中国商业、产业转型升级发展,都是非常重大的一个问题和任务。”

高红冰经过一段时间考虑后,最后辞去了多家公司的顾问,加入阿里巴巴,全身心研究互联网未来经济和电子商务发展的重大复杂问题。为此,招聘了十几个人组建了阿里巴巴政策研究室。

“这个工作使得我把过去在政府工作的经验,下海创业,打造一个公司的文化价值这些事情,都很好地结合起来了,所以才会呈现给大家今天看到的,做出的一点点成绩或是成果。”

对于自己和互联网交织在一起的人生轨迹,高红冰说,“当年,是一群人,这群人在早期的互联网中国,很敏感地感知了互联网,接触了互联网,他们与互联网水乳交融,他们的身上流着互联网的血液”。

他自己觉得,这代人不仅观察、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也推动了互联网在中国的落地与发展,同时也改变了更多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包括他们自己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